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 成功,魔气对魔气
    众人对视一眼。

    纷纷同意了这个提议。

    确实,继续耗在这里,谁都逃不了好。

    想着镇妖楼里面有着什么大秘密和利益,所有的人,都是蠢蠢欲动。

    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这个时候,不论是有仇没仇,都是摒弃前嫌。

    大家开始通力合作。

    众人拾柴火焰高。

    这个时候,抓紧时间,所有的人一起想办法,才可以更快的,打通阵图。

    众人献策献力,一派热火朝天。

    不过——

    看着这里是众志成城,万众一心的。

    待会儿要是过了阵图,指不定就是自相残杀了。

    为了利益,修士可以抛弃一切。

    这就是云荒大陆,九州世界,盛行了亿万年的法则。

    ……

    陆长生站立在原来的位置。

    半点儿没有挪位。

    朝阳郡主便是不声不响的陪伴他。

    即便是知道这个男人压根就不在意身边有没有她。

    但是吧——

    她跟着他,这么多年,已经是成了习惯。

    朝阳郡主在哪里,都像是火焰和太阳。

    是最高傲的那一个。

    没有人可以忽视她。

    她也不允许自己被忽视。

    只有在陆长生的面前,她就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影子。

    但是她,甘之如饴。

    陆长生确实是不在意朝阳郡主。

    他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

    想着,陆家的仇家。

    仇家很多,而且,下一刻就可以变成仇家的更多。

    只要是有着足够的利益。

    未来剑宗……

    叶凌霄要是来了,他没有赢的把握。

    不过是倾力一战罢了。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只是……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好的预感。

    却不是来自于本身。

    修士冥冥之中是有预感的。

    这叫做心血来潮。

    但是这不是普通人类的什么想法。

    这是天道,给予修士的示警。

    陆长生提高了警惕。

    然后,雪白的纸鹤到了他的面前。

    上面的那种几乎是要刮破脸的凛冽刀意,只可能来自于七夜。

    陆长生面色凝重。

    他按在了纸鹤上。

    须臾,睁开了眼睛。

    眼眸中,日月沉浮。

    带着压抑的无尽的怒火。

    就像是掩埋无数年的火山,随时可能爆发。

    那个时候,便是天翻地覆。

    “该死的……妖魔。”

    他缓慢的吐出几个字,带着无尽的杀意。

    那个妖族,必定是想要借着修罗之臂离开陆家。

    到时候,镇妖楼要是毁了,他们陆家的千万年声誉,也是会遭遇毁灭性的打击。

    陆长生……

    绝不会允许那样的事发生!

    朝阳郡主纤眉蹙起:“长生,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刚才才注视着那些参加这一次屠妖大会的修士进去了大半,陆陆续续的,该来的修士都是赶了过来。

    相差的时间也不会太久。

    要是实力不够,就连陆家的初级筛选都是过不了的。

    毕竟,作为东道主,怎么也得为了他们的生命安全负责。

    传送玉符是一个手段,但是要是遇到了什么比较特别属性的荒兽,一些特意的地形,还有某些妖族有着独门的绝招……

    那个时候,死得太快,也就救不回了。

    不过在修士的世界里,无论是什么历练都是有风险的。

    陆家家大业大,即便是死伤一部分修士,那也是没有什么大碍。

    但是——

    一旦超出了某个数字,那就不好了。

    蚁多咬死象。

    就是这么个道理。

    陆长生捏碎了纸鹤,飞快的朝着镇妖楼掠去。

    压根就没有回答朝阳郡主的问话。

    他身影极为缥缈。

    速度极快。

    朝阳郡主面色一变。

    她几乎是从没有见过陆长生如此的严肃紧张。

    他从来是淡然自若,从容不迫的。

    所以,定然是遇上了天大的事儿!

    她想都没想,便是跟上。

    “长生,等等我!”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镇妖楼。

    这个时候,基本上阵图已经是被破坏得差不多了。

    完整版的阵图,大家都会怕的。

    但是——

    一个破破烂烂的阵图,这些修士都不是吃熟素的。

    他们能够越过重重荒兽的包围圈来到这中心地带,都是有着两把刷子的。

    所以……

    基本上全部都过去了。

    他们和苏红衣还有司空摘星一样,遇到了三个岔路口。

    这个到底是选择那一条,那就是见仁见智了。

    端看自己的选法。

    反正也是没有绝对的答案的。

    不过为了选择所谓的生路,也就是最快通向有着“宝藏”的地方,大家都是尽力了。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至于说那块警告骨碑,倒是没有任何人管。

    陆长生和朝阳郡主来到骨碑这里,倒是停顿都没有一下,便是过去了。

    因为明远的遮掩,这个骨碑上面的文字,已然是看不出出处了。

    ……

    碧鳞端坐在八荒困龙阵里面。

    眉目紧皱,上下两片薄唇不断地碰撞。

    一直是在念着深奥难懂的符文咒语。

    宁清秋的额头上已经是布满了汗珠。

    滴滴犹如黄豆般大小。

    晶莹剔透。

    肺腑开始有些翻滚。

    喉咙也咽着血沫。

    该死的…….

    到底是还有多久?!

    都快支撑不下去了。

    要不是她的基础比起其他的修士打得更加的牢固深厚,这个时候,定然是已经前功尽弃。

    说不定,要和碧鳞做一对亡命……

    肯定不是鸳鸯。

    七夜在一边,好几次都已经是要出手了。

    但是看着宁清秋咬着牙坚持的倔样子,他还是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即便是已经在袖子里握得青筋暴起。

    碧鳞那边声音由开始的细不可闻,变成了逐渐的高昂。

    最后,声音尖锐的几乎要刺破耳膜。

    那边,修罗之臂也快疯狂了。

    大抵是感应到了两个生命体隔得很近的缘故,但是却是迟迟的没有被魔气侵染。

    不免加大了魔气的输出量。

    宁清秋已经是举步维艰。

    碧鳞猝然睁开了眼眸。

    一双碧色的眼眸,明明澄澈。

    这个时候,却是化作了全然的黑。

    是那种死寂的颜色。

    黑,黯淡无光。

    滚滚魔气,从他的身上汹涌而出。

    但是——

    却完美的绕过了宁清秋。

    与那些冲进来的魔气开始交缠。

    那些修罗之臂传出来的魔气当即便是一顿。

    像是遇到了什么奇怪的未解之谜。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