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吃醋的男人最可爱
    接下来的路程,一路无话。

    七夜本就不是什么健谈的人,只是在宁清秋的面前,才比平时多说许多。

    但是昨日到今天,也许是被气着了,自从那一段长篇大论的解释后,他就不怎么说话了。

    刚才,那就是最后一句。

    宁清秋心里鼓噪得厉害。

    但是随着慢慢的接近镇妖楼,被它巍峨沧桑的气息所震慑撼动,竟然也是不知不觉的忘掉了那些儿女情长。

    这里,容不下那些。

    这里,只接纳最勇敢最铁血的修士。

    秉承着上古先贤的意志,与天斗,与人斗,与诸天万族相斗。

    如今,镇妖楼只是一个缩影,在人类修士无尽的征伐路途中,它代表的,是镇压妖族的那一支。

    “陆家的镇妖楼,当真是名不虚传。”

    “只是......这样的地方,真的是建在唯一剑宗的那位宗主的剑术传承之地上吗?要是真的,那么对于陆家来说无疑是一场天大的风波,而且——”

    “到了那个时候,绝对是八方云集无数修士蜂拥而来,即便是陆家,难道就真的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韪与其他的众多势力相斗,保住这一块陆家的禁地,人类修士的圣地之一?”

    七夜没有回答。

    风声中,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

    这个时候,显然是很尴尬的。

    宁清秋承认,她确实是有点故意找话题,但是七夜的反应——

    啊啊啊,真的是太不给面子了。

    要是遇到一个脸皮薄一点的,这下子还不得羞愤而死啊。

    她看着前面静止不动看着镇妖楼的背影,先是生了一会儿闷气。

    然后——

    想着人家这么不远万里千辛万苦的和明远一起来找她,昨天无缘无故的又是被她怼了一顿,心里有气也是可以理解的。

    于是心头的那股火慢慢的消了。

    她上前一步。

    挡在了他的面前。

    七夜眉一挑,想要往左。

    她也往左。

    他往右,她也往右。

    简直是跟个牛皮糖似的。

    七夜冷声道:“让开。”

    她干脆就横着双臂,不让人走。

    于是轮到男人无奈了:“你不是心心念念要进镇妖楼?怎么,莫不是被金火打怕了,想着一个外面的野妖都是让你束手无策,所以怕了这里面的无数大妖了?”

    他一开口,就是淡然的讽刺。

    虽说是讽刺,宁清秋却是听出了几分担忧来。

    这人......

    该不是以为她有心理阴影了吧?

    宁清秋微微仰着下颌,白玉小巧的下巴弧度优美,眼中有着小小的火焰跳动。

    “我才不会害怕,那些妖族,正好是我磨炼无回、无生剑的好对手!我进去高兴都来不及,谈何害怕,昨日是我口不择言,你就当我失心疯好了,不要往心里去,我只是想着......”

    “想什么?”

    七夜不耐的问道。

    眸色深深,看着她的时候,宁清秋觉得呼吸都是有点困难。

    大概是因为对方太过强大的压迫感吧。

    她心里想,还能想什么,就是不喜欢他爱答不理的样子。

    虽然是很想像是高傲的小公举一样说什么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但是——

    现实和梦想是有差距的。

    这差距还不小,简直是宛若天堑。

    所以......

    还是脚踏实地吧。

    七夜才是那个让人永远都可以高攀不起的对象。

    所以一旦是他冷下来,宁清秋就有些心慌。

    刚刚不是还好好地?

    怎么又惹到他了?

    说半天不回一句。

    到底是在生什么气?

    一个大男人,一个也许是九州最年轻的即将进阶化神的修士,能不能大度点?!

    但是这样的话,显然是不合适实话实说的。

    于是——

    宁清秋脑海中灵光一现。

    她伸手从衣内掏出了那枚黯淡无光的传送玉符。

    依旧是极为精致,但是也就是凡间看来宝物非凡,但是在修士眼里没了灵气,那就是一文不值。

    宁清秋眼巴巴地说:“这镇妖楼里面危机四伏,你之前把我的传送玉符给毁了,这次就帮我修好它吧。”

    不然的话,陆长生在外面看到玉符失效,她却是无影无踪根本就没有安全的出现在他指定好的传送安全地点,那不是心急如焚啊?

    所以——

    这也是她的真心话。

    不知道怎么的,在她说完之后,七夜的面色明显更冷了。

    他定定的看她一会儿,然后冷笑了一声。

    像是极为不屑。

    “就这么个破玩意儿,也就你把它如珠如玉的当宝。”

    宁清秋一愣。

    然后确实是有点不高兴了。

    “你是大修士,自然是看不上这么个可以保命的东西,但是对于我这样的筑基修士而言,这就是救命符。”

    “不修就算了。”

    她柳眉倒竖。

    两个人都是没有发现。

    只要是在七夜面前,宁清秋就会变得格外的无理取闹。

    很容易被撩拨得炸毛。

    七夜见她气呼呼的要收回,却是一把将玉符拿了过来。

    然后修长玉白的手指,轻轻地在上面一抚。

    那传送玉符重新变得宝光莹然。

    宁清秋这小脾气来的快去去得更快。

    她惊讶的睁大了眼眸:“这就好了?”

    也太快了吧。

    她接过玉符左看右看,还真的是恢复了功效。

    即便是没有用,看那个灵气充沛程度,以及符箓的亮光充盈就能明白。

    “陆长生就是送你跟狗尾巴草你都能高兴个半天当宝贝。再说了,陆家的镇妖楼到底是保不保得住跟你有什么关系?要你在这里杞人忧天瞎担心?人家自己都没有你这么焦虑。”

    “多管闲事。”

    他最后下了四个字批语,施施然的长袖一拂,走了。

    宁清秋在原地怔愣了半晌。

    后知后觉的想着七夜那表面上冰冷不屑,其实怎么听都是一股酸溜溜语气的话,默默地笑了。

    原来之前他是因为她过于关心镇妖楼,误以为她在担心陆长生才这么不高兴的?

    这个男人还真是别扭。

    她的眼眸晶晶亮。

    旋即把玉符往怀里一揣。

    小跑着跟了上去。

    “唉,别走那么快。等等我,一起进去。”

    七夜没说话,但是步伐却小了一点。

    只要她愿意跟,他即便是不会一直站在原地等待,也是会让她追上来的。(83中文网 .83zw.)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