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空无一妖的镇妖楼
    宁清秋不说话,只在他在背后默默跟着。

    就知道,他要生气。

    所以,刚才干嘛要问啊。

    两人身影渐行渐远,慢慢,不见了踪影。

    背后只有那块骨碑静静的伫立。

    八个血色大字极为渗人。

    此乃阵图,擅入者死!

    其上,弥漫着若有若无的剑意锋芒。

    ......

    陆长生几乎是第二批到达镇妖塔楼的。

    即便是七夜陪着宁清秋为了疗伤在原地休养了一夜,都是比起其他的人快了许多。

    很多的修士,想要达到镇妖楼这个秘境的中央地带,都是需要一路的拼杀过来的。

    这些路上的荒兽,都是给修士们练手的。

    要是连这些野外的荒兽都是打不赢的话,那么来到镇妖楼也没有多少的意义了。

    因为真正的妖族,显然不是那些荒兽可以比拟的。

    在同样的阶级,妖族因为天生血脉高贵浓厚,比起荒兽来,不论是修为、智慧、运用功法技能的手段都是不知道超出了凡几。

    所以,第一轮的试炼,从进入秘境就开始了。

    真正走到这个镇妖楼下的修士,才有资格进入镇妖楼,去和妖族斗。

    不然的话,进入镇妖楼,也是给人类修士丢脸罢了。

    而这样的事,也是决不允许的。

    所以,这也是陆家为什么在塔楼的中心地带外面放任如此多的荒兽自由生长。

    只是在塔楼一个大方向设立了龙卷风暴,组织荒兽暴动。

    每一年。这个龙卷风暴就要成千上万的上品灵石来供应,这可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为了镇压。

    陆长生负手而立,站立在不远处的一个山头,静静地看着镇妖楼。

    今日,他是不会进去镇妖楼的。

    他就在这里等。

    等宁清秋他们出来。

    或者是——

    等着那些觊觎镇妖楼,妄想掀翻陆家禁地的人来!

    定然是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即便是未来剑宗叶凌霄,他带着他的威震九州,锋芒倾轧云荒大陆的无极剑来,他陆长生也是半步不会让!

    身后有灵气波动一闪而逝。

    陆长生垂了眼帘,一动不动。

    红色的衣角显露。

    苏红衣提着他的黑伞,晃晃悠悠的出现了。

    身边跟着青色袍服宛若芝兰玉树的明远。

    他狭长的带着桃花的眼睛瞟了一眼正在那边高冷的陆长生,看人家气息沉凝,显然是进入了备战状态,他自然不会这个时候去撩拨。

    轻佻的声音响起:“小子,轻身功夫不错啊,竟然勉强能够跟得上我......不过,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你这样的人,可不该是籍籍无名的。不过,我倒还是真的没有听说过你这么个人。该说是我孤陋寡闻还是说你确实是来头不小?”

    苏红衣对于他们这一行人,可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当初跟着陆长生,果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的惊讶,并不作假。

    虽然说他没有尽全力,悠悠闲闲的在走。但是不要忘了,明远一个筑基大圆满的修士能够跟上来,看样子还有余力的样子——

    显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虽然之前就看到了他的不凡,但是怎么说呢......

    果然是出现在宁清秋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能够带来惊喜的吗?

    明远只是淡淡一笑,宠辱不惊的从容:“阁下谬赞了。我只是在这一点上有点心得罢了,上不了台面。”

    却是避重就轻。

    对于来历,只字不提。

    苏红衣不置可否的撇撇嘴,倒是也不在意,他看了陆长生一眼,没有上前搭话,而是目光深远的看了一眼镇妖楼。

    这个地方,距离他已经是近在咫尺。

    就是不知道......

    该来的人,到底是来齐了没有!

    当年的事,他等了这么多年,就是要讨个说法,顺便,一雪前耻!

    身影一晃,便是整个人消失不见。

    “那我就先走一步。各位慢来。”

    明远挑挑眉,自然知道这个各位不是指自己和陆长生。

    这位九州闻名的大神医,今日若是不出什么意外,是不会入镇妖楼的。

    将要御敌于外。

    若是真的让不该是陆家邀请的修士里面的人,奔着传承入了这塔楼,那么对于陆长生而言,就已经是输的开始。

    明远微微侧头,看向东南方向。

    来者,是司空摘星。

    身边不远处,有一个貌美女修,提着软鞭,上面火毒凶猛炽烈,正是朝阳郡主。

    眉间金色的花钿熠熠生光。

    苏红衣遮蔽天机的本事独步天下,这探测气息的功夫倒也是高人一等啊。

    司空摘星打了个招呼,便是自己进了镇妖楼。

    时不我待,远远地就看到一身红衣入了楼,他今日怎么也要比苏红衣多杀几头大妖才能挫挫对方的锐气。

    咳,至少不能比他少吧?

    明远见此,倒也不拖沓了。

    他朝着陆长生行了一个礼节,便是慢悠悠的朝着镇妖楼走了过去。

    以一个筑基大圆满,随时可能突破金丹的修士应该有的速度和谨慎的态度行走。

    朝阳郡主默默地站在陆长生的身边。

    她侧脸看了看他。

    然而,对方冷漠如冰清淡如水,骨子里透露出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

    即便是伯父伯母再怎么满意她作为自己得意儿子的道侣,但是怎么也是拗不过儿子的意思。

    没人,逼得了陆长生。

    她捏着火鞭的手,深深地嵌入掌心。

    她就站在这里陪着他,哪里也不去。

    不管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都凌然不惧。

    这是属于她朝阳的信念。

    不在乎外人怎么看。

    纵九死,吾不悔!

    ......

    七夜和宁清秋大概已经是走了半柱香。

    一路上行来,不要说妖族,就是荒兽的半根毛都没有见着。

    宁清秋深深觉着自己是不是被骗了。

    这是镇妖楼,封印无数妖族的镇妖楼?

    根本是座鬼楼吧......

    啥都没有,冷风吹来凉飕飕,地上都是灰,墙上都是残破不堪的壁画。

    阴暗暗的走道上面,只有微弱的灯烛闪烁着浅淡的光。

    随时都要熄灭的那种。

    来一段恐怖哀婉的背景乐,立马就是鬼片现场的既视感。

    七夜不说话,只是在前面走着,她只好一个人转移注意力。

    看着壁画,上面断断续续的,讲述的是人类修士和妖族斗争的故事。(83中文网 .83zw.)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