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逃跑的那个人,接近陆家
    七夜话语平淡,但是却带着全然的杀伐之气。

    听着,就是让人背脊生寒。

    他没有开玩笑。

    说得,再认真不过。

    明远却是半点儿不放在心上。

    他微微一笑,君子如玉,朗月清风。

    “我对她,没有半点儿坏心,这一点,你放心。”

    说来,他和她认识,还是在他之前呢。

    只是没想到——

    竟然有一天,这个萍水相逢的人,初始的时候,两边还是暗含着警惕,剑拔弩张,这个时候对着宁清秋全是全然的一片维护之心。

    世事奇妙,倒是真的让人难以预料。

    七夜不置可否,哼了一声。

    便是沉默下去,不说话了。

    明远又不是宁清秋,他跟他,实在是没有太多的话好说。

    碧鳞已经是注意到了陆家那边。

    其他的散修或者是门派世家的修士不管,但是这个时候都是以陆家的修士打头。

    他带着宁清秋慢慢的,挪移过去。

    动静很小,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种时候,自然是离得陆家的修士越近,越是容易安全。

    毕竟这里是陆家的大本营。

    若是有了什么逃生的机会……

    跟着他们的,自然是要第一时间抓住机会的。

    所有,有些心眼活泛的修士,也是打着这样的主意。

    所以碧鳞带着宁清秋过去,还真的是不算突兀。

    宁清秋心念一动。

    碧鳞可不是荆轲,带着刺客的想法,想要去猎杀陆家的高层。

    那么就是只有一个目的了。

    他要的东西,就是在陆家的人身上。

    宁清秋想了想,必定是当初这些妖族被困在镇妖楼的时候,被人拿走的。

    那么——

    猜测就很简单了。

    妖族的至宝。

    不论是法器或者是什么信物,必定是碧鳞冒着风险回来的必须要拿到手的东西。

    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若是——

    丫丫需要的三种神药之一就好了。

    如今,轮转花已经是差不多要成熟了。

    她既然是收回了自己的记忆,那么自然是对于前尘往事都是想了起来。

    之前她最在意的事,就是帮着丫丫重塑身体。

    这一点儿,她至今也是不会放松。

    如今,倒是增加了一件事。

    关于平安。

    他的妹妹,她终究是要回去看上一看。

    然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也是要倾尽全力的帮上一帮,将她的生活安排好。

    听七夜说了,他和明远出来找她的时候,林惊风和花英答应了,必定是会办好这件事。

    他们虽然是不能跟着来找她,却也愿意尽力为她解除一些后顾之忧。

    得友如此,夫复何求?

    宁清秋心中也还是感叹。

    她离开了青云宗,几乎是没有接受过宗门的半点儿教育和好处。

    就是被郑芸坑害。

    虽然是因祸得福,但是也不意味这样她就会原谅郑芸对她做的那些事。

    自己看不住未婚夫,就是把疑心和嫉妒心全部都是发泄在她这个无辜者身上。

    虽然是不知道原主到底是和边凛有没有什么情意,但是她宁清秋自从穿过来之后,就是对这位小侯爷没有半点儿非分之想。

    而且——

    两个人也确实是没有什么交集。

    郑芸这飞醋,实在是无厘头。

    宁清秋可不会吃这个闷亏。

    此仇不报,非君子。

    她虽然不是君子吧,但是还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的直性子。

    欠的债,总是要还的。

    就是不知道……

    到时候她回去,郑芸还记不记得她这么个人?

    两个人连一次照面都是没有打过。

    却是生死仇敌。

    当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不过,没关系。

    她记不住,宁清秋也会让自己的实际行动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的。

    这一次失忆,到底是没有太多的影响。

    唯一最让宁清秋意外的是——

    宁心莲不见了。

    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这实在是让人心中不安。

    宁清秋回忆了一下,自己确实是把人关在了储物空间里面。

    照理说,宁心莲绝对是跑不了的。

    但是,这么个大活人,就是不见了。

    问丫丫,结果她也是不知道。

    这件事,就是真的奇怪了。

    她已经是把自己的储物戒指来来回回的翻了好几遍,什么都没有看见。

    她失忆后,都是跟着陆长生,而且自己也是有记忆的,自然是不可能让一个人逃走。

    而且,那个时候,她根本就是没有办法开启储物戒指。

    但是陆长生何等修为?

    那个时候宁心莲要是跑了,他会察觉不到?

    但是陆长生从来没有提及。

    看来,之后修罗之臂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她要去陆长生那里旁敲侧击一下。

    宁心莲虽然不是什么心腹大患,但是她心怀恶意,对着她三番两次的下手,两个人早就已经是不死不休。

    所以——

    定然是要搞清楚的。

    难不成,就是在她昏迷在落崖山底下的时候跑的?

    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为什么她不知道宁心里莲的消失。

    因为只有那个时候,是她全然没有半分意识的时候。

    但是……

    还有一点让人想不通。

    要是宁心莲是趁着她没有半点儿意识的时候跑的……看到宁清秋没有反抗之力的样子,她为什么,没有痛下杀手?

    这一点儿,着实是让热百思不得其解。

    该不会——

    是想看着她没有半点儿修为的样子,可乐吧?

    宁清秋倒是不知道,她这个想法倒是有一半真相了。

    至于说宁心莲跑了的事,那也是有着缘由的。

    不过,她们很快就要碰面。

    那都是后话了。

    这个时候,宁清秋一边琢磨,一边被碧鳞生拉硬拽的来到了左广场的中心,陆家高层的聚集地带。

    一路上不少的修士都是被碧鳞硬生生的推开的。

    不过嘛,他修为挺高。

    金丹后期,气势浑厚,看人的眼中带着全然的凶光。

    一看就是非常的不好惹。

    实力不如他的,自然是捏着鼻子认了,退让。

    实力高的,自然也不会在这个外围。

    而且——

    碧鳞也不是傻的,怎么会和人家金丹元婴硬抗?

    他隐藏自己还是来不及呢!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几乎是要震破耳膜。

    所有的修士,都是看了过去。

    宁清秋也不例外。

    那里,已经是肉眼难以辨认景象。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