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我和你们结伴同行,你看如何?
    这一次前厅议事,自然是不欢而散。

    彻底的谈崩了。

    陆家父母知道儿子性格又冷又倔,以前还没有什么切身体会,主要是……

    儿子就极度优秀,他们做父母的没什么好管的。

    知道他自己有自己的主意。

    但是这第一次想要插手儿子的事儿竟然是闹了个没脸。

    谁也没想到,陆长生竟然是这么大的气性。

    若是陆家父母再逼他,陆长生转身就是敢撂挑子。

    他这一次回来,也还是因为可能是存在镇妖楼下面的唯一剑宗的传承,若是未来剑宗叶凌霄要是会来找茬,那么陆家还真的是没有可以镇住他的人。

    所以陆长生回来了。

    但是这一次倒是没有想到,反而是阴差阳错的解了陆家的危局。

    不是因为他所担忧的叶凌霄,那位声名赫赫的天下第一的剑客,从始至终都是没有出现过。

    反而是横空出世的修罗之臂和妖族弄得陆家差点就是倒了大霉。

    好在如今也是风平浪静了。

    陆长生自然是没有什么心里牵挂了。

    自从昨日宁清秋突然告别,即便是不是今日,她如今记忆恢复,也是在陆家留不了几日了,这一走,便是山高水阔,可能是再不相逢。

    毕竟以七夜对他那种明显的忌讳的态度,即便是以后有机会遇到……不,七夜会带着她避开他的。

    而且宁清秋还察觉不到。

    只是会以为两人无缘。

    陆长生都是想到了,心里不是不怅惘的。

    但是——

    好像也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结果今日像是还嫌弃他的烦心事不够多一样,父母竟然是不知道被朝阳那个女人用什么条件打动了,竟然是准备卖儿子了?

    陆长生气愤极了。

    但是他涵养好,到底是面上不显。

    ——对着朝阳郡主那是疾言厉色。

    结果在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自己也是有点惊讶的,但是话一出口,心里也是通畅了。

    是了,就是这样。

    既然是厌烦,那便是离开陆家。

    他依然是闲云野鹤,逍遥世间。

    天地之大,他还有太多的地方没有去过,还有太多的大好风光等着他,为什么非要留在这里筋疲力尽的和朝阳郡主纠缠不清?

    他实在是厌恶她。

    特别是今日,到了极点。

    以为用他父母的命令就可以约束他,禁锢他的心灵和自由?她简直是在做春秋大梦!

    所以,她不走,他走便是。

    也许……

    走出前厅,没有管气呼呼的离开的陆家父母,也没有看一步三回头的朝阳郡主,陆长生停在回廊前面,等着她过来。

    宁清秋有点惊讶,还以为他早走了呢。

    毕竟现在应该是气大发了的状态啊。这等在这里……是有话要说?

    “你还好吧?”

    “有时间吗?”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七夜迈步走了过来,眼眸如刀,冷冷的扫了陆长生一眼。

    人当做是没看到。

    “我有点事想要跟你说。”陆长生面上柔和许多,也没有了冰山模样和之前在前厅里面若有若无的戾气。

    他这样的骄傲的男人,被人这样逼迫,简直是对他的折辱。

    即便是他本就是没有打算屈就。

    但是朝阳郡主这样的行为也是足够恶心他了。

    宁清秋叹息一声,朝阳这无疑是个昏招啊。

    看来也是着急了。

    七夜有些不悦:“你自己的事情没有处理好,有什么事非要和她说?”

    语气挺冷,宁清秋听着觉着有点冲。

    拉了拉他的袖子。

    七夜到底是心境摆在那儿,没有做出什么丧失风度的事情来。

    主要是怕宁清秋有什么不高兴。

    她之前就是在他的面前一再提及,陆长生是她的救命恩人,要他不要太过分,七夜想了想,也是忍了。

    没有他,或许这个时候他也找不到宁清秋,甚至是她出事……这样的事,想一下,对于陆长生的容忍度也是高了几分。

    毕竟除了隐性情敌这个身份,陆长生不论是实力、性格、出事手段这些好像是都没有什么值得诟病的地方。

    若是没有宁清秋的因素,也说不定可以和七夜成为朋友。

    当然这个可能性也是很小的。

    若是没有遇见她,七夜仍然是独来独往,哪里会和谁做朋友的?即便是有着实力高强的修士,他做多也就是兴起打一架的想法,旁的,倒是没有了。

    她给他的生活,还真的是带来了许多的改变。

    即便是她自己都是不知道的。

    宁清秋虽然是奇怪陆长生要和她说什么,但是——

    她拉了一下七夜的衣袖:“我记得陆家城外好像是有着一丛流云果,我倒是有点嘴馋了,只不过旁边有着荒兽守候,乃是元婴期,虽为化形,实力却极强,要不你帮我跑一趟?”

    明目张胆的把他支开。

    但是七夜却是没有办法拒绝。

    宁清秋不喜欢向着他提要求要东西,这第一次主动地讨要,七夜还真的是舍不得拒绝。

    宁清秋也是没有完全的说谎,流云果乃是上品灵果,她知道陆家城外有还是因为当时碧鳞带着她回城的时候看见的,这个时候拿来支开七夜倒算是一个理由。

    若是呆在陆家,七夜必然是跟着她。

    而陆长生摆明了是要和她单独的谈话。

    七夜深深地看她一眼,忽然一笑,简直是丰神绝世。

    这样的男人,既是最最俊美的男人,也是世界上最无人可及的男人。

    “你要的,我自然是会为你双手奉上。”

    转身便是消失了。

    苏红衣见此,眼中闪过一抹讽刺。

    便也是离开,司空摘星好奇的打量了两人一眼,也知道自己不好多留,便是识趣的走了。

    两人静静对立,一时沉默。

    宁清秋突然说道:“与朝阳郡主成亲一事,你也不要太过反感,不如好好地考虑……”

    陆长生冷声打断她:“如今你也要来做说客?”

    宁清秋只好断了这方面的心思,不然的话,他大概是真的要恼了。

    “你要和我说什么?”

    陆长生静静的看着回廊外的九耀花,开得无比的绚烂,然后便是说道:“若是我和你们结伴同行,一道前去游历,你觉着如何?”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