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前奏,法则完善的秘境
    关键是,这个钥匙,在陆家也算是绝密。

    包括陆长生在内,拥有它的人,不超过一指只数。

    这样的稀少的拥有量,说明了拥有钥匙的,在陆家的身份地位自然是非同小可。

    这样的保护力度,如果之前雷家的人所言非虚,当初,叶凌霄竟然真的是在镇妖楼下面,找到的唯一剑宗的唯我剑术,那么......

    这简直是就差*裸的说陆家有人背叛。

    对于陆长生来说,对于任何一个拥有着家族荣誉感的修仙世家来说,都无疑是奇耻大辱。

    难怪陆长生一直是对此耿耿于怀。

    玉戒渐渐地散发出荧光,陆长生的眉心溢出一点辉光。

    淡淡的白色,融进了浅浅的青光。

    然后,就像是水波涟漪一样,慢慢地散开了。

    空间也开始震荡,最后,就像是被撑破的气球一样,轰然碎开。

    但是,它们并没有波及到周围的人。

    就只是在青色光晕覆盖的边缘,停止了它们连锁性的破坏性摧毁。

    渐渐地,空间稳定下来。

    最后,呈现在众人眼前的,就是一个两人宽一人高的光门。

    放眼望去,几乎可以看见其中仙雾袅袅,绿草如茵。

    在远处的中心地带,还能看见若有若无的一点塔尖。

    那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镇妖楼了。

    陆长生淡淡的回望他们:“走吧,我们进去。”

    陆管家在身后说道:“少爷,一切小心。”

    陆长生即便是不参加屠妖大会,但是他本人还是要进去的。

    即便只是守在镇妖楼之外,但是毕竟是要进入秘境中。

    以防不测。

    在危险发生的时候,他都能够第一时间,作出有效的反应和相应的措施。

    比如说......

    传承的现身,还有——

    未来剑宗叶凌霄

    。

    这一次屠妖大会,不知道他是否还会来,是否,还有胆子来!

    他眸光一厉:“我知道了,陆管家,你就在外面为我们看守门户,一旦有了任何的突发状况,若是遇到了不可抵抗的强敌,不能处理的话,及时给我回信,我会立刻出来。”

    陆管家点头:“明白了,放心吧,少爷,您交代的事,我一定完成。”

    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光门中。

    然后,光门缓缓地关闭。

    最后一点星光,泯灭在空气中。

    就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

    陆管家神色凝重。

    他知道,陆长生都是这么的慎重以待,这次的事情,绝对小不了了。

    倏然,他感应到了什么,推开窗,抬头看向天空,东南方向。

    那里,有一道遮天蔽日的光门,出现在了半空。

    密密麻麻的修士,就像是蝗虫是的,铺天盖地的朝着唯一的目的地涌去。

    这一次的屠妖大会,正式开始了。

    只要是他们进入秘境,最后突破深入到了镇妖楼,那么一切,都是再一次启动。

    距离上一次的时间,已经是过了许久,十年匆匆,那里面,也是有了不少的新生的妖族吧?

    希望少爷他们,定然是不要掉以轻心。

    若是以前,他自然是不会担心。

    但是如今——

    毕竟是知道有人在耍着阴谋诡计,但是敌人在暗我们在明,这应对起来,还是有些不好处理。

    这个看起来和眉善目的老人,脸上皱纹深深。

    他长长地,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而后,猝然停止了背脊。

    反正,不论是谁,想要在他陆家的太岁头上动土,就要先问过他,踏过他的尸体!

    陆家人,即便是最后战至一兵一卒,也是绝不认输的硬骨头。

    而且,不是谁都能在他们这个庞然大物身上啃一口的。

    任何人,在做好了与他们为敌的打算的时候,要同时准备好崩掉自己的一口牙的准备!

    ......

    宁清秋他们,在美如仙境的秘境中,漫步。

    这里草木丛生,枝繁叶茂

    。

    看起来,倒是有点热带雨林的那样的繁盛景象。

    不少的珍稀药草,随处可见。

    这里,唯一比不上灵石秘境的,大概也就是灵石的含量了。

    但是因为这里的秘境是个法则极为完善的秘境,所以,即便是没有地下的大量的灵石矿脉源源不断的提供着灵气,可是这里依然是灵气充足的福地。

    秘境中,并没有多少的荒兽。

    因为,中心地带的那一幢楼。

    妖气冲天。

    这是等阶层次的差异,荒兽在妖族面前,明显是劣等品,上不了台面的那种。

    若是正常的环境里面,它们唯妖族妖修马首是瞻,但是——

    这里是在陆家的镇妖楼下。

    这些妖族,煞气冲天,却是被当做是卑微的奴隶一样,镇压在这里,供着人类修士隔三差五的围剿猎杀。

    就像是笼子里面的困兽,专门拿来给下一辈的小孩子练手。

    这样的待遇,无疑是给了妖族最大的羞辱。

    所以,他们的怨气,那简直是身处百里之外,都能够感觉到那股浓郁。

    这样的怨气压迫下,几乎可以让周围寸草不生,但是因为这里秘境法则的完善,却是没有多大的影响。

    但是显然,荒兽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想要寿终正寝或者是实力得到长足进步,显然是不可能的。

    开始,陆长生还以为是他们陆家得天独厚,即便是找到了一个小秘境作为镇妖楼的存放地,都是如此的天时地利人和样样俱全。

    但是——

    原来,这件事还是和唯一剑宗,和那位剑宗宗主有关。

    若是,雷扬当初没有敢骗他的话。

    他们一路行来,没有遇到任何的外人还有荒兽。

    畅通无阻。

    苏红衣道:“镇妖楼的威名天下皆知,这前面的开头菜,也是太过平淡了。”

    陆长生说:“别掉以轻心,镇妖楼的危险度在楼中,不要以为楼里面还是像这外面一样风平浪静,里面危机四伏,以你们的修为,即便是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是也不会轻松到哪里去。”

    真要楼中要是真的命不好,掉进了大妖的地盘,那就......危险了。

    即便是有着传送玉符,那也不是万无一失。

    要是,对方的实力强大到千分之一个眨眼便能将你秒杀,到时候,你连捏碎玉符的机会都没有的话......(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