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什么都想起来了
    宁清秋根本不知道七夜的这些千回百转的心思。

    痛苦已经过去,乌云收起来,金色的日光渐渐地投射,让她整个意识海都是暖洋洋的。

    那里面,曾经有着无数的裂缝。

    这个时候,却是基本上弥补了大半。

    受损的神魂,也渐渐地恢复。

    她沉浸在了甜蜜的梦乡里。

    好久好久,都没有睡得这么的熟。

    就像是躺在一片花海中,仰头看那洁白柔软的云,清澈碧蓝的天,闻着清浅馥郁的香,听着远处若有若无的水声、风声、鸟叫声。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她几乎是什么都不想,就是这么沉沦在这个美丽的梦境中。

    然后——

    远处不断地传来一个声音。

    她的秀眉紧蹙。

    鼻尖微皱。

    这谁啊?

    不知道不要扰人清梦吗?

    真是.......

    她翻了个身,想要继续睡去。

    但是有谁,大力的把她搬转回去,捏开了她的唇,喂了什么圆圆的东西给她.......

    恩,甜甜的,难道是糖丸?

    随后,就是清甜的水,滋润了干渴的喉咙。

    很舒服。

    宁清秋皱着的眉渐渐地松开。

    七夜抱着她,从白日高阳,坐到了夜间满天繁星月落清辉。

    然后,就是不停的在她的意识海里面进行呼唤。

    其实这个时候宁清秋的意识海还没有成型,照理说,压根承受不住七夜的威压。

    但是——

    事有例外。

    她凝练出了剑意。

    而这剑意,说到底和七夜还是系出同源。

    怎么也有着相似之处。

    他借托着这一缕剑意,从他的神魂中分化出一缕,顺着她的眉心,隐匿在剑意中,成功的潜入了她的意识海。

    就是一整天接连不断的呼唤。

    其他的大动作不敢有,要知道,神魂意识海是多么的脆弱,他太强大了,比起宁清秋来说,简直是不是一个量级的。

    所以即便是一缕神魂,在她的意识海里面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生怕一不小心就撕毁了她的识海。

    到时候,后悔都是来不及。

    他,等着她醒过来。

    不知疲倦。

    有风,轻轻地吹过。

    带动了远处的竹林竹叶交错轻轻地响着。

    有夜莺,优美的啼叫声断断续续,一声一声。

    花瓣,轻轻荡荡的飘进了溪水中,柔软美丽的像是一个梦境。

    然而——

    七夜的心口骤然一跳。

    躺在他怀里的少女,长如鸦羽的黑色眼睫微微颤动了两下。

    缓缓掀开。

    他眼睛一眨不眨。

    眼眸光晕流转。

    然后,就对上了一双秋水明眸。

    先是迷惘的,不知今夕何夕,不知身在何处。

    七夜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轻声问道:“你醒了?”

    明知故问。

    看着就很傻。

    却是不自觉的就问了出啦。

    想要确认。

    他估计,宁清秋今天说完话软软的倒下去在他怀里无声无息的样子,简直是会成为之后永不忘怀的噩梦记忆。

    想起来,都会心悸。

    终其一生,他都忘不了那种感觉。

    宁清秋的眼神渐渐地清明。

    那双眼,清澈见底,宛若身边的流泉。

    她看清了眼前的人是谁。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真容的时候,她想起了一句话。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这样的人,见过一眼,就该是永生难忘的。

    她却是,把他和明远,给忘到了九霄云外。

    难怪要生气的。

    她轻轻地扬起一个笑,干净明丽得像是夕颜花。

    “恩,醒了。”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笑了起来。

    然后——

    宁清秋先停下来,有点无语:“你不觉得我们这样有点傻?别人看到了还不得嘲笑啊。”

    就这么不说话,只是干看着对方笑......

    又傻又幼稚。

    七夜微微挑高一边的剑眉,他的眉长得特别好,长眉入鬓,凌厉锋锐的弧度,看一眼,都能把人心吊起来。

    “谁敢?”

    轻描淡写,却是霸道绝伦的强势。

    “也是,森罗鬼刀,人人都要畏惧三分的。”

    宁清秋带着一点打趣的意味说道。

    七夜半点儿不脸红的接下她的称赞。

    然后,他的眼眸骤然一凝。

    身周的一切,都像是被强大的力量,弄成了静止。

    或者说,这里成了一块绝缘地带。

    树叶停在了半空,风声骤然而止,溪水不再流动,就是旁边青石下正在朝着自己的巢**搬动着食物的穿山蚁都是一只脚踏足半空,却是一动不动了。

    这方天地,唯一能够自由活动的生物,就只有他们两个了。

    “你......刚刚说什么?”

    他的尾音,甚至是带了点颤抖。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并没有告诉她,自己是鬼刀七夜。

    她只知道他叫做七夜。

    并不知道第七夜。

    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她还没有失忆的时候。

    难道说......

    而且,失忆后的宁清秋对他说话的态度,也没有这样的......不见外。

    带着惯有的打趣,开玩笑的语气。

    宁清秋突然就有点心酸。

    七夜这样的男人,这一生,可以是辉煌灿烂,可以是众人膜拜,但是绝不可能是现在这样,带着小心翼翼的期待和惶恐。

    她没有卖关子。

    直截了当的说道:“我都记起来了。一切的一切。”

    包括他。

    七夜的眼眸剧烈的颤抖了一下,那一刻他眼里蓬勃而出的情绪,浓烈得让宁清秋都有了一瞬间的胆战心惊。

    然而——

    他微笑起来,宛若九天银河倒灌,漫天繁星璀璨,那万载不化的寒冰也是消融。

    “真好。”

    他说。

    然后,一切都恢复原状。

    溪水潺潺流动,竹叶沙沙作响,就连穿山蚁都是小眼珠里面闪过一丝茫然,然后继续勤勤恳恳的搬着食物。

    宁清秋也笑起来:“我也觉得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说着,她发现自己和七夜又在重复之前的傻傻的行为,便是干脆利落的用手在身上的青石上面一撑。

    自己从他的怀里坐直了。

    七夜眉一蹙:“你伤还没好,小心点。”

    清秋一运灵气,发现几乎是畅通无阻,看了一下等级,已经是筑基高期的修士。

    这几乎是来了个三连跳。

    ——比起失忆前。

    她高兴极了,眼睛弯弯如月牙:“放心,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状态前所未有的好,也不知道你今天喂我的是什么丹药,效果极佳。我这伤,几乎是好了个七七八八。”(83中文网 .83zw.)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