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即便是说得再小声,碧鳞也是听得清清楚楚。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宁清秋。

    心里也是犯难。

    这也是出来了。

    别看他面上不显,心里不知道多高兴。

    要是只有他一个,说不定已经是跳起来了。

    但是吧——

    这里有个人族啊。

    好歹是要维持妖族皇室血脉的尊贵。

    他们空青蛇一族,那可是妖族里面上等的种族。

    自有尊贵。

    只是……

    宁清秋要怎么处理?

    杀了她?

    显然不可能。

    如果不杀?

    难不成真的要带着她养着她?

    长路漫漫,他要怎么带着她去往万妖城?

    一不小心,宁清秋可能还会背叛他。

    到时候,就是得不偿失。

    这里,可是人类的腹地。

    这里,是幽州。

    万妖城距离这里极远,他们过去,要跨过好几个大州。

    一路上不知道多少危险。

    他尚且自顾不暇,哪来的空闲和精力去照料她?

    再说了,碧鳞虽然是对于自己的小无相功十分的自信,但是也不至于以为自己就可以在修士的地盘上面耀武扬威高调行事了。

    他需要低调和伪装。

    但是啊——

    带着宁清秋的话,显然是不好处理的。

    要是她背叛他,喊出了他的身份,那就是糟糕了。

    即便是当时看不出他的小无相功的破绽,但是……

    天下能人异士太多,他可不敢小觑天下修士。

    想着想着,他的手指就变得尖锐。

    漆黑的指甲,在太阳下泛着乌光。

    一看,就知道是杀人利器。

    缓慢的,移上了她软嫩白皙的脖子。

    只要是轻轻的用力,便是轻易可以折断。

    她立马就会断气。

    一个人族,也没有什么舍不得的。

    至于说储备粮一说……

    这九州大地上多少人族修士?

    只要是他愿意,只要是小心行事,不要招惹某些恐怖存在,他自然是可以横行无忌。

    抓个把筑基修士,简直是跟玩儿似的。

    宁清秋已经是遍体生寒。

    万万没有想到啊——

    碧鳞逃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想要杀了她!

    全然是忘了之前在修罗之臂面前,两个人并肩作战的事儿了。

    说是带她出来,原来就只是带她出来啊。

    这过河拆桥,也没有这么快的啊。

    “都说我们人族翻脸快,卑鄙无耻,我看你们妖族,也是不遑多让啊。之前还在信誓旦旦的承诺我的那些话,现在就已经是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再说了,碧鳞你不会忘了你之前立下的天道誓言了吗?要是杀了我,你也会遭受致命的反噬。不死也要重伤。即便是不死,你这个样子,还能安全的抵达妖族的所在地吗?”

    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再说了,我自己现在也是和你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我帮你解放了修罗之臂,若是镇妖楼秘境崩溃,里面的修士的死亡我至少有着一般的责任……所以,你怕什么?”

    宁清秋的意思就是,我们两个一起犯了事儿,所以不要担心我出卖你。

    碧鳞冷冷道:“你们人族总是巧言令色,我不信你。”

    “再说了,我确实是立过天道誓言没错,但是……想要杀你,易如反掌。”

    “我可以直接打断你的四肢,封印你的灵气,然后……把你扔到荒兽嘴边,你说,面对着到了嘴边的食物,它们是吃还是不吃?”

    他慢条斯理的说着,话中满满的恶意。

    宁清秋心中一冷。

    话说,碧鳞这人,还真的是阴狠毒辣啊。

    这样的法子也是想得出来。

    也是,完美的规避了誓言的规则漏洞。

    看来是——

    钻研了不久啊。

    早就在打这个注意了吧……

    碧鳞看她面色微微有些发白,心里不知道怎么就是高兴了一点。

    这才对嘛。

    不然的话,宁清秋对着他一副胜券在握胸有成竹的样子,总是让他不舒服。

    他把人往肩膀上一抗。

    暗地里,却是扣住了她的命门。

    宁清秋虽然不过是一介筑基修士,但是从之前便是可以从细节看出她的不简单。

    碧鳞刚刚逃出生天,不想因为一时大意,阴沟里面翻船。

    宁清秋暗中骂道:碧鳞也不知道多么心机深沉,城府这么重,她是束手无策了。

    不过,任凭他怎么想,也不知道她最大的底牌,不是自己。

    是默默地跟在他们身边的那个男人。

    有七夜在,她无所畏惧。

    而镇妖楼里面……

    陆长生既然已经接到了消息,那么自然是会有应对的办法。

    她松了口气,放软了身体。

    好歹,不会造孽。

    即便是镇妖楼的修士们都死了,也不关她的事。

    这倒不是宁清秋生性凉薄。

    而是——

    她能做的都做了,问心无愧。

    至于说结局何如……

    这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她也没有办法。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儿。

    她虽然不会妄自菲薄吧,但是也不会自视甚高。

    要是什么事都往自己的身上揽,她就不用修仙了,早点儿找个地儿等死比较好。

    碧鳞身体一僵。

    之前还没有感觉,这一下带着她一起走,她不说话也不乱动挣扎了,倒是让他觉着……

    身上轻飘飘的没有什么重量,而且——

    太软了。

    也许他们空青蛇一族的雌性化作人形,都没有这么软吧?

    等到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碧鳞心中大大的吃惊。

    连忙的把人一放。

    宁清秋眼前天旋地转。

    差点儿没有站稳。

    头晕眼花的。

    估摸着,还有着刚才的传送后遗症。

    她赶紧的站稳了。

    碧鳞虽然是让她自己脚踏实地了。

    但是并没有放手。

    他还是紧紧捏着她右手手腕三寸处的那个穴道。

    宁清秋练剑的,要是右手不能动,用不了剑,一身修为,便是废了大半。

    不过嘛——

    他不知道,宁清秋练的,是双手剑。

    左手剑,也是不弱的。

    不过,这个是杀手锏一样的东西,自然是不可能告诉他。

    而且,这个时候宁清秋有意的装柔弱。

    要跟着碧鳞,看看他到底是打算做什么。

    而且,都传送到了陆家城外,一路上也是没有遇到其他的修士。

    但是看碧鳞的方向,竟然是朝着他们来的方向走。

    也就是陆家城的方向。

    这不是……自投罗网吗?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