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 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碧鳞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吐出了那些纠结的愁绪。

    他身上,承载了太多的东西。

    前路险阻,不过唯有坚持二字罢了。

    总有一天,他也会破丹成婴。

    也会在九州大地,留下属于自己的名字。

    以后,也必然是妖族的骄傲!

    他的眼眸,重新亮了起来。

    宁清秋心中也是起伏不定。

    碧鳞,倒是一个有潜力的妖族啊。

    不过——

    与她,又有什么干系?

    她倒是对于碧鳞回来的目的很是好奇。

    即便是想要看着陆家倒霉,但是他不是不知轻重的人。

    修罗之臂既然已经放出,那么秘境镇妖楼被毁,那就是板上钉钉。

    他若是记得自己肩负的使命,必然不会意气用事。

    他不会不知道这个时候不退反进是什么样的下场。

    但是他依然来了。

    她可不信,碧鳞不过是为了看热闹。

    那不是妖族,那是脑残。

    她却是没有打探。

    静观其变便是。

    她也是时刻关注陆长生那边的战况。

    战场中心,依然是白热化了。

    修罗之臂上面的妖族锁链,早就已经是寸寸断裂。

    妖族出品,必然是精品。

    这么快就断了,显然不是因为献祭了整个镇妖楼的妖族制造的锁链是假冒伪劣产品。

    而是——

    妖族本就是没有想过彻底的封印修罗之臂这个大杀器的。

    他们的锁链时效是有限制的。

    至于说碧鳞要是不在规定时间离开……

    那就是只能怪他太蠢。

    太无能。

    梯子都搭好了。

    竟然是磨磨蹭蹭没有跑出去。

    那么——

    死了也是不可惜的。

    还免得他出去丢人现眼。

    妖族的高傲,刻进了灵魂骨血。

    他们宁愿死亡,也不愿意堕了妖族的名头。

    宁清秋除了感叹一句心狠手辣,倒是没有别的想法。

    修罗之臂也不是什么乖乖的软柿子。

    它自己也在时刻的暴动中。

    也许是魔气不能够随意散发,这个触发了它身体里面的本能印记。

    魔物,都是天命使然,充满了破坏欲。

    所以,这个时候相当于给它带了个防毒面罩,呼吸吐不出去,它能忍?

    于是越发的暴动。

    锁链撑到这个时候,已然是没有了后力。

    陆长生面色一变。

    “陆家修士听令,安排所有的修士,有序后退!“

    陆管家听令。

    带着修士们撤退。

    破魔弩还是不间断的朝着修罗之臂射去。

    即便是造成的伤害再小,但是积少成多,也是可观了。

    至少比起什么都不做更好。

    他们一边射箭,一边后退。

    城内的中心广场,是一分为二的。

    号称是左右广场。

    这个时候,大多数的人都是在右广场。

    那正好是修罗之臂和陆长生他们争斗的地方。

    左广场,是有着广场防护罩子的。

    碧鳞自然是挟持宁清秋,跟着人流,进入了左广场。

    他们要还是站在原地,那就是显眼的靶子了。

    到时候,会被一眼认出来的。

    碧鳞到底是年纪小,到底是忘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他自己倒是用了小无相功,模拟人族,没有人会发现他的妖族身份。

    但是——

    宁清秋还是那个样子,只不过是使用了简单的幻术。

    模糊了她的气息容貌。

    但是遇到真正的高手……

    那必然是很快就会露馅的。

    “升起防护罩!“

    陆长生向来是云淡风轻,少来这样的疾言厉色的时候。

    陆管家面色一变。

    “少爷……“

    他还在外面。

    这个时候,怎么能够让少爷在外面打打杀杀,他们这些本该保护他的人,反而是要在他的庇护之下,苟且偷生?

    做不到!

    陆长生冷冷的说道:“若还当我是陆家的继承人,是你们的主子,就听我的!“

    陆管家一时下不了决定。

    陆家主却是开口了:“听长生的吧,他什么时候做过没有把握的事儿?“

    话语平淡,带着对儿子全然的信任。

    陆家主中年模样,却是极为的成熟俊美。

    脸颊瘦削,但是却是带着清雅。

    可以看出眉目和陆长生的相似之处。

    想必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男子。

    不然的话,也生不出陆长生这样的姿容绝世芝兰玉树般的儿子。

    当然,陆母也是罕见的绝代佳人。

    陆长生可谓是集齐两人的精华。

    陆母大惊失色:“陆哥!长生他……“

    陆父道:“我相信长生,修罗之臂虽然是传说中的邪恶之物,但是却是奈何不了他的。”

    陆长生作为陆家的定海神针,未来的希望之子,这个时候,必然是要以身作则。

    身先士卒的。

    否则,若是今日修罗之臂在此肆虐。

    陆家千年声誉,便是立即毁于一旦。

    而且,陆长生的实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很是不必担心。

    这一次,说不定还是一个契机。

    陆父到底是男人,心思几转,就是想到了另外的地方。

    不像是陆母,全然的一片慈母之心。

    陆长生转头对着朝阳郡主道:“朝阳,你和司空摘星都去,保护大家。万一有了什么遗漏的危险和魔气,你们出手解决。”

    朝阳脸色一紧,有些发白。

    “不,我不要,我要留在这里,和你共同进退!”

    虽然相信他,但是修罗之臂魔气感染力太强。

    防不胜防啊。

    要是陆长生有了个万一……

    她就是死,都是要留在他的身边。

    陆长生面色一冷,侧脸精致绝伦,宛若冰玉雕刻。

    “进去!”

    朝阳郡主一言不发,对着修罗之臂不要命的放着大招。

    陆长生深吸一口气,缓和了语气。

    “听我的。”

    朝阳郡主眼眶一红,到底是和司空摘星,退往左广场。

    防护罩在两人进来之后,立即升起。

    就像是一层淡淡的蓝色玻璃罩,水纹波澜。

    陆长生转而对着苏红衣,说道:“只剩下我们了。”

    苏红衣淡淡的嗯了一声。

    倒是万事不忧的样子。

    “你说……怎么做?”

    陆长生看着修罗之臂,冷冷一笑,唇边的弧度像是薄利的风刃。

    “当然是……让它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苏红衣遮天伞一扬。

    这话,倒是深得他心。

    宁清秋眼眸一亮,精神一震。

    来了,最后的决定性的时刻!

    碧鳞倒是半点儿没有放松对她的控制,眼神不断地在周围的那些修士身上流连。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