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碧鳞被她古怪的眼神看得毛躁。

    “你那是什么眼神?”

    话语阴郁,带着点咬牙切齿。

    宁清秋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视线。

    “哦,可能是抽筋了。”

    她这么一说,差点没有把碧鳞梗个半死。

    他冷冰冰的扫了她一眼,带着冷血动物特有的阴冷。

    哼,这个女人,是在敷衍他。

    找借口,都不知道找一个靠谱的。

    不知道为什么,即便是对于掌握宁清秋有着牢牢地把握的,但是他的心底深处,对于这个女人,还是有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她表现得,不像是一个阶下囚。

    对于她可以随时死在他的手里这件事,好像是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碧鳞有些奇怪。

    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个人类修士。

    以前,都是其他的大妖和人类进来的修士展开血腥厮杀。

    但是因为修士那边总是有着一种叫做传送玉符的东西,所以——

    他们妖族伤亡惨重,但是修士总是有着退路,游刃有余的样子。

    死的妖族,远远比起人类要多。

    最让他们痛恨的不是其他,而是这样类似于关在囚笼里面给修士练手的处境。

    他们,是囚徒。

    暗无天日,没有自由。

    对于骄傲的妖族而言,每一天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无与伦比的煎熬。

    这一点,没有人类会懂。

    除非......

    让他们感同身受!

    碧鳞决定,这个叫做宁清秋的白白嫩嫩看起来很好吃的女修,就是他的第一个囚徒。

    也是......

    储备粮!

    把她养胖了,然后什么时候嗷呜一口吃掉!

    这样的美食,自然是要隔上一段时间,才能好好地享受。

    等他出去了,等他找到更多的小玩具,对她没有兴趣的时候,再吃了她。

    碧鳞伸出猩红的舌尖,舔了舔尖利的虎牙。

    宁清秋像是感应到了他的视线,微微偏头看他。

    水眸中带点疑惑。

    像是在问他怎么了。

    碧鳞清清淡淡的一笑,眸中波云诡谲。

    雾霾匆匆。

    宁清秋不明其意,却是暗中提高了防备。

    ......

    司空摘星进了镇妖楼之后,就觉得不对劲儿。

    为什么呢?

    不是因为站在他前面的苏红衣静静不动的身影,也不是为了对面那个耸立的巨大骨碑上面写着的八字箴言。

    那是一种直觉。

    千万次危机里面锻炼出来的直觉。

    作为一个小偷,作为一个天下闻名的神偷,他对于气息危机的感应,那真的是刻入了身体里面的每一寸骨血。

    那是本能的东西。

    先于自己的五感,先于自己对于环境和对手的判断。

    就是有一个声音在脑海里面大声的叫嚷。

    危险!危险!

    他慢慢的踱步到了苏红衣的身边,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镇妖楼,有古怪啊。”

    苏红衣目不转睛的看着骨碑上的文字,终于抚掌叹道。

    “宁清秋果然是剑道一途上不世出的天才修士,也许,就只有叶凌霄可以比她更加的悟性高绝了。”

    司空摘星一挑眉。

    怎么说到宁清秋了?

    顺着苏红衣的目光,他再次看向了骨碑。

    之前只是匆匆一眼,这下子细看,也是越看眼眸越大,带着十分的惊讶。

    “这......是宁清秋的剑意?!当真是匪夷所思!”

    司空摘星用了一个非常夸张的形容词。

    苏红衣却是没有反对。

    他是看着宁清秋怎么样凝练剑意的,还是在和雷扬的那一场战斗中,在槟城的灵石秘境中,在争夺那个阴阳和合宗的传承的时候领悟的。

    如今才过了多少时日?

    她的剑意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何等的惊人的进步。

    即便是他们这样的绝代天骄,也是赞叹的。

    她,果然是为了剑道而生。

    这骨碑上的剑意,特点如此的鲜明,每个剑客的剑意都带着浓烈的个人色彩,宁清秋的这个,自然是被身边熟悉的几个人牢牢记住。

    一眼就能认出。

    刚才司空也是没有细看。

    主要是这道剑意都已经是快要达到小成的地步了。

    剑意分为凝练、小成、大成、圆满四个境界。

    比如修士的修为大层次的差距都还要大,所以宁清秋这三连跳的修炼速度,简直是骇人听闻。

    司空摘星问道:“你就打算听她的意思,不查看着镇妖楼的秘密了?”

    如此安静,没有大妖出没的痕迹,要不是知道自己来的是镇妖楼,还以为这是进了那个大能的坟墓中呢......

    这要是没鬼......鬼都不会信。

    苏红衣冷冷的看他一眼,宛若看一个智障。

    “到底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想法?我都来了这镇妖楼,难不成还要空手而归?传出去,天下修士还不个个耻笑于我?”

    莫非......

    司空摘星这家伙打不过他,就是打着这个主意?

    苏红衣眼神狐疑冰冷。

    司空噎了一噎。

    苏红衣可是个大杀星,他怎么就跟他探讨起来了?

    哼哼哼,好心没好报。

    算了,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吧。

    “她能进,我自然也进得。”

    苏红衣撑着自己的遮天伞,毫不迟疑的迈步。

    “不就是个阵图罢了,难不成还想拦着我?”

    最后一声很轻,但是司空完全没有听漏。

    他唇角一挑,也是走了上去。

    作为神偷一枚,对于五行八卦,那可是知之甚详。

    对于这些东西不熟悉,那不是随便偷个什么东西,就会被拦在门外了?

    哪个世家宗门藏着自家宝贝的时候,不在周围搞一搞阵法呀、符箓呀、阵图呀、傀儡呀之类的?

    司空摘星涉猎很广,知识领域那叫一个吩咐。

    对于阵图,并不陌生。

    两个大男人身形极快的过了大厅。

    明远紧随其后。

    他在阵法一途上面,除了那个鬼才,还从没有服过输。

    一法通,万法明。

    阵法阵图,本质上不就是一家的?

    阵法就是简单的阵图,阵图就是复杂的阵法。

    反正......

    对他来说,没什么难的。

    去万妖城之前,来一趟镇妖楼,也是个不错的体验。

    就是可惜——

    没怎么遇到妖族。

    种种情况,都是说明了,今天,定然是有大事发生。

    这是所有的人心中,都明白的一件事。(83中文网 .83zw.)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