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她不走,我走
    对于朝阳郡主这一番情真意切的表白,陆长生的回应那叫一个简单粗暴外加冷漠无情。

    “哼——”

    “一派胡言。”

    朝阳郡主一张美人脸气得红胀,泪珠子滚啊滚啊的,到底是没忍住。

    泪流满面。

    “长生,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个、这么个……”

    她自己都是说不下去了。

    真委屈啊。

    但是又做不到真正的理直气壮。

    她气苦的想到,若不是你油盐不进,你以为我愿意舍下脸面做这样的事儿吗?

    他就真的以为她没有脸皮?没有自尊心吗?

    她也是有的,比起旁人还要强得多,只不过是为了他,全部都是不值一提罢了。

    若是陆长生知道朝阳郡主这样的想法,必定是要嗤之以鼻懒得争辩的。

    这个世界上,不是说你付出了就一定要有回报。

    特别是在他没有给你任何的要求承诺的时候,这样的行为只能是——

    带来什么样的后果,都是要自己承受。

    陆长生冷冷道:“我也不和你们争辩,我就把话说清楚了,我是不会娶你,不会承认所谓的婚约的,不论是你们用什么办法,我都是不愿意的。”

    “朝阳郡主,虽然说来者是客,但是你已经是在陆家呆了不短的时间,陆家城和天南王府虽然是同气连枝,但是你也不要过家门而不入,还是早日回去吧,想必天南王也还是十分的思念你的。”

    语气极为冷漠,那叫一个决绝。

    宁清秋满眼叹息的看着朝阳郡主和陆长生。

    朝阳就是太作了啊。

    你看,陆长生这会儿都是下了逐客令。

    要是遇到一个面皮稍微薄一点的,这会儿都是泪奔了。

    但是朝阳郡主到底是长年累月在陆长生的冷脸下面磨砺出来了,虽然是身形摇摇欲坠脸色无比苍白,但是好歹还是撑住了。

    她也不说话,只是咬着唇看着陆家父母。

    这个时候,她说什么都是错,且是自讨没趣,只有靠着陆长生的父母来说服他了。

    毕竟——

    她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

    而且,她也知道,没有人可以抗拒那个诱惑。

    即便是陆长生可以,他的父母也是拒绝不了的。

    而在这个世上,若是说唯一可以影响陆长生的决定的,大概也就只有他的父母了。

    感情淡漠也不是没有啊。

    陆母也是看不下去了。

    朝阳到底是个女孩儿,陆长生这样做,不只是她没脸,包括他们两个外加陆长生自己都是要被人看笑话的。

    她便是劝道:“长生你说话怎么这么不中听?朝阳就像是我的女儿一样,在陆家住多久都没有问题,你这么说,怎么向你天南王伯交代?”

    陆长生倒是不怕事儿的接口道:“母亲你既然是这么喜欢她,不如认了朝阳郡主做你的干女儿,那不是亲上加亲?我也是乐意的。”

    一个软钉子就是这么顶了回去。

    宁清秋差点没有绷住自己的表情。

    就连苏红衣和司空摘星他么都是暗自佩服。

    陆长生这话,还真的是绝了。

    陆母一时却是说不出话来了。

    给气的。

    呵呵哒,要是真的是认了女儿,那朝阳和陆长生就是兄妹了,还成亲?还结为道侣?

    做梦呢吧!

    釜底抽薪,也不过如此了。

    宁清秋要不是看着场合不对,还真的是要给他竖一个大拇指。

    对于朝阳郡主来说,最大的诅咒和世上最悲惨的事儿大概就是这一件了。

    ——愿天下有情人都是兄妹。

    何况,陆长生对她还没有什么情。

    七夜倒是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陆长生这人看着冷冰冰的,没想到身边的桃花这么疯狂,要是和他有了点什么,这个朝阳郡主大概是死也不会乐见其成的。”

    话中暗暗含着提点的意思。

    当然,这是单独传音给宁清秋的。

    她什么也没说,不发表意见,只是暗暗地翻了个白眼。

    喂喂喂——

    别以为我没有看出你的狼子野心。

    其实这事儿说白了,陆长生也是个受害者啊,就是倒霉的遇上了死缠烂打的追求者,关键是以前还是遭受一分压力,碍着世交的情分有的时候要留点情面。

    如今长辈也是加入了这个行列,说不定陆长生这会儿心里都是说不出的悲愤来着。

    只是她这个沉默,倒是让七夜不舒服了。

    他斜飞入鬓的眉毛微微一蹙,带着点不悦的意味。

    这么说来,这一场婚事,他是不是要出手帮一下那个什么朝阳郡主的忙?

    虽然是觉着一个女子这么倒贴一个男人已经是称得上一句不知廉耻,若是平日里自然是入不得他的眼,但是这个时候嘛——

    既然是对着陆长生上了心,他倒是有合适的机会可以帮上一帮。

    苏红衣一直在冷眼旁观。

    他心里有些阴暗的想着。

    陆长生若是知道他的父母为什么会一反常态,像是被朝阳郡主给施了法一样的硬要他娶了她,会不会也是改变自己这么一副拽上天的样子?

    他就不信面对着仙人洞府,和提早一步踏入化神期的诱惑,拒绝朝阳郡主。

    亏宁清秋还心心念念的威胁他,不准他擅自出手抢夺了陆长生的机缘……

    七夜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怎么想呢!

    苏红衣心里有气,想着自己还是要刺激他们一下,来而不往非礼也。

    他可不是个吃亏的人。

    陆父已经是气得暴跳如雷。

    第一次觉着自己的儿子不是骄傲,而是——讨债鬼啊。

    知不知道这是多大的好事儿?天上掉馅饼也是不为过的。

    非他硬是要拒绝,可把人给气死了。

    他咬着牙道:“你胡说什么?!此事休要再提!否则的话,莫怪为父翻脸!”

    这话说得重了。

    陆长生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只是拱了拱手。

    “让父亲和母亲不高兴,是我的过错。”陆长生有些腻味的看着陆家父母包括朝阳郡主脸上乍然生出的喜悦,心里有些厌烦,“……既然我呆在这里让父母不满,甚至是惹怒朝阳郡主或者是天南王府,那么……儿子便是启程外出游历,不给家里添乱了。“

    这话说得好听,翻译一下,不就是她不走我走嘛!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