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一切都是月亮惹的祸
    “所以,你要是还这么看我,未免太没有良心。”

    他说。

    宁清秋龇牙咧嘴的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故意夸张的说道:“哎哎哎,这才受了伤,就要伤上加伤,我这也是命苦啊。”

    唱作俱佳的表演。

    还不时的那眼睛觑着七夜。

    就像是一旦对方有了什么风吹草动,她就可以缩回自己的蜗牛壳里一样。

    七夜冷冷淡淡的哼了一声:“你命苦?我才是命苦!”

    不知道为什么,宁清秋那一瞬间,差点没有维持住自己的表情,就这么直喇喇的笑了出来。

    好歹是憋住了。

    就是面上表情扭曲得有点古怪。

    不过这么一来,倒是让七夜真的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刚才真的弄伤了她。

    惊怒交加之下,他好像是忘了控制一下力道。

    七夜那可是能够不动用灵气,光是用*力量就可以生撕蛟龙的恐怖修士,他还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她给捏碎了。

    所以一直是很注意的。

    难道说刚才有点没控制住?

    “真的很痛?我看看......”

    说着就要过来揭开她的纱裙,去看她的肩膀。

    宁清秋当即便是傻了眼。

    什么嘛,这绝对不能答应啊,这要是同意了,对方完全可以奉旨耍流氓了啊。

    宁清秋飞快的侧过身体,但是到底是没有躲开七夜的手。

    修长有力的手掌,牢牢地控制了她,不过这次是故意掌握好了力道,绝对不让她挣脱,也绝对不会伤到她一丝半点。

    “躲什么!”

    他冷嗤一声。

    宁清秋心里开始纠结了,这可怎么办?

    要是不让人家看,就说明了自己在撒谎,又在往他头上乱扣帽子,要是给他看......宁清秋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啊。

    这要是在现代,穿个露肩膀的吊带简直是毫无压力,别说露肩膀就是露肚皮露大腿的人也是比比皆是,夏天在海洋沙滩边穿比基尼的那简直是数都数不过来——

    可是,这里可是云荒大陆,修士巢**。

    即便是有些放浪形骸的妖女魔女穿得简直是堪比现代的一些以性感闻名每天都是在媒体面前展露身材的女星,但是别忘了,她可是名门正派出来的女修啊。

    穿的很保守好不好!

    这样的情况,突然要拉开衣服给一个男人查看肩头......

    不害羞才有鬼啊!

    再说了,即便是刚才七夜都快暴跳如雷,眼睛都快射出冰刀子了,他都没有真的弄伤她。

    只是略微有点疼罢了。

    七夜看着她百般为难的样子,就差没有咬指头了,心里别提多畅快了。

    他刚才也是关心则乱。

    要是他真没有控制住力道,宁清秋这个时候还有精力跟他叫板?

    早就......

    七夜想到她奄奄一息的模样心里就梗得慌。

    其实就算是她不说,以后他也绝不会让她这样的身处险境了。

    所有的修士都是这么历练的。

    生生死死,早就已经看淡。

    很多大世家大宗门也不可能二十四个时辰一整天都是跟着保护门下弟子或者是族亲血脉,总是要靠自己成长的。

    没有谁,有义务保护另一个人一辈子。

    除非,他自己乐意。

    七夜守着她,知道宁清秋心底最深处对于剑道的热爱,在她遇到强敌的第一时间,不是冲出去杀了对方,让她毫发无损,而是——

    让她去战斗!

    而宁清秋,果然是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不只是在筑基期连破两阶,甚至是领悟了两个绝世剑招。

    是的,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得出这无回、无生两剑的潜力。

    只要是宁清秋坚持不懈的努力,必然有一天这两剑能够她名扬九州,威震天下的剑招。

    那一天,绝不会太遥远。

    只是唯一超出了他的预期的就是——

    看到她受伤,原来是那么的心痛,和难以忍受。

    简直是比起心魔发作都还要难以克制。

    但是不得不克制。

    天知道,在她第一次吐血没有反抗能力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忍不住了。

    但是——

    那个时候宁清秋战斗到了关键点,她的领悟正在源源不断的勃发,他看得出来。

    所以没有出去。

    强自忍耐。

    所以,她才顺利的凝练出两个剑招。

    这样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所以七夜只能在最后,才结束了金火的生命。

    结果......

    换来她这样的怨怼。

    早知道是这样,自己的那些进退两难,真的就是彻底的成了一场笑话。

    一个人的独角戏。

    甚至是——没有观众。

    宁清秋看他的眉眼终于略微柔和下来,便是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你不生气了啊?”

    七夜横她一眼,怎么说呢.......

    正是无尽风光在险梢啊。

    她的心,又是不受控制的蹦跶几下。

    他收回了自己的手:“既然能够开玩笑了,看来已经是全好了,那就早点休息,自己在思索一下白日的战斗,对你有好处.......”

    “我生气?我敢生你的气?只有你生我气的份儿。”

    说到最后,带出一点就像是七夜这样霸道的男人,绝对不会有的委屈怨言。

    宁清秋轻轻咳了一声,觉得不只是自己今天的怒火来得有点不同寻常,就是七夜的表现......

    以这个家伙的骄傲,他今天的话,显得尤其的多。

    他走的是闷骚的路线啊,说得少做得多,更不是一个喜欢剖析自己的心态的人......

    有点奇怪啊。

    但是宁清秋也没有多想。

    要是哪里有古怪的话,照理说,七夜应该是早就发现了。

    所以——

    这一切,大概是月亮惹的祸吧。

    她默默抬头,仰望星空。

    话说,还是吸收月华吧,感觉秘境中的月华好像是比起外界还要纯粹一点。

    七夜说完这句,自己也就一闪没了人影,不知道哪里去了。

    宁清秋只好自己默默地在巨石上盘坐,开始回忆今天的和金火的战斗。

    说着的,即便是险象环生,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要捏一把冷汗,但是——

    受益良多,绝不是假话。

    这样的一场战斗,简直是比起自己枯坐修炼个几年都还要来得有用。

    今天的这场战斗,她最后能够活下来,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啊。

    而且两式剑招,也在她的心里一一比对,和以往的所学相互印证,有了细微的改变和完善。(83中文网 .83zw.)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