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我拿起剑,就从没有想过要放下
    明远觉着,眼前像是绽开了极其美丽的烟火。

    绚烂无比,五光十色。

    心花怒放。

    原来,不只是个形容词,它还是个动词。

    他的心上,真的是开了一朵花。

    高兴得不得了。

    简直是想要把宁清秋抱起来,旋转个几十圈再说。

    当然,有七夜在一边虎视眈眈的看着,他自然是不敢动手的。

    倒不是怕了他,主要是……

    抱着人家的准道侣,自然是要心虚的。

    所以,也就只能是想想。

    千言万语,万千思绪,全部都是在不言中。

    明远其实一直是很愧疚的。

    他弄丢了宁清秋。

    即便是她不怪他,自己心里也是总是有着一个结。

    特别是找到了她之后。

    即便是心头的大石落下,到底是因为她的失忆还有受伤,内心煎熬。

    陆长生说了,在落崖山地捡到……不要误会,这就是他本人的原话。

    ——捡到宁清秋的时候,身受重伤,浑身筋脉具断,丹田气海,空无灵气,已经是个和凡人无异的废人。

    亏她遇到的是陆长生。

    这位九州大地,敢说自己医道第二就没有人敢说第一的杀人名医。

    也多亏平安用了燃烧神魂生命的禁忌之法保护了她。

    不然的话,没等到陆长生到呢,她就已经是摔成了一堆枯骨烂肉。

    而且,若是没有平安用命换来的血祭保护罩,也就是没有满足陆长生的那点子古怪的规矩,那个时候,陆长生还不知道宁清秋是哪根葱呢,自然是不会破了自己的规矩去救她的。

    那么,宁清秋也危险了。

    总而言之,一堆的巧合,让她得以重拾第二次生命。

    也就是说,他几乎是害得她死掉一次。

    明远心里,简直是油煎火熬。

    即便是宁清秋在他们面前,已然是活蹦乱跳,甚至是修为提高凝练剑意,都没有给他们带来多少安慰。

    因为……

    她失去了记忆。

    也就是说,她的神魂受损。

    灵魂的伤,向来是难以治愈。

    明远和七夜虽然没说,但是心里时时刻刻都是记挂着这件事。

    忘了他们,不是最要紧的。

    最要紧的,是对她的身体有什么影响,有多大的影响。

    但是两个人都是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因为有着陆长生在。

    这位大神医没说话,都在苦苦思索帮助她修补神魂弥补记忆的事儿,他们自然是不会轻举妄动。

    这个方面,陆长生可是权威。

    所以即便是七夜的心高气傲,也是陪着宁清秋呆在陆家。

    不然的话,说不得第一时间就是带着人走了。

    那里会这么迁就?

    早就满天下去找修补神魂的灵药。

    这药也不是乱用的。

    不然的话,表面上看修补好了,说不得还是有所精进。

    实际上呢?

    隐患还在,只是他们不知道。

    所以七夜和明远都是不敢做出任何的改变。

    全部都听陆长生的。

    如今,宁清秋竟然还是自己恢复了记忆,这不是意外之喜是什么?

    她详细的赘述了一遍,关于如何的恢复记忆的过程。

    明远听着,时喜时忧。

    听着七夜故意的毁坏了传送玉符,让宁清秋面对着金丹期的妖族几次险象环生,竟然还领悟了两式无上剑招。

    眼神变得很是古怪。

    他看了七夜一眼。

    还是那张光华烨烨的面容,完美绝伦,每一条弧度都是上天呕心沥血的杰作。

    就是——

    没什么表情。

    别说,七夜竟然还真的是狠得下这个心啊。

    明远有些感叹。

    看着七夜的样子,像是把宁清秋捧在手心,半点儿不愿意她受委屈,还以为……

    这样也好。

    这样的话,宁清秋才能够真正的成长起来,独当一方不再是梦想。

    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在这个残酷的云荒世界,九州大陆立足。

    只有七夜自己知道,看着她受伤,心里多痛。

    可还是要忍着。

    就因为她战斗的时候,眼睛里那永不服输的光芒。

    简直是火一样的燃烧。

    美丽的,生动的,鲜活的。

    所以,他不忍心扼杀。

    若是折断了她的羽翼,宁清秋便是再也无法快乐。

    她不会原因活在金丝鸟笼里面的。

    “无回剑?无生剑?”明远喃喃念叨,看着宁清秋不用灵气,直接并指成剑的给他比划了一下,便是看出了这两式剑招的不凡之处。

    “倒是很不一般,成长性的剑招,很有发展的空间,至少是到了你元婴期,都是不愁剑招了,当然,光是两招还是不够,还需要继续体悟。”

    “说不得,你还可以开山立派,走出一条不一样的剑道来。”

    宁清秋脸颊满上红晕,这是激动地。

    “七夜也是这么说的,不过……我自己还觉得很粗糙,真的有你们说的那么厉害吗?”

    七夜抱着双臂靠在兰亭的柱子上。

    微微扬了扬眉。

    说不出的傲岸。

    “我从不撒谎。”

    明远却是鼓励道:“不要妄自菲薄,真的是很不错。”

    “你这个年纪这个修为,自创剑招,能人所不能,倒是让我都是自叹弗如啊。清秋,你真的,非常的棒,走剑道一途,成为剑修,真的是再合适不过。”

    七夜不会长篇大论,只是给她盖棺定论。

    “你适合练剑,继续走下去吧。就像是我当初拿起我的刀,从此以后,再没有放下过。”

    他眼眸中,带着对往事的怀念。

    那个时候年少轻狂,说是要学习一种武器,他一眼,就是看中了刀。

    没有理由。

    喜欢。

    就像是对宁清秋,看上了,绝对不会放。

    没有什么可以阻挠他得到。

    千方百计,百折不回。

    他只会做一次选择。

    宁清秋眸光一震,大力的点了点头。

    她微微仰着下巴,看他的时候,眸光璀璨若星辰。

    “我拿起剑的时候,也没想过要放下它。”

    算是回应。

    七夜笑了。

    明远眸光温柔。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时光也仿若在此刻停驻。

    蓦然凝结。

    这个时刻,无一处不美好。

    宁清秋突然想起了曾经在出发前往青云宗的前一晚,她和宁妍,在她的小院子的屋顶上,喝着梨花酒,赏着星光月华,立下了那么美丽纯粹的誓言。

    她——

    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