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大戏开场,被逼婚
    宁清秋好不容易熬过了一晚上的煎饼时光。

    听了七夜的真情告白,她显然是没有办法静心修炼。

    主要是他一直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

    就差没有把人生吞活剥了。

    于是她决定给自己放个假,好好地睡一觉。

    即便是修士不需要睡眠,但是她也无法放弃这样的休息。

    结果,悲剧的是,没有睡着。

    于是一早上起来,在七夜神清气爽的笑容里,她直接的就是拿起炼心剑蹦了起来。

    然后两个人就在屋里面打了一架。

    当然,没有用灵气。

    宁清秋自然是拼尽全力,至于说七夜嘛——

    就是为了指导她,把自己的水平压低到了极点,游刃有余的指导。

    还时不时的揩点油。

    宁清秋起床气打着呢,更何况还是没睡着,失眠的人那叫一个暴躁。

    虽然这睡不睡对于身体已经是没有损害的关系,但是心理还是很不好受啊。

    于是宁清秋越打火越大,简直是怒发冲冠,打出了真火。

    然后——

    房子差点没有被拆啰。

    明远来的时候,两个人差不多已经是要鸣金收兵了。

    主要是宁清秋体力透支来着。

    她气喘吁吁地软了手脚。

    七夜自然是一把把人接住,直接就往怀里揽。

    宁清秋要不是这会儿没有力气了,定然是要给他个十刀八刀的,每一刀都是要来一个一刀两洞。

    明远扶着门框,要不是涵养好,差点就是笑弯了腰。

    那门也是烂了一般,半耷拉在门框上,摇摇欲坠。

    上面还有着宁清秋的一道剑痕。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要是打架,好好地练武场不用,把人家招待客人的房间打的是七零八落,这是什么新的玩法?

    宁清秋踩了七夜一脚。

    七夜倒是不痛不痒,但是知道她的那点儿小脾气爆着,自然是见好就收。

    把人松开了。

    宁清秋喘了口气,赶紧的扒拉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头发。

    好在修士不像是凡人,要是一晚起来不打理一下简直是人憎狗厌的,修士像是身上自带柔光效果,外加ps神器,即便是不洗脸不梳头,那也是盘顺条靓,怎么看都是好看的。

    反而是她脸上带着运动过后的红晕,看起来红扑扑的,特别的水润。

    她笑了笑:“没什么呢,就是有些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这是和七夜活动活动筋骨呢,不是都说了,一日之计在于晨嘛——”

    宁清秋说着自己都觉着是没话找话,说借口来着。

    七夜当然是知道她说的什么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就是指的他,也不是什么好话,但是他就是心里舒坦。

    乐得纵容她。

    宁清秋恢复了记忆,对待他们的态度一如从前。

    当时只道是寻常。

    后来失去了,那才叫弥足珍贵。

    现在失而复得——

    别说宁清秋就是拐着弯的埋汰他们两句,就是真的是拿着剑在他的身上戳个洞,七夜都是高兴的。

    即便是他们说了和宁清秋是同伴,七夜和明远也是发自内心的待她好,但是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的宁清秋,虽然是没有什么坏心,但是对着这么两个突然冒出来的说着熟悉的陌生人,到底是万分的警惕的。

    如今——

    一切都已经是过去了。

    他们相处,本就是这样无拘无束,玩笑打闹的。

    “那些陆家的服侍的下人可是被你们吓惨了,又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又不敢来问,倒是有人看着我住得近,让我过来看看——话说,你们不过是活动筋骨,在哪里不好,你看看这房子,被拆成什么样了?”

    明远有些无奈。

    但是话语里面并没有什么谴责。

    宁清秋左右看了看,然后就是有些理亏,不过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七夜。

    “都是他的错。”

    七夜表示无辜。

    “我早上起来什么也没做,连句话都没有说,你就是拿着炼心剑冲了过来,我还以为你是太久没有和我过招,想让我指导你一下,我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难道是因为昨天我说的那些话?”他一脸的恍然大悟,“我说的都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你要是——”

    话还没说完,就是被宁清秋飞身扑了过去,直接一个饿虎扑食,捂住了他的嘴。

    七夜不说了。

    狭长深邃的眼眸微微一弯。

    笑意就像是水一般的流泻。

    简直是妖孽横生。

    伸出了猩红的舌尖,微微的舔了舔。

    宁清秋像是被电击了一般。

    她飞快的收回手,不敢置信的看他一眼。

    简直是——

    不可理喻啊啊啊!

    明远无奈的摇了摇头,手开始轻轻的摆动,凌乱的屋子随着他的动作,开始恢复了以往的模样。

    所以说,修士的术法就是好用啊。

    宁清秋笑眯眯的道谢:“多谢道友拔刀相助!大恩不言谢!”

    也不管自己前后矛盾。

    明远只是说道:“我们还是去前厅看一下吧,出事儿了。”

    清秋心神一紧。

    这不是才风平浪静怎么的又出事儿了?

    难道说有什么妖族巨擘来了?

    或者说碧鳞给跑了?

    七夜可有可无的问了一声:“什么事儿?”

    要是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的话,就不用去凑热闹了。

    明远顿了顿,像是在组织自己的语言。

    “——好像是在商谈关于陆长生和朝阳郡主结成道侣的事。”

    关键是,已经是剑拔弩张。

    感觉陆家父子已然是要翻脸的节奏啊。

    苏红衣和司空摘星早就已经是跟过去看热闹了,至于说他——自然是来请人了。

    不过不得不说,那位朝阳郡主果然是彪悍。

    宁清秋那点儿担心都是白瞎了。

    人家根本就是没有伤到心,或者说伤心了也没有气馁。

    用了不知道什么办法,说通了陆家父母,这个时候竟然是对着自家的儿子逼婚。

    啧啧,简直是比年度大戏还要精彩。

    要是传出去,不知道多少的修士又是找到了新的精神食粮,八卦话题,朝阳郡主和陆长生的事儿,本就是大家津津乐道的,这下有了全新的进展,要是传出去,必然是轩然大波啊。

    七夜的眼睛瞬间就是亮了,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宁清秋。

    结果看她却是毫不意外的样子,脸上也只是果然如此却没有什么其他的诸如失落之类的表情。

    心里立马就舒坦了。

    不过——

    “你知道?”

    明远也是看向了宁清秋,七夜这么一说,才发现宁清秋的表现确实是有点不对啊。

    宁清秋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我昨天和苏红衣一起去听墙角去了——哎哎哎,别误会,也别这么看着我,都是苏红衣那个混蛋硬拖着我去的,我那也是没有办法。”

    “只是不知道,朝阳郡主和陆家那两位竟然是这么着急,难道不知道陆长生这个人是逼不得的吗?”

    她有些叹息,已经是可以想象那边闹得不可开交的场景了。

    七夜拍板道:“那我们就去看看吧,看一下这场拉锯战到底是谁输谁赢。”

    最好是陆长生和朝阳郡主就此凑成一对儿,那么就再没有理由觊觎宁清秋了。

    别以为他看不出来陆长生的那点儿心思。

    也就是宁清秋大大咧咧神经粗不开窍,不然的话——

    要是趁着她失忆的时候被陆长生把媳妇儿拐跑了,七夜这个时候才是要捶胸顿足的后悔莫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