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陆长生罕见的沉默了一下。

    低语道:“他倒是关心你。”

    宁清秋不知道怎么回答,倒是只有讪讪的摸了摸鼻尖。

    视线都是不知道往哪里摆放。

    陆长生心里长长的叹息,然后说道:“你过来一点,我给你检查一下,也好安了大家的心。”

    宁清秋伸出手臂,露出一截手臂,真真的是肌如白雪,堪称是皓腕凝霜雪。

    陆长生轻轻的把手指搭了上去。

    倒是和古时候的那些诊脉的中医手段,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

    只是形似而神不似。

    不科学的修仙世界,自然不是什么中医疗法。

    他轻声道:“放松心神,全然不要抵抗我的灵气,我这就为你探查一下身体。”

    大概是他的声音太温柔,这一刻,宁清秋有了一种听到了催眠曲的感觉。

    神魂皆醉。

    心迷离。

    陆长生的灵气,宛若清凉的风,在她的丹田识海转了一圈,仔仔细细的探查之后,便是沿着经脉,回到了陆长生的身体里面。

    这样的探查手法,显然是具有极高的难度的。

    看着简单,做起来却是极难。

    不只是要医者对于人体结构一清二楚,还要患者的全然配合。

    不过,一般来说不是绝对的信任,没有哪个修士就敢这么全然没有防备的把自己的身体意识就这么袒露给别人。

    要是医者有了一点儿歪心,只要是把他的灵气往你的灵气上面撞上一撞,患者必定是体内成为异种真气的战场,必定是身受重伤。

    严重的,就是一个死字。

    但是对于陆长生,宁清秋是信任的。

    他不会害她。

    若是要害她,何必等到现在,在她还是一张白纸的时候,就有着千万种办法可以弄死她或者是控制她。

    其实真的是应该庆幸,若是当初遇到的不是陆长生,哪里还有她的今天?

    早就死了,或者是遇到了那些图谋不轨的修士,说不定还有什么样子的凄惨下场呢。

    光是想想,便是承受不起。

    要恢复记忆,遇到七夜他们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更关键的是,没有他的话,宁清秋这个时候多半还是个废人。

    剑意什么的,更是不用想了。

    陆长生收回了灵气,却是一时没有说话,就是这么看着眼前的这张欺霜赛雪的茭白脸蛋。

    很漂亮,清透精致。

    和朝阳郡主那样的比起来,又是全然不同的一种美。

    但是对于陆长生来说,从来都是红颜枯骨,医者眼中,没有什么男女老少,美丑之分。

    要说是看脸,大多数的女人都是比不上他自己的那张脸。

    所以对于美色二字,他从来都是没有意识的。

    陆长生年少的时候,还疑惑过一件事。

    修士初期的心魔,大多数来源于权势、仇恨、还有就是贪婪金钱的**以及——美色。

    他一直是弄不懂。

    修炼也就是顺风顺水,旁人看不破的那些事儿,在他的眼里,都是无关紧要。

    到了现在,他却像是突然懂了一样。

    她闭着眼,眼睫微微的颤抖着,孱弱的,优美的。

    他似乎只要低下头,就可以——

    陆长生收回了手,不动声色的说道:“好了。”

    这一声就像是个什么指令一样,下一刻,宁清秋就是神志清醒。

    她睁开了眼,水眸莹亮。

    心里却还是感叹。

    陆长生这一手,倒是有点像是现代医学中的催眠术啊。

    他刚才在她的身体里面探查的时候,宁清秋觉着自己神魂像是回到了婴儿时候,团抱着自己,在暖暖的感觉里面熟睡。

    直到他的那一声好了,才像是黄钟大吕,荡气回肠的声音瞬间就是把她唤醒了。

    这要是做点坏事——

    咳咳咳,她当然是不怀疑他的。

    只不过是觉着这样的心神懵懂,被人把控的状况,事后回忆起来还真的是有点吓人啊。

    “怎么样?我是不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陆长生点头:“我仔细的看过了,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想必已经是全然恢复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给你几瓶天香玉露丸和养神丹,服用一段时间,彻底的稳固一下,算是预防手段。”

    宁清秋眼眸亮晶晶的,心里那叫一个感动。

    陆长生指在自己佩戴的玉珏上面一抹,出来了一个绣着青翠玉竹的锦囊。

    递给她。

    “拿着吧。”

    宁清秋满怀感激的接过。

    心里还是有点觉着受之有愧的。

    陆长生的丹药在外面可是一丹难求,到了她这里像是搞批发不要钱似的,几瓶几瓶给,跟吃糖豆似的,她失忆的时候还好,对于这些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概念,这会儿想起来了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占了人家多少大便宜。

    这脸皮再厚,也不是这么无休止的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

    但是又说不出什么拿灵石买的话,她敢肯定,自己只要是表露这样的意思,陆长生立马就会翻脸。

    说不得还会把她扔出去。

    那就是不欢而散了。

    于是她只好接了过来。

    陆长生见她没有推辞,便是高兴的笑了笑。

    “你若是不要,我转手就丢到下面的湖里面去喂鱼。”

    他轻描淡写的说着这样的话。

    宁清秋简直是汗颜。

    还好,还好,她做了一个正确的抉择。

    所以说,她今日阻止苏红衣是对的,就冲着陆长生对她这么好,她也要尽到自己的绵薄之力啊。

    不过这件事她到底是说不说呢?

    毕竟是陆长生的私事儿,而且她知道的来源途径到底不算是光明正大——要不还是再等等吧,看陆家父母那边和朝阳郡主怎么商量的。

    她要是被误解成了那种背后嚼舌根的人,那就是太冤了。

    陆长生见到她欲言又止,想起她之前的话,便是说道:

    “你刚才说是要问我一件事?有什么就问,我知道的,必然是不会瞒着你。”

    宁清秋知道他误解了,不过也好,天南王府的事情还是先放着吧。

    “我就是想要问一下,你当初救我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其他的什么人?是个女修,大概也就是练气筑基的样子,她本来是我的囚徒——反正后来就是不见了,我想了想,只可能是那个时候不见的,正好我失忆了,所以这件事一直是没有发现。”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