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跟我走吧,离开幽州
    “你记得?!”

    明远很是惊喜。

    本来已经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今看来,倒是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糟糕。

    虽然是宁清秋的语气并不确定,带着怀疑的那种,但是——

    她依然是对他们两个人有印象。

    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

    七夜眼眸也是一亮。

    宁清秋见着他们这样的反应,内心更是崩溃。

    看来......

    还真的是没错啊。

    应该就是她以前的朋友找过来了。

    关键是——

    这样很尴尬啊。

    她对于他们两个,一点儿印象都没有,看着就跟陌生人似的。

    关键是人家好像是专门来找她的,这么千里迢迢的,那是多么深厚的情谊,而她......

    宁清秋现在很想要去死一死

    。

    然而,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不论是什么事,都需要面对啊。

    虽然,当着七夜这样恐怖的高手面对着也是有点困难的。

    但是嘛,迎难而上,就是我辈剑修的高贵品质啊......

    呜呜呜。

    还是好想哭。

    当初她到底是怎么样和这样的大高手成为朋友的?

    该不会是仇人吧?

    但是也不可能啊。

    要是仇人,她哪里还有命在,第一时间就被人拿着刀给捅一个对穿了吧。

    “这个......我之前出了一些事,所以有部分的神魂损失,记忆也丧失了......大半,对于你们,我只知道这两个名字,实在是对不起。”

    她肯定是不会把丫丫说出去的。

    那丫头可是剑灵,听说在九州之上特别的珍稀,这要是传了出去,引来了有心人的觊觎,她可没有那个本事,保护好丫丫。

    还有,太阴灵犀更是至宝,绝对不能这么透露出去。

    听丫丫说了,就是以前的她,也没有把这样的秘密告诉别人。

    明远脸上显示出了愧疚。

    要不是他当时不注意,宁清秋也不会遭受这么大的罪。

    怎么可能还怪她?

    陆长生皱起了眉。

    宁清秋认识这么两个人已经是很奇怪了,但是——

    他们的表现,却也像是跟她出事有关系。

    这一点,倒是不得不防了。

    他上前一步,即便是衣衫有些破损,依旧不掩盖其风度。

    “清秋她说的没错,她的记忆确实是损失许多,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所,两位即便是她的朋友,目前想来也是不好太过逼迫她,徐徐图之,方为上道。”

    七夜转头,目光犹如冷电。

    “你算什么,也敢在这里指手画脚?”

    此话一出,当真是活生生的羞辱。

    陆长生双手紧捏。

    七夜这样的态度,就是神仙也会被气得跳脚。

    不要说他陆长生说到底只是一个凡夫俗子罢了。

    还没成仙呢

    。

    宁清秋一看这架势不好,就要打起来了,连忙和稀泥当作和事老。

    “等等等等,听我一句好不好。”

    她转头对着七夜说道:“忘了你们,我很抱歉,不过,陆长生陆神医救了我,我不能恩将仇报,看着你们对他这么针锋相对。”

    “对不起,他们应该也是太担心我,所以才对你这么态度不好。我代替他们给你道歉。”

    宁清秋对着陆长生还是很尴尬的。

    要不是他,她不说是葬身谷底被荒兽吞吃,那也没有可能这么快就恢复实力。

    所以对于陆长生,她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虽然有的时候,这个男人是有点冷漠,但是她知道,他心底还是有着温暖和善意的。

    否则,也不会对着她这么尽心尽力。

    即便是开始是因为救了她的那个人用生命满足了陆长生的条件和规矩,但是后来她也是有眼睛有心的人,自然是看懂了他对她的好。

    其实相对而言,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的两个朋友,到底是陌生的,在她的心里,还是远远及不上陆长生的地位。

    她是站在他的那一边的。

    只不过——

    七夜的实力太恐怖,她不想他们再有所冲突和伤害。

    再说了,她到现在没有怀疑过七夜和明远的意图,也是因为心里面明白,她身上没有什么值得一个能够打败陆长生的大修士图谋的。

    况且,在他们的眼里看到的关心,没有作假。

    陆长生缓缓松开了握紧的拳头。

    恢复了一贯的从容态度。

    算了,冤家宜解不宜结。

    对方如此强绝的实力,还是宁清秋的朋友,那么,只好是化干戈为玉帛了。

    最主要的是,他还是要弄清楚他们来这里的目的。

    他可不相信,这个叫做七夜的本来就是冲着宁清秋来的。

    对方已经说过,是要他们陆家的至宝璇玑普渡丹。

    苏红衣突然说道:“既然都是是清秋的朋友,那么大家不如握手言和。这喊打喊杀的,面子上多不好看啊。”

    几个人眉头都是一皱。

    这话说得,不像是在劝架,倒像是在挑拨离间,反正怎么听着,都不是很舒服。

    这个穿着红衣服像是个小白脸的又是谁?

