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两败俱伤
    简单地说,实力弱小的,面对着实力强大的上位者,只能是逆来顺受。

    古往今来,皆是如此。

    不过是表现形式的不同。

    有些激烈,有些相对柔和罢了。

    但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她什么都明白,但是心里就是有着一团邪火。

    是,看她落入险境,任何人都是可以冷眼旁观,甚至是可以落井下石。

    但是——

    唯独明远、七夜,包括以前的沈柔还有宁妍,他们,绝对不行。

    她是真的,把他们当成是朋友的。

    真心,那么柔软,一旦是有了伤害,真的是远远超过了任何*带来的痛苦。

    背叛......

    真的是最最刺眼的字眼儿了。

    七夜这样的行为,无疑是背叛了她的信任。

    需要的时候,她甚至是可以为朋友付出生命,但是七夜这样的做法,为了自己修为的晋升,故意让她落入险境,残酷的冷漠的思考她能够带来怎样的利益......

    实在是她难以承受。

    七夜什么都没说。

    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眸深如海,宛若深渊。

    宁清秋手指痉挛似的颤抖了一会儿,像是不想让他发现,默默地收回拢在袖里。

    她闭了闭眼。

    声音带着点歇斯底里后的疲惫。

    “......刚才说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

    他做什么,她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

    对吧?

    她只是......有点伤心。

    七夜的心口突然涩痛起来。

    他哑声道:“你说完了?”

    宁清秋没看他,只是微微垂下眼眸。

    “恩。”

    七夜似乎是笑了一声,然后沉声说道。

    “既然你说完了,那就听一听我的想法。”

    “宁清秋......”

    他几乎是带了几分咬牙切齿说出来这个名字。

    “你只站在你的立场上说了这么多,委屈到了极点,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只是你对我的揣测?太偏激太片面了。”

    “我承认,我最开始接近你居心不良,恩,你大概会比较喜欢我用这样的形容词,反正我现在在你眼里就是一彻头彻尾的卑鄙阴谋之人。”

    “但是!”他恨恨的说,“你摸着良心说,我对你不好?”

    “一路护持,教你剑法意境,传授你异火培养的口诀,只要是你要的,我什么不由着你?去百花城主府,帮你在行走商队救人,之后千里迢迢的道幽州来找你......虽然是想要借用你的琉璃火,但是我有强迫过你?我只是想要帮助你成功的培养它成熟,然后在我需要的时候助我一臂之力!”

    “要是你说半个不字,我七夜绝对不会强迫你!”

    要是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有这个想法。

    宁清秋肯不肯,全部不在那个时候的七夜的考虑范围内。

    一个炼气期的小修士,即便是拥有了明净琉璃火,也不过是一个抱着金山银山的没有任何的保护宝藏能力的小孩子,手无缚鸡之力,要是没有人护持着,随时有可能被外界风雨和其他的贪婪的修士给撕裂成碎片。

    他帮她缩短了异火的培养时间,在他需要的时候,用她的力量帮助他完美进阶,对于任何一个修士来说,都是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偏她!

    油盐不进。

    这个时候,倒是从头到尾的怀疑起了他!

    “是,我是弄坏了传送玉符,我就是想要你在生死之间有着大突破,你拼了命的,不就是想要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吗?你要是不想吃苦不想经历实战不想要危险,我可以把你好好保护起来,从此以后再不让你出手,也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到你,就是用灵石、仙药、神丹这些东西堆,都把你堆上金丹元婴......但是那样你会高兴?!”

    “你得恨死我!”

    他怒气勃发。

    一把提拉住她的肩膀,让她仰起头,和他直直的对视,没有半点儿逃避。

    宁清秋脸色发白。

    他——

    简直是强词夺理!!

    谁说过要像是金丝雀一样的被他保护起来!

    “我为了自己不顾你的生死?呵,你要是这么想我,那就是真的大错特错了!”

    “我要不是舍不得,当时在陆家城外你跟我说不认识我的时候,我早就一把掐死你了!”

    他的扣着她的手力道极大,她痛得秀眉紧蹙。

    但是还是咬着牙,一声不吭。

    七夜看着她那么犟就来气。

    宁清秋那是不怕事大:“......看来你想杀我不是两三天了。”

    七夜从来不是个脾气好的人。

    唯我独尊,我行我素。

    说一从来没有人敢说二。

    这样的人,却是被宁清秋气了个半死。

    今天受的气,大概是比起前半辈子加起来......

    话说,从前压根就没有人敢给他气受。

    这下子,倒是遇到了个克星。

    “宁、清、秋!”

    清秋恩了一声:“我在呢。”

    她这个时候其实也是缓过味儿来了。

    要是七夜真的要对她做点什么......哪里还有功夫在这里给她废嘴皮子?

    他也不是个喜欢解释的人。

    只是——

    到底是有点委屈。

    她也不是软弱的人。

    杀伐果断,心坚如铁。

    从寂静岭做下决定的那一刻,从杀了第一个人起,她虽然有着自己的做人底线和标准,但是已经是蜕变成了一个合格的云荒修士。

    可是面对着七夜,总是......

    不知不觉就像是回到了小孩子的模样,摔倒了,本来是可以自己爬起来的,想要锻炼,要是磕着碰着也能继续,压根就不会哭,但是,一旦是面对着自己的亲人,就是忍不住使劲儿的作。

    因为知道有人会心疼。

    那委屈突然就大得没边儿了。

    压根就不是控制得住的情绪。

    这个时候,她自己也是稍微冷静下来。

    多少有些汗颜。

    作为杀伐无双的剑修,竟然为了七夜没有在危险的时候救她反而是眼睁睁看着......

    咳咳,其实他只是想要她多突破一下自我吧。

    到最后,不也是救了她?

    就她,还在这里给人一盆盆的泼脏水。

    真是——

    要说,她之前也不是这样的人啊。

    怎么今天就是控制不住。

    嗨,果真是受伤把智力也是影响了么。

    偷偷看了眼七夜的脸,在月色中更是风华绝代,就是——

    有点阴沉沉的,看得出,是被她气惨了。

    “我只是见你今天战斗状态极佳,所以,没有到最后一刻,我都死死忍住没有出手,怕你之后怪我。”

    他像是精疲力尽,说了这最后一句,然后,把手放下垂落。(83中文网 .83zw.)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