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天大的误会
    宁清秋可以预见。

    若是今天当真是顺着了七夜的意思,两个人住在了一起。

    那么到了明天,那满大街......哦不,是整个陆家,都会有着他们的添油加醋的绯闻传出来

    。

    她也不要。

    那种场景,光是想想,就是一种折磨。

    到时候,不要说跳进黄河洗不清了,就是浑身上下长满了八百张嘴,那也是说不清楚的。

    即便是他们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

    而且,说不定她还会被当成是被元婴大能用来修炼采补的炉鼎,毕竟她和七夜的实力等阶差距太大。

    “不行。”

    她赶紧否定。

    想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然而,话还没出口,就被七夜扔出来的重磅炸弹给炸了一个头晕眼花。

    他说:“矫情什么,我们以前不都是一起睡的,不只是一个房间,还在一张床上。”

    宁清秋站在原地,僵硬风化成了一尊化石。

    这个时候,还是让她......死了吧......

    七夜这真不是开玩笑嘛?

    她死死的盯着七夜的脸,想要看出蛛丝马迹来。

    那眉、那眼、那唇,简直是——

    咳咳咳,现在,可不是看帅哥美男被美色迷惑的时候,而是赶紧的弄清楚,七夜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里面的内容含义,宁清秋光是想想,就是心跳不已。

    不是脸红心跳,而是——

    心惊肉跳啊心惊肉跳。

    话说,真的是她失忆了,而不是原主搞出来的锅?

    要知道,宁清秋可是一枚纯洁的,连个男朋友都还没有交过的女孩纸啊。

    怎么就成了和一个男人睡在一张床的人了?

    该不会是七夜随口乱说,就是想要吓吓她而已吧。

    但是——

    七夜的表情很淡,眼神很冷。

    他说的,都是真的啊啊啊。

    关键是,人没有必要骗她啊。

    宁清秋忍了半天才忍住自己想要拔腿就跑的冲动。

    她觉着自己的声带和嗓子有点干涩,但是到底是把话给说了出来。

    “这......以前的事我暂时都是记不得了,所以,我们还是慢慢来吧,先分开睡分开睡,等到以后我想起来了......”

    这话已经是说不下去了。

    难道要说——

    等到想起来了一起睡?

    这话简直是羞耻度爆表啊

    。

    她反正是说不出口的。

    七夜站起身来,走到了她不过是一拳之远的距离。

    宁清秋微微向后仰着头,努力的让自己距离他远一点。

    但是人家不断地逼近,她移步换影的转移身形。

    宁清秋最近的轻身步伐连得非常不错,毕竟跟着陆长生和苏红衣两个大高手一起,怎么也能得到许多的指点。

    即便是他们漫不经心的一两句话,宁清秋也是受益匪浅。

    你看,这不是突破筑基期没有多久,她已经能够感觉到筑基中期的屏障已经是摇摇欲坠。

    随时,她都有可能再上一个小台阶。

    这个晋升速度,当真是快得有些惊人。

    但是——

    就算是她的身法练得再出色,在七夜面前,那还真的是不值一提。

    两道人影在房间里面飞速的腾挪。

    最后,宁清秋气喘吁吁地靠在了门框上。

    七夜就这么抱着臂,盯着她。

    眸光专注,一动不动。

    她叹口气,觉着自己都没脾气了。

    “你到底是想干什么?说话就好好说,可不可以稍微远一点,别离我这么近行不行?”

    七夜蹙眉。

    他们曾经是多么亲近,宁清秋即便是刚开始也是不乐意拒绝,但是后来,她不是也习惯了?

    结果,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习惯,这下子非要从头再来。

    七夜觉着自己心里很暴躁。

    但是他沉凝着眉目,并没有表现出来。

    “这就叫做近?”七夜凑近她,在耳边冷然道,“我们更近的时候,多着呢,不过你倒是好,都给忘了。”

    宁清秋不适的偏了偏头。

    七夜眸光暗沉。

    他到底是退了一步。

    “你的剑意,成了?”

    宁清秋有些惊讶,眉心都有些突突跳。

    原来,他刚才靠得这么近,是想要近距离观察她的眉心?

    要知道,剑意属于武道真意的一种,这种意境,是最不容易被人发现和看出来的

    。

    即使是元婴期的高手,想要知道一个人是不是练成了武道真意,也是需要本人使用出来才能为人所知。

    所以,武道意境这个东西,其实是修士最好的隐藏的底牌之一。

    历来的比赛或者是武斗会之类的,武道真意都是最后的杀手锏之一。

    真正可以做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但是,也有眼光高明的,或者是自己在武道意境这一方面的造诣已经是臻于化境的话,也是可以观察出来。

    七夜显然就是有着这样的本事。

    她摸了摸自己的眉心。

    有一种被人看透的不自在感。

    “嗯,是的,前不久激发的。”

    七夜满意的挑挑唇:“做得不错,不枉费我的一番苦心。”

    宁清秋一脸问号。

    “什么......意思?”

    ......

    “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长生看着明远拦在自己面前的手臂,面沉如水。

    宁清秋自行去了阁楼,七夜脚步不停地跟了上去。

    陆长生对此大皱眉头,想要上去看看情况。

    明远拦住了他。

    这里,可是陆家。

    陆长生作为主人,竟然没有了出入自由,这个可是个天大的玩笑话。

    明远道:“让他们去吧。七夜不会对清秋做出什么不好的事。他只不过是......太担心她。”

    而且,狂躁期的七夜,这个时候极度需要宁清秋的安抚。

    苏红衣在旁边倒是半点儿不嫌事儿大。

    “啧,你可别搞错了,这可是陆家,哪里有人拦着主人家不让走的,而且,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只是一个筑基修士,哪来的勇气对着元婴修士指手画脚的?”

    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啊!

    苏红衣说着就要往那边走。

    明远知道自己拦不住他们,也没有立场,一时情急便是脱口而出:“他们本就是准道侣,住在一起有什么不对?”

    陆长生和苏红衣同时看向他,目光如炬。

    明远本是谎言,这一说出来,竟然无比顺畅。

    他接着道:“所以,七夜才会这么紧张她,不然的话,你们见过哪个元婴修士这么紧张一个筑基修士的?”(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