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下机缘,能者居之
    宁清秋和苏红衣走到了陆家的花园里面。

    这修士的花园,自然是和凡间的不同。

    虽然也是姹紫嫣红,但是这里面的都不是凡俗的花。

    要知道,即便是凡间的花草,经过了灵气的培育,那也是更加的绚烂美丽,甚至是反季节的开放。

    而这些天长日久的处在灵气的大环境里面的花草,只可能更加的美丽。

    而且陆家可不是普通的修仙世家。

    他们的底蕴,非常的深厚。

    九轮草,白骨花,仙鹤兰——

    要什么有什么。

    全部都是品种不凡的花草。

    一团挤着一团,一簇拥着一簇。

    美丽极了,几乎是可以夺人眼球的浓墨重彩的鲜艳的美丽。

    但是很可惜,宁清秋和苏红衣都是没有赏景的心情。

    两个人都是若有所思的模样。

    显然是还没有从刚才偷听的惊天动地的消息里面回过神来。

    就是苏红衣这样的心境,古井不波也是不为过,听到朝阳郡主口里说得那些话的时候,也差点一时不稳,泄露了自身的灵气。

    陆父陆母那里算得上是守卫森严了,即便是这样,陆父也在听到了朝阳郡主说的那些事儿的时候,赶紧的设下了阵法隔离。

    当然是本来就是被阵道大师设计好了,只要是注入灵气,便会立即反应的。

    不是人人都是明远那样阵法无双的高手。

    天才,终究只是少数。

    当然,这也和宁清秋的眼光过高也有莫大的关系。

    当年陆父一路修炼下来,那也是人人都是要说一句绝世天骄。

    当然,那个时候的夸赞比起陆长生他们这些人,就是都要羞愧得掩面逃走了。

    苏红衣干脆的拎着她走人了。

    不然的话,继续待下去,可能就要被发现了。

    而且,该听的就是听得差不多了。

    再怎么说,陆父和陆母也是元婴期的大高手,即便是苏红衣比起他们厉害许多吧,但是耐不住他自己手贱,把宁清秋这个拖油瓶带过去了。

    要是被发现了,他倒是不怕,可是多尴尬啊。

    还要不要面对陆长生了?

    花园里面有着一个秋千,还是朝阳郡主这个美丽可爱的小姑娘经常跑到陆家来玩,她爹拖都拖不走。

    那个时候,就是一眼,在陆长生还是个软糯白嫩的小包子的时候,朝阳小公举就是喜欢这个大哥哥,那个时候很纯粹,就是想要和他一起玩儿。

    赖在陆家就是不走了。

    天南王舍不得打骂,也就是只有由她去了。

    陆母生了个了不得的儿子,但是奈何儿子太冰山,是那种从小就冷的人,出场都是自带百米气场——

    于是就有些羡慕那些有着软糯糯的女儿的母亲。

    朝阳郡主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她的这点缺憾。

    于是小秋千也是做好了。

    只可惜——

    朝阳郡主向来不是喜欢这东西的那种女修,她从小拿着自己心爱的鞭子到处打着那些看着陆长生犯花痴的小姑娘。

    总而言之,这个花草编织的秋千,一直以来都是没有用武之地的。

    宁清秋这个时候倒是有点少女心犯了,关键是这个花园里面除了这个也没有可以坐的地方,她自然是只能够选择童心未泯的坐上去。

    主要是还有点回不了神,腿也有点软,所以要找一个地方坐下,好好思考一下。

    苏红衣嘴角抽了抽,倒是跟在她边上,直接一跃上了秋千挂着的树上,挑了一根和她最近的树枝。就是这么躺了下来。

    红衣衣摆在空中轻轻的晃,就像是迷幻的梦境。

    “你说,陆长生会同意吗?”

    宁清秋突然问道。

    苏红衣闭着眼,享受着阳光。

    不答反问,声音没有了一贯的装模作样,而是显得声线格外的华丽悠扬。

    “你说呢?”

    宁清秋叹了口气,这样的交易,对他来说,显而易见,是一种耻辱。

    他绝对不会同意的。

    “所以,他们绝对不会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宁清秋这么说。

    也算是摸透了陆父的行为方式。

    他们是打算生米煮成熟饭后,随便找个理由,把陆长生带进去那个小秘境就成了。

    到时候,事情开弓就是没有回头箭了。

    苏红衣冷笑道:“这些陆家的人倒是打得好算盘,却是压根不了解陆长生,说不得即便是被扔进了仙元液里面,他也是我自岿然不动。但是这样一说也不可能,不论是他们怎么说,我看陆长生都是不会同意的。”

    陆长生这个人,性格拗着,倒是不会轻易低头。

    “我们且看着吧,到时候万一是有了什么不得已,我们作为朋友还是要出手的。就是——苏红衣,你该不会心动了吧?”

    他们都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自然不是对朝阳郡主心动,而是为了她口中的仙元液仙元晶。

    苏红衣开始不过是兴致勃勃的带着她好玩偷听,没想一下子就听到个大秘密,这还真的是巧了。

    化神期——光是听到这个,就足够让人心动。

    苏红衣要是就这么打上门去,非要谋夺这玩意儿也不是不可能的,主要是诱惑太大。

    没有谁不想要的。

    “呵,我要是真的想要做点什么,你能做什么?”

    说不心动,那是假的。

    修仙一途,本就是争分夺秒,能够去更高处看风景,谁不想啊?

    这么一场机缘,若是得到了,可以节省多少的时间?

    称霸天下,那不是梦想。

    谁也没曾想过,天南王府还有这么大一个机密。

    第一代天南王定的规矩其实很明了了,他就是想要天南王府延绵百代,生生不息。

    这样才是长久之计,家族才可以千秋万代。

    你要是说为什么没有哪一代天南王起了贪心非要汲取所有的仙元液包括仙元晶——

    倒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修为天资所限,贪心不足的下场,就是被恐怖的仙元液给撑爆了。

    但是陆长生和苏红衣他们不一样,他们本就是天资绝伦,若是他们想要像是朝阳郡主那样提议的一口气吸收倒是可以的。

    宁清秋眸光清亮:“我确实是没有办法,但是总是有人可以阻止你的。”

    “天下机缘,能者居之,只要是有实力,有什么不行?天南王府护不住仙人洞府,没有我也是会有别人,你别告诉我,你是一个不抢别人机缘,只懂谦让的傻子。”

    他话里面讽刺意味十足。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