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路遇“歹人”,暴跳如雷
    宁清秋愁眉苦脸的往回走。

    七夜的冷漠人设呢?

    都崩溃了吗……

    他如今这么婆婆妈妈温柔似水的模样真的是让她几乎是难以忍受啊。

    但是也知道人家是为了她好,又说不出什么来。

    还真的是遭罪啊。

    她有点唉声叹气。

    但是心里最深处,又有着那么一点微妙的情绪升起。

    就像是新奇,就像是甜蜜,还有点……难为情。

    前面都说了,宁姑娘是个再纯洁不过少女啊少女!

    少女情怀总是诗啊。

    柔软纤细,多变而敏感。

    但是宁清秋到底是心志坚定。

    作为一个剑修,斩断那些杂七杂八的混乱心思可是一把好手。

    想不通就暂时不想了。

    正是走在九玄回廊上面,迎面遇到的所有的修士都是忙忙碌碌。

    陆家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后续处理也是一大堆的麻烦。

    虽然说禁地镇妖楼这一次是真的毁了,算是大受打击,但是吧,有着陆长生施展高绝术法,以一己之力封印了修罗之臂……

    光是这样的消息,已经是可以让幽州以及更远之处的修士侧目了。

    想必之后,陆家城会再次迎来修士来临的高峰时期。

    南来北往的修士,都会慕名而来。

    求医问药的、访问陆家的、还有那些想要看一看修罗之臂战场的……

    关键是城内的这些已经是经历过这一劫的修士们,有的要出城,有的要和陆家扯扯皮,反正陆家的修士都是忙得脚不沾地。

    关键是这一次还是死了不少的修士。

    但是这个数字比起最开始预料的,已经是小得没什么要紧了。

    总的来说,陆家虽然是毁了一个镇妖楼,但是名声威势却是半点儿没有坠落。

    足以自傲了。

    不过……

    这都是陆长生换来的。

    即便是受了伤,也是强忍着,大概也是有着这方面的原因吧。

    因为在宁清秋的印象里面,陆长生不是一个爱面子到了这样的地步的人。

    他既然是强忍着伤势,那么必定是有着不得不这么做的原因。

    那就只可能是为了陆家了。

    还真的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

    说来,他也不像是传闻中和表现出来的那样,对陆家无所谓吧?

    只是,家族荣誉对于这样的修仙世家出来的修士,那就是一辈子去不掉的,甜蜜的负担。

    是枷锁,也是无尽的动力。

    宁清秋摇摇头,不再想那些复杂的思绪。

    对着所有的迎面而来的修士,他们对她恭敬行礼,宁清秋一一还以笑容。

    走到一个拐弯处,突然斜刺里伸出一只手,一把将她拖了过去。

    长长的走廊上,风轻轻吹过,再无一人踪影。

    消失得无声无息。

    宁清秋心中大骇。

    什么人?

    竟然敢在陆家的地盘如此直接掳人?

    宁清秋心里那个哀叹啊,早知道是这样,当时就该多听听七夜的碎碎念的。

    他要陪着她走,就让他陪着呗,又不会掉块肉……

    可惜啊可惜,这个时候后悔已经是晚了。

    她所有的灵气,都在被拖走的那一瞬间被封印。

    丹田内,只有一样的东西是自由的。

    那就是明净琉璃火。

    但是宁清秋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是使用它。

    因为来者修为极高,她竟然毫无反手之力。

    她已经是有了点猜测。

    若不是金丹期的那种修炼到了极致的大高手,就是一位元婴大能。

    所以她才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被人攥在了手心。

    明净琉璃火算得上是她的底牌了,但是吧,这天地异火虽然厉害,但是她的这个明显还是成长期,要是说毁天灭地,那还真的是差得远的。

    而且,明净琉璃火也不是走这个路线的。

    除非是七夜的幽冥冷火还差不多。

    所以明净琉璃火可以用,但是用出来没有什么意义,大概是伤不到对方的,还暴露了自己。

    说不得人家更是见财起意,这一下更是不会放过她。

    这个时候,宁清秋只能够是按兵不动,静待时机。

    若是有了机会,那时候用异火说不定能够跑掉。

    只是……这个人要带她去那里?

    还有,希望七夜或者是其他的任何一个人赶快的发现她不见了啊。

    她不挑的。

    还有一点就是……

    她之前记得好像是这次跟着陆长生回来遇见七夜的时候,他的地狱火好像是——纯黑色?

    但是幽冥冷火不是白色的吗?

    这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还能给异火染色的……

    这个疑问被宁清秋埋在了心底。

    也不要怪宁清秋这个时候还在想东想西,其实她自己也是心里万般挣扎,要知道,如今的陆家,说是铜墙铁壁也是不为过的。

    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混进来的?

    还有,府内来了陌生的气息,怎么七夜、陆长生他们竟然是半点儿没有察觉?

    因为碧鳞的事儿,她第一时间就是怀疑上了妖族。

    宁清秋发现自己虽然是丹田灵气被封,但是身体却是半点儿禁锢都没有。

    那个人是在她的背后,手抓住她的两只手,扣在她的胸前,她的后背,抵在了一个冰凉的胸膛上。

    是男人。

    从高度感觉,应该是一个很高的男人。

    她微微侧头,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然的话,就是死了都是死不瞑目的冤枉。

    若是连自己栽在了谁的手里都是不清楚点的话,那就是太委屈了。

    她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了抓她的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但是让人心里发凉的事,对方压根就没有想过在她的面前掩藏自己的脸,那么……是不是对她抱了什么必杀之心?

    只不过……这人的气息怎么有点熟悉……

    然后,弧度优美的下颌,和颜色浅淡的水红色的唇,落进了她的眼底。

    那人微微低头,轻轻一笑,却像是百花盛开。

    宁清秋没动静了。

    她的脸色黑如泼墨。

    简直是太阳穴突突的跳,恨不得立即拔出炼心剑把人捅个对穿。

    她咬牙切齿的低吼:“该死的,苏红衣,你是不是有病啊。”

    这么大个人了,还像是蛇精病似的,玩什么抓人游戏啊。

    苏红衣讶异的看了她一眼,像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暴跳如雷。

    他伸出一根玉白的的修长手指抵在唇上:“嘘,小声点,我带你去看一场好戏。”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