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背叛天南王府,只为他
    朝阳郡主将头抬起。

    背脊挺直,就像是下一秒就要被折断。

    她突然说道:“伯父伯母,我们天南王府每一代皆有元婴大能出世,个个都是能够上风云榜的绝世高手,这一点,想必你们也是清楚地对吧?”

    她冷不丁提起这件事,大家都是有点愣神。

    但是——

    在场的人,不论是里面的陆父陆母还是外面偷听的苏红衣和宁清秋,都不是蠢人,相反,他们都是举一反三的聪明人物。

    这一听,就明白朝阳郡主话里有话。

    说来,这件事在幽州都是广为人知。

    主要是天南王府血脉太奇特了。

    每一代,都是有着绝世高手。

    要说风云榜乃是九州最强的元婴修士的征伐之地,竞争说是惨烈也不为过。

    九州大地,多少元婴修士?

    本来修炼到元婴那都是个个可以称之为一句不世之才,都是一路辉煌的走上来的,每一个元婴修士的人生经历那都是一部传奇的传记。

    而在这些人里面选出那么一百零八个顶尖高手出来,可想而知,这里面的含金量多么的恐怖。

    这一代尤其骇人。

    主要是前十的元婴修士,个个都是年轻得要命,堪称是大争之世。

    以往的元婴修士,没有这么偏低龄化。

    每一个都是一步一步的走上来的。

    众多修士都是心中有数。

    几大圣地的修士占了极高的比例,然后就是九州大地上最出名的几个宗门和世家瓜分,其余剩下的就是属于散修。

    这就是以往的分配。

    不像是如今,前面的那些修士,除了少数几个像是陆长生这样的清楚来历的,其他的都是可以归类为散修,因为大家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师承又是哪里。

    比如说苏红衣。

    还有七夜这样的,别人都不知道这是哪根葱,结果陆长生都不是他的对手。

    当然,宁清秋现在是心知肚明,七夜的来历相当的骇人啊。

    日月神宗、悬空山……

    啧啧,光是提起这两个名字,都是吓死人好不好。

    话说回来。

    天南王府倒是一个很特别的例子。

    不论是其他的人怎么变,但是天南王府倒是很奇特外加稳定的,在这个风云榜上面拥有着一席之地。

    至于说乾坤榜,那还是上不去的。

    他们没有出现过化神真君。

    天南王府每一代都是有人位于风云榜上,虽然说排名极其靠后,几乎是不引人注意,但是……

    终究是有的啊。

    这一点,也不知道多少的修士都是津津乐道。

    众人挖空了心思想要探寻天南王府是不是有什么隐秘。

    但是天机阁也是专门研究了的。

    然后便是盖棺定论。

    天南王府的血脉,极为特殊。

    每一代总是有那么一个传承到了的嫡系,可以稳稳当当的修炼成元婴。

    于是,众人只能是偃旗息鼓。

    可是啊——

    倒是掀起了一股嫁到天南王府的热潮。

    自己要是生个孩子出来继承他们的血脉,或者是娶了他家的女儿,说不定这种血脉也会传承到自己的后辈身上……

    抱有这样的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但是后来大家渐渐发现,都是无用功。

    血脉,只会传承嫡系。

    而陆家父母,也还是因为这一点,对于朝阳郡主更是另眼相看。

    陆父不动声色:“你们天南王府的血脉出众特异,这个九州大陆的修士有目共睹,不过朝阳,你提起这个是有什么原因吗?”

    他目光灼热,里面全部都是精光。

    莫非,天南王府真的是有着什么外人不知道的隐秘或者是秘法?

    要是陆家得到了……

    陆父光是想想,便是已经心神摇曳。

    朝阳郡主贝齿咬着红唇,像是下了狠心。

    “若是伯父伯母同意为我劝说长生一二,我就将天南王府绵延百代的秘密,悉数告知。”

    宁清秋心里几乎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听到这里,已经是不适合再听下去了。

    而且,她的心情还是格外的复杂。

    她佩服朝阳郡主对于自己的爱情勇往直前仿佛什么都不能阻挡的的勇气,但是……

    家族延绵百代,这样的巨大的堪称是核心根基的隐秘,就是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和盘托出,真的……值得吗?

    朝阳郡主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悔不当初?

    陆长生听到她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又真的会高兴吗?

    她斜眼看着苏红衣,面上是一片茫然。

    眼里流露出的,是让他带着她离开的意思。

    苏红衣却是摇了摇头。

    听一半,那可不是他的风格。

    而且,对于天南王府的事儿,他也挺好奇的。

    虽然说自己修炼就足够甩出这些人不知道多远,但是对于这一家的特别他倒是很想知道。

    陆母手微微一颤,想要开口阻止她。

    陆父却是牢牢地,攥住了她的手。

    他们知道,这就是空手套白狼。

    陆母不忍心。

    但是陆父……向来是个枭雄人物。

    而且,他这一生,最骄傲的,就是自己有了陆长生这么一个儿子。

    第二重要的,就是把家族发展得更加的繁荣昌盛。

    年轻的时候,他和这一代的天南王乃是至交好友,堪称是生死之交。

    两个人天资出众,修炼速度也是不相上下,甚至是陆父还要更出众一些,但是到了后期,两个人虽然是都修炼成了元婴大能,但是他也不过是比起旁人来说,要厉害许多,可是远远搭不上风云榜的末尾车。

    天南王却是上了榜。

    陆父心里着实不是滋味。

    就因为天南王府的血脉吗?所以无论是他怎么努力,也是比不上天南王享受祖宗基业遗赠?

    这让他情何以堪?

    后来有了陆长生,他才算是真正的扬眉吐气。

    有了这样的一个儿子,陆家的辉煌,已经是不需要担心了。

    而且,朝阳郡主作为天南王唯一的女儿,也是痴恋自家的儿子,内心那种微妙的情绪,也就只有陆父自己明白。

    如今——

    竟然有机会听到那么重大的隐秘。

    这一刻,他的心跳,格外的快。

    若是得到了这样的秘密,陆家说不定可以更上一层楼。

    成为又一个天南王府……指日可待!

    所以他阻止了陆母。

    他轻声道:“朝阳,你说,我向你保证,若是这个秘密有着足够的分量,我会做主,让你成为我儿的道侣。”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