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这里面,绝对有阴谋
    宁清秋有些讶异的看着对方。

    显然是没想到碧鳞竟然会赠送这些增强实力的东西给她。

    这个妖族少年,对于人类的仇恨,根深蒂固。

    从他的话语里就可以看出,每一个表情,每一个肢体动作,都充满着对于人类修士的恨意。

    宁清秋设身处地的想了一想,便也是不觉着奇怪。

    要是她和族人被镇压在一个终年不见天日的地方——

    每隔十年,就有着仇家进入这里对他们大肆屠戮……

    她也会恨的。

    没有谁,是圣人。

    双方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

    要是换一种身份,也许,她可以和碧鳞成为朋友也是说不定啊。

    宁清秋突然有些怅然。

    碧鳞见她这么一副惊讶至极就像是见了鬼的表情,突然就是有些恼羞成怒。

    他袍服一甩,所有的符箓法器都是散落一地。

    “这些破烂玩意儿,你爱要要,不要就算了!”

    “做什么大惊小怪的模样!“

    在外面,多少修士会为这些东西疯狂,在他这里,倒像是一文不值。

    其实也不怪他不在乎。

    人类的东西,本就是让他深恶痛绝,而且,妖族本就驱使不了。

    拿给宁清秋,不过是废物利用罢了。

    这么一想,他也是想通了。

    便是很不屑的说道:“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没有用,妖族用不了,都是些废品,也是这楼中的妖族历年来斩杀的人类修士或者是逃出去的那些修士没有来得及带走的东西。”

    “是当做是战利品收集的。”

    “如今其他的妖都是死了,只剩下我一个,我怎么处理,就是随便,本来是想要扔了的,但是你实力低微,待会儿要是护不住我,你死了不要紧,要是牵连了我…….”

    “哼!总而言之,这些东西你拿着,以备不时之需。”

    他非常流利的说完了一席话,觉着自己再明智不过。

    对的,他就是见她太弱,才把这些东西给出去的。

    反正自己也是用不上的。

    宁清秋眸中带着点淡淡的笑意。

    碧鳞……

    真的是意外的有些傲娇的小家伙啊。

    不过——

    对方的年龄比她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处事风格多么的成熟。

    毕竟只是个妖族的少年。

    她毫不含糊的把那些东西,全部都是收入自己的囊中。

    心里却是有些哀叹。

    这下好了,本来以为的寻找遗迹的事儿毫无头绪,反而是这镇妖楼发生大变。

    修罗之臂的出现,镇妖楼妖族的覆灭,还有唯一的独苗苗碧鳞……

    当真是让人意料不到措手不及啊。

    算了算了,现在也是赶鸭子上架,这些符箓法器,就当做是雇用她的钱财吧。

    好歹不是做白工。

    “我明白,你放心,为了我自己,也必定是倾尽全力。”

    两个人待会儿,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了。

    那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一旦开弓,就是没有回头箭。

    碧鳞听她这么说,总算是露出了一个有些满意的表情。

    “你放心,我出去之后,定然是会护你周全的。”

    宁清秋心中一动,试探道:“你的修为确实是很高,金丹的高等妖族,必然是能够和三五金丹修士不相上下,但是……外面是陆家的大本营,不知道有多少高手,你怎么就这么自信自己可以逃出生天?”

    莫非,还有什么后招?

    会是什么呢?

    要不要…….提醒陆长生防备一二?

    做好准备,才可以有备无患啊。

    不然的话,要是这个妖族少年真的搞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浩劫,她也是难辞其咎。

    碧鳞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直直的看着,让人心里不自觉的有些发毛。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哪里说错了?”

    宁清秋自然是硬着脖子的问道。

    碧鳞阴测测的眼神在她的细嫩的脖子上面转了一圈。

    嗓音有点嘶哑:“我劝你,不要打什么鬼主意,不然的话…….我要杀你,易如反掌。”

    之前,不过是没有认真罢了。

    即便是她很是有意思,但是真的要是想要坏了他的撤离之计策,他就要了她的命!

    “我要做什么,我要怎么做,你不必知道,也不要问,只需要老老实实的跟着,这样,才是你的活命之道,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这个道理,不是你们人类这些修士经常挂在嘴边的?”

    宁清秋从善如流。

    她点点头,特别乖巧的样子:“好吧,我不问了。不过你要在这里立誓,待会儿我帮了你,若是不尽力故意害你,我自然是不得好死,但是,礼尚往来,你也需要答应我,要是我帮了你,你不能背信弃义恩将仇报,不得伤我。”

    碧鳞冷冷的哼了一声:“你这是在威胁我?”

    “哦,你可以不用说这么难听,不过是互相掣肘罢了。”

    她一边和碧鳞在这里讨价还价,一边焦急的给七夜传音。

    “碧鳞绝对的有古怪,我不相信那些妖族死绝单单是为了封印修罗之臂,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阴谋,不然的话,不可能所有的妖族万众一心,就是决定牺牲自己,救碧鳞。”

    “而且,看他的样子,对于离开这里很有把握,要知道,这里可是丰饶平原,陆家城,陆家不知道多少的强悍修士,还有其他的因为屠妖大会和游历到这里的修士聚集,他一个金丹妖族,想要安然无恙的逃出去,无疑是天方夜谭,这里面,一定是有着什么问题。”

    七夜沉默了一会儿:“你跟我分析这么多,想要我做什么?”

    声线华丽低沉,却带着一点淡漠和讽刺。

    也不知道宁清秋到底是听出来没有。

    她依然自顾自的说着:“我实力有限,所以转告这件事给陆长生便是只能够靠你了,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碧鳞和妖族到底是留了什么样的后手,所以…….只能先做好准备,以不变应万变。”

    七夜冷冷的嗤笑了一声:“你想得倒是好,我凭什么要给姓陆的通风报信?他们陆家的死活关我什么事?难不成你找回了失去的记忆,反而是忘了我七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