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戮神柱,冰清生肌液
    陆长生淡淡的看了一眼碧鳞。

    心里已经是有了点思量。

    七夜不是无的放矢的人,而且,这个躺着的人看起来确实是有点古怪。

    苏红衣和司空摘星已经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个人……这不就是那个妖族嘛!

    虽然是气息完全的就像是个人类。

    但是,他们是撞见了碧鳞带着宁清秋跳下黑洞的场景的。

    自然是把人认了出来。

    五官未变啊。

    他们又不是睁眼瞎!

    苏红衣噗嗤一下就是笑了出来。

    宁清秋看了一下,四个字可以形容。

    花枝招展啊。

    然后她就是想起了碧鳞之前的误会……

    然后,她没忍住,也笑了起来。

    苏红衣整天没个正形儿,自然是没有人在意他笑什么。

    就当做是间歇性的抽风了呗。

    宁清秋自然是不一样。

    这一堆人中间,她向来是极为的显眼。

    焦点人物。

    宁清秋自个儿都是搞不明白。

    这种不明白里面还带着点心虚。

    陆长生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自然还是要过问一下的。

    以七夜的骄傲,他又不是闲的没事儿,才要对一个金丹修士这么折辱。

    若是有人惹到了他,不过就是一刀斩了。

    有的甚至是刀都不用。

    何必这么——

    大费周章?

    宁清秋眼神略微的有些复杂。

    “……这是镇妖楼里面唯一剩下的一个妖族。”

    光是一句话,陆长生已经是瞬间就想通了来龙去脉。

    “就是这个妖族,劫持了你?或者说,你和七夜设了局,将计就计的让这个妖族带着你出来的?只是……他用的什么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人族修士?”

    他句句都是问句。

    其实前面两句用的却是陈述的语调。

    已然是推断出来,用不着她的回答。

    就是奇怪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作祟,这个妖族竟然能够骗过他的眼睛?

    要知道,陆长生的修为,在年轻一辈不说,在整个九州大陆,只要是化神真君不出,那已经是可以称得上一句登峰造极。

    竟然连这样的人物,都是瞒过了他的眼睛。

    这就是有些恐怖了。

    苏红衣和朝阳郡主等人,也是反应过来。

    这下看着碧鳞的眼神,就是各有意味了。

    这东西若是一件法器还好,若是功法……

    事情就大条了。

    想一想,若是这个功法得以推广,那么妖族个个都是伪装成了人族在各处捣乱,阴谋诡计齐齐上阵的话——

    那么人族必然是会短时间内就是大起内战。

    比如说,以这个门派的样子,去屠杀另外一个门派。

    杀掉一个世家的最出色的继承人栽赃嫁祸给另一个世家……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但是,带来的危害,那就是恐怖了。

    陆长生这一说,显然是说到了点子上。

    宁清秋也是听出了不对。

    她沉眉说道:“是一门叫做小无相功的功法,他不只是可以模拟人族,之前出来也是靠着碧鳞模拟了修罗的气息,然后欺骗了修罗之臂,引用了里面的魔气,一举打破空间壁垒,我们就是这么出来的。”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不过这里都是有见识的人,听着这么骇人听闻的事儿,都是个个按捺住了。

    这个时候多亏明远第一时间就是设下了隔离阵法。

    不然的话,这样的消息传出去,那就是轩然大波。

    隐瞒吧,若是这小无相功在妖族普及,那么就是说不得已经是阴谋开始。

    要是直说……

    那就是恐慌沸腾了。

    人人都是没有办法信任,随时都在害怕自己身边的朋友、师兄弟、道侣、长辈亲人……

    他们随时可能撕开表皮,露出妖族狰狞的面孔,然后对着自己痛下杀手。

    这样的伪装,简直是防不胜防。

    到时候,反而是给了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可乘之机。

    那些想要动摇人族根基的种族,说不得都会跳出来。

    还有人族内部的那些贪婪短视之辈,只在乎自身的利益,说不得就会乘此机会,在中间搅乱风云。

    那个时候,乱象毕现。

    九州都是逃不过。

    这样的事,绝对不能够发生。

    陆长生对着七夜沉声道:“这里不是处理他的好地方,把他带到陆家去吧,我们要对他好好地审问一番。”

    宁清秋过去拉住了七夜的手臂。

    七夜本来就是无所谓的,看着陆长生说道:

    “他可以暂时的交给你,但是你该问的问完了之后,要把他交给我。”

    “没问题。”

    碧鳞就被带走了。

    其他的修士好奇得抓心挠肺的,都是半点儿内幕消息都是没有听到的。

    知道内情的,也就是他们几个。

    碧鳞不是不想挣扎。

    而是七夜出脚的第一脚,就是封印住了他的丹田气海。

    半点儿灵气都是使不出的。

    反而是他的小无相功,像是固化在了脸上身上。

    并没有戳破。

    显然,也是七夜有意为之。

    他的身份,确实是不适合太多的人知道。

    不然的话,麻烦就会接踵而至。

    他这个时候,就想着事情赶快解决。

    自然是不会自找麻烦。

    陆长生带着他们,来到了陆家的地牢。

    这里幽暗深邃,有着暗河。

    将碧鳞丢到了戮神柱上,重重锁链捆上。

    他的四肢大开,整个人几乎是半悬空。

    暗河有着无数的毒虫和凶猛的阴暗属性的河鱼。

    被它们轻轻咬上一口,就会痛彻骨髓。

    不是人可以忍受的。

    痛,却又死不了人。

    每隔一段时间,戮神柱顶端的莲花座就会倾倒。

    然后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冰清生肌液就会倾倒而下,千疮百孔的身体,顷刻便是可以恢复如初。

    然后,就是新一轮的折磨。

    这些设施,不过是确保人可以不死罢了。

    但是,却是生不如死。

    特别是戮神柱可不是浪得虚名。

    它主要是伤害人的精神识海。

    灵魂上的痛处比起**上的更是让人难以忍受。

    神魂会被戮神柱切割汲取,然后用这些庞大的精神力量,催生冰清生肌液。

    简直是一套循环。

    陆长生一概不喜欢这样的刑具。

    这一次,倒是被逼无奈了。

    事关重大,就只能是行非常之道。

    陆长生目光灼灼的看了一眼七夜:“解开禁锢吧。”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