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严刑拷打,奄奄一息
    陆长生不为所动。

    宁清秋他们也是个个面色如常。

    他们自己都是明白的,不是被碧鳞三言两语就是可以动摇心智。

    就事论事,也没有什么偏见。

    这修仙一途,本就是无尽的风险挫折。

    危险不只是来于外界,自身的内心,也是时时刻刻的被拷问着。

    宁清秋也知道,非常时期非常之事。

    搜魂之术,确实是有伤天和。

    但是……

    若是妖族势大,那么万千人族又该何去何从?

    人族比起妖族的总体实力,那简直是厉害了不知道多少。

    但是——

    人族太自私了。

    他们没有血脉的限制。

    所以不像是妖族一样,上对下有着绝对的管控力度。

    人族里面,有着许多的害群之马。

    即便是有着为人族肝脑涂地的人,也是抵不过这些小人一直捣乱。

    即便是最后胜利,那也不值得高兴。

    因为在这个过程里,不知道多少的修士会埋骨他乡。

    鲜血和白骨,才会累积胜利。

    与这样的惨象比起来,一个妖族的魂飞魄散就是不足为奇。

    也是众多人都可以选择的。

    杀一个人救万人或者是杀一万人救一个人,这个问题之所以难选择,不过是因为那一个人在选择者的心中分量不同。

    若是碧鳞的死可以让妖族继续蛰伏,没有什么大阴谋,让现在的平静继续维持,那么这个选择一点儿也不难做。

    陆长生说了要搜魂,就绝不是开玩笑。

    碧鳞一双碧绿眼瞳全是轻蔑。

    然后他说:“你们用不着这么如临大敌惊弓之鸟一般,若是小无相功当真是可以推广,难道还会现在才现世吗?”

    “这九州大地,早就已经是乱起来了。”

    “这门功法,本就是残缺不全,所以叫做小无相功,而且修炼的要求也是极为的严苛镇妖楼中万千妖族,也就只有我一个有着修炼的资质。”

    而且,凭借他这样的悟性,即便是疏忽了修为方面全力修炼参悟小无相功,都不过是堪堪修炼到第二层。

    要大成,还远得很。

    所以至今修为才不过金丹期。

    他的天姿,可是极为出众的。

    他父亲都说了,即便是在万妖城,他也不会泯然众人,而是一等一的天骄。

    但是没想到……

    出门就是遇到了一堆变态。

    就像是他面前站着的这一堆人,就是没有哪个比他差的。

    或者说,个个都是比他强。

    最多,也就是和朝阳郡主相差仿佛。

    至于说宁清秋……

    她凝练了剑意他也看到了,守护他模拟修罗的时候,若不是剑意破除万千邪魔,她也是支撑不了那么久的。

    如此年纪,不超过二十,便是已经筑基后期,有着修成金丹的迹象,比起他妖族来说,更是惊艳绝伦。

    碧鳞心里不是不灰心的。

    若是人族如此的厉害,年青一代甚至是越发强悍,他们妖族,真的是还有兴盛的一天吗?

    更别说人族千万年来作为这片大地和世界的主人,留下了多少的积累。

    而且,他们的数量……

    碧鳞已经是不愿深想下去。

    他一五一十的说出了小无相功的修炼弊端。

    那就是需要高绝的悟性,和无上天姿。

    也就是说,非妖族的天赋绝伦者,修不得。

    于是,陆长生他们放心了。

    陆长生有着测算之法。

    看得出来,碧鳞并没有撒谎。

    也不是碧鳞骨头软,就这么老老实实交代。

    实在是……

    若是他不说,逞英雄,陆长生可不会手软,搜魂之后,该知道对方依然会知道。

    在这个戮神柱上面,他的一切行动都是被限制的。

    即便是自杀都是不可能的。

    碧鳞也是想过要不就是这么自爆了,这么近的距离,总是能够拖一个走,至少也要让他们重伤。

    但是——

    他空有灵气,却是指挥不得。

    只能够让灵气被动的防御,护着他自个儿不死。

    所以,坦诚,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

    他要活着。

    既然死不了,那就一定要活着。

    陆长生对于他的配合还是很满意的。

    最讨厌的,就是那种非暴力不合作。

    眼前的这头妖族,看起来还是挺识时务的。

    陆长生点点头:“很好。”

    “那么现在告诉我,你既然是顺利的逃离了镇妖楼,那么……为什么不走,反而是要回来?”

    碧鳞道:“你们人族不是说了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吗?我有着小无相功的伪装,自然是混在人族中,神不知鬼不觉的,等到了你们放松警惕……”

    陆长生再次催动了戮神柱,碧鳞又是经历了一番折磨。

    这样的话,就是连宁清秋都是骗不过的,陆长生更是不会相信。

    不说实话,那就要吃苦头。

    他半点儿没手软。

    宁清秋有点看不下去。

    碧鳞这完全是自找苦吃。

    这硬气有什么好处?

    看得出来,他的求生**很强烈,那么这么硬扛着说一半留一半有什么用?

    非要让自己难受?

    她说道:“碧鳞,你还是老实的说吧,如今你已经是成为了阶下囚,惹怒我们对你没有好处,你不说我们也还是有办法知道,但是你已经是被困在这里,没有任何的办法出去。隐瞒,对你来说没有好处。”

    至少,他们等得,而碧鳞,会重新落入囚禁的境地。

    这一次,没有人可以救他。

    孤零零的一个。

    碧鳞恶狠狠的看着她,呲了呲牙。

    像是野兽盯着猎物。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我若是逃出去,第一个就要杀了你。”

    七夜面色极冷,直接给他加餐。

    打了一记生死符。

    碧鳞立马就是痛不欲生。

    眼眸大睁,青筋暴起,全身都是开始肌肉崩裂,经脉寸寸断裂。

    声音都是发不出来,声带已经是毁了。

    陆长生他们全部都是一脸黑线。

    七夜出手太快。

    没能阻止他。

    碧鳞已经是躺在柱子上,垂着头,奄奄一息。

    只有出气儿没有进气儿了。

    胸膛几乎是看不到起伏。

    像是块破布一样,哪里还有着耀武扬威的高傲模样?

    陆长生叹了口气:“看这情况,他也是不会说的,在这里关上两天磨磨他的性子再来问吧,我们出去吧。”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