    七夜眉目掠过冷意。

    明远对着陆长生道:“陆神医既然是救了清秋,那么自然就算是我们欠了你一个人情,之后若有需要,明远万死不辞

    !”

    宁清秋震惊瞪大了眼眸。

    他们的关系,得好成什么样,明远才会因为别人救了她就说出这样的话?

    这除了生死之交,没有什么可以形容了。

    不过,要说她和明远现在都是筑基期,就算是以前,也最多是她不过练气明远筑基的时候成为了朋友,这个还有点道理可以想象。

    但是——

    七夜这样的恐怖的元婴修士,没道理和他们这样的小虾米成为朋友啊。

    这不符合修士的出事原则啊。

    不过,人家有实力任性,倒是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挑出什么错处来。

    “还有,想必这位便是风云第六的遮天伞,号称是杀人无算的苏红衣苏上人吧?有礼。”

    他对着苏红衣拱了拱手。

    君子风度展露无遗。

    之前还在和人家打生打死的,这马上就能够这么风度翩翩的见礼,看来这位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

    苏红衣扬了扬眉:“眼力不错。”

    多的话,也不多说。

    毕竟他的身份地位,注定是对于一般的筑基修士没有什么看得上的。

    倒是明远心中十分明了。

    之前他的周天星斗紫薇算术折戟沉沙,功败垂成,想来就是因为苏红衣的存在,他的遮天伞遮蔽了天机,所以他才捕捉不到宁清秋的气息。

    七夜只是冷哼了一声。

    “好了,跟他们废话什么。既然你救了她,那么......说出你的条件,要什么样的报酬。”

    七夜的态度,实在是让人很不舒服。

    不过嘛,不舒服就对了。

    因为他的心里也很不舒服。

    不过,终究是喜大过于其他的情绪。

    宁清秋找回来了,他的心,安稳了。

    嗯,也就是说道心种魔马上就可以圆满收工。

    陆长生扣紧手指,问道:“你这么说,就是说不要璇玑普渡丹了?你不是就是冲着这个东西才找上我们陆家吗?”

    陆管家小声的喊了一句:“少爷!”

    他很惊讶。

    人家这个煞星都是要把这事儿揭过去,要走了,怎么还扭着不放?

    若是其他的人也就罢了,敢挑衅到了陆家的头上,那就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

    可是——

    对方显然不是一般人。

    自然是送得远远地最好。

    宁清秋赶忙拉住了他:“七夜!你说什么呢!”

    这句话倒是脱口而出。

    她自己都没有注意。

    即便是提醒自己七夜是个多么危险的恐怖的人,即便是之前才见过这个男人出手的时候有多么的无人可及,她对于他的害怕,其实只是流于表面的。

    在内心最深处,也许也是明白的,这个人,不会伤害她。

    没什么好怕的。

    她脸上带着抱歉和不安,跟陆长生说话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的。

    “这个,他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就是你救了我,他们也是很感激的,我宁清秋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若是一旦你有任何需要我做的事,我都会全力以赴回报。”

    “他的话,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至于说璇玑普渡丹什么的......应该是个误会吧,你说,是不是?”

    她有些试探的问七夜。

    也算是听明白了的。

    七夜杀上门来,不是为了其他,就是为了陆家的一枚宝丹。

    而这个丹药,显然是人家的传家宝,怎么可能就这么拿给他?

    陆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七夜无所谓的挑挑眉。

    懒洋洋的,倒是没有了之前的冷厉杀意。

    找回了她,还要什么璇玑普渡丹?

    有了更好的,谁都不会需要残次品。

    “都找到你了,我还要什么璇玑普渡丹?我们这就启程,离开幽州。”

    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点儿都不想在这里多做停留。

    大概是因为,这里让她失去了记忆吧。

    难怪,宁清秋怎么不自己找回来,即便是看到了他们,也是没有一丁点儿的喜意。

    宁清秋脸上瞬间就充满了尴尬和冲击感。

    说实话,这话听着,怎么都有点歧义。

    咳咳咳,说得她好像是重要得都没边儿了。

    但是——

    “我暂时还不想离开幽州。”

    对她来说,跟着他们就这么走了,才是更为难的。(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