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纸上谈兵的知心哥哥——明远
    宁清秋被陆长生这么甩了一个冷脸,还是有点回应不过来的样子。

    明远倒是走到了她的身边,轻声劝慰。

    “别担心了。这是陆长生和朝阳郡主的事儿,陆长生这么快刀斩乱麻也好,不然的话,朝阳郡主要是不依不饶的纠缠,自己也会过得很苦,还不如这样,痛彻心扉之后,说不得就是大彻大悟了。”

    虽然可能性不大。

    以陆长生的性子,这么多年下来,对于朝阳郡主的纠缠,定然是烦不胜烦。

    冷眼相对,应该是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即便是冷言冷语,他也不认为朝阳郡主会被伤透心。

    至少,她应该是不会放弃的。

    陆长生要是喜欢她还好,可是要是不喜欢……

    遇上这样的人,无疑是一种折磨。

    “而且,你也站在陆长生的角度想一想,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一直这么苦苦纠缠,在很多的人眼里,都还是要把你们当成是一对,说到你就要说到她,说到她就是要扯上你……他不高兴,是正常的,却也不是故意的针对你。”

    宁清秋若有所思。

    说真的,明远这个人还真的是挺适合当什么知心哥哥之类的活计。

    要是在她们的那个时代,当个电台主播之类的话,不知多少痴女迷妹天天去咨询情感问题。

    可惜了。

    生不逢时啊。

    明远被她的眼神看得有些背脊发凉。

    他哪里说错了?

    “明远,你对男女感情之事说得头头是道,莫非……很有经验?”

    宁清秋打趣道。

    她其实也不是不知道,陆长生的做法是对的。

    要是不喜欢,把朝阳郡主吊着,或者是当个纯粹的炉鼎使唤,想必以朝阳郡主对于陆长生的痴心,也是半点儿不会反抗的。

    说不定,还会欣喜若狂。

    这样的行为,才是真正的渣男啊。

    陆长生这样,倒是可以说一声光风霁月了。

    磊落坦荡,半点儿不晦暗。

    倒是她着相了。

    其实也就是看着朝阳郡主平时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哭得那么凄惨,看着挺可怜,就是想陆长生能够稍微婉转一点。

    但是吧——

    转念想想,陆长生都是这么不给面子都摆脱不了朝阳郡主的纠缠……若是态度软一点,说不得朝阳郡主就是死不放手了。

    想想也还是挺可怕的。

    而且……

    宁清秋还记着朝阳郡主最后的那个眼神。

    看得她毛毛的。

    她知道,人一直是把她当做了假想敌。

    这情况还是在七夜出现之后好上一点。

    大概是因为她名花有主,所以朝阳郡主觉着自己不会跟她抢男人,所以放心了点。

    但是现在——

    这怎么又是把这账算在了她的头上?

    宁清秋觉着自己好无辜啊。

    这么一想,越发的觉着自己心思不纯。

    竟然要陆长生去出卖色相,安抚朝阳郡主,最好能解释清楚,他们就是最纯洁的救命恩人和被救的关系,哪里有什么儿女情长?

    不要误会了啊亲。

    被明远这么一说,想着相比起来,还是陆长生更重要,朝阳郡主和她向来不对付,也就是个认识的状态,朋友都是说不上。

    她就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还是管好自己的事儿就行了。

    明远被她这么一说,脸倒是微微泛红。

    轻轻咳了一声:“你说到哪儿去了,就是……纸上谈兵而已。”

    他有点赧然。

    宁清秋便是笑笑。

    苏红衣倒是说了一句:“即便是纸上谈兵,也算是胸有乾坤,说得还是很让人信服的,说白了,牛不喝水强按头,这事儿没道理,强扭的瓜也是不甜的,陆长生这样的人,哪里是会违背自己的心意按照别人的看法做事儿?”

    “我们,还是安安静静的看戏,旁的,别多说,别多管。”

    他说着便是朝着另外一边,给他安排的厢房走去。

    临走的时候,深深地看了一眼他们才出来的牢房的方向。

    那个妖族……

    可不能这么轻易的死了啊。

    只是——

    要怎么才能够从七夜手里把人留下呢。

    这是个问题。

    回去好好合计合计。

    问题的关键点和突破口,在于——

    他看了眼宁清秋,眼尾晕染上一点嫣红,艳丽而危险。

    宁清秋蹙了蹙眉心,直觉苏红衣打着什么鬼主意。

    但是他什么也没说,悠哉洋哉的走了。

    写意风流。

    一身红衣,穿起来都是比起朝阳郡主这么一个美艳佳人更加的勾人心弦。

    话说,这人怎么看都是个风流人物,哪里像是传说中那个杀人无算,冷酷血腥的杀人机器?

    宁清秋摇了摇头,不再深想。

    司空摘星这个时候倒是想起了陆长生事先还允诺过他的三样宝物,这个时候连忙屁颠屁颠的快步追了上去。

    “长生啊,你等等我啊,话说,我们要是有空的话,你这个时候带着我去宝库里面选东西啊,我这个人动作很慢的,大概是要选很久啊……”

    他一边喊着,一边跑得没了影儿。

    然后便是只剩下宁清秋还有明远和七夜三个人。

    也就是最开始的寻宝三人组。

    明远说道:“这会儿也是赶紧的回去休息吧,这镇妖楼这事儿折腾下来,定然是不好受的。”

    宁清秋还被碧鳞劫持了啊。

    他对于她以身犯险还是不满的。

    只是明远到底是没有表现出来。

    就连七夜也是拗不过她的不是吗?

    不然也是不会答应她被个妖族劫持带出。

    他们这也是有点杯弓蛇影了。

    是被宁清秋之前的那次失踪吓魔怔了。

    这个时候,她恢复记忆了,自然是明白他的那点顾虑和心态。

    她微微笑着,简直是比璀璨的阳光还要夺目,还要明丽。

    “明远,我都忘了说了,我恢复记忆了。”

    明远点头:“哦,你恢复记忆了,那是好事儿,赶快的去休息……你说什么?你恢复记忆了!”

    他还在慢悠悠的接口,突然就是瞪大了眼眸。

    看起来倒是没有了平日的淡定自若和温文尔雅。

    最后几乎是有点破音。

    可见震惊。

    “真的?”

    他不太敢相信。

    这期望的事儿突然变成现实,梦幻成真,还是有点不敢置信的。

    宁清秋点头:“当然是真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