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荒唐的理由,拒绝的艺术
    今日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

    昨日的那一场阴霾已经是彻底的消失无踪,陆家城也是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陆家的威望又是高了一筹。

    虽然是没有了镇妖楼,但是陆家的底蕴还在,关键是还有这陆长生这样的绝世天骄引领,必将是攀上新一轮的巅峰,带来的好处又其实一个屠妖大会这些能比的?

    禁地没了可以再造,陆长生给陆家必定是可以带来更多的类似于镇妖楼这样的秘境或者是禁地以供后人瞻仰,历史的痕迹没了,就再创造历史便罢!

    所以陆家城反而是更热闹了,有冲着行踪不定的陆长生陆大神医来的,也有冲着只闻其名的修罗之臂来的,可谓是让陆家城因祸得福。

    也不知道地牢里面的碧鳞知道这个消息,会不会吐血三升?

    天空碧蓝澄澈如洗,白云苍狗,静观人世变化。

    陆府占地面积极大,少说也是比得上凡世的皇宫的几倍大。

    主要是云荒大陆土地广袤无垠,即便是修士众多,数不胜数犹如恒河沙数,却也占不满这无尽大地。

    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其长与其宽。

    修士走路也是比起凡人快了不知道多少,有的时候还可以飞,所以房子修大点完全的没有问题。

    但是吧——

    这个走廊怎么就是空荡荡的?

    拐角处的那个小亭子都是要走好久才可以到,这里就是宽阔的没有躲藏的地方。

    宁清秋一颗心都是揪了起来。

    陆长生刚才是说什么来着?

    分好像是有点大,她没有挺清楚啊。

    不知道这个时候装聋作哑怎么样?

    她在心里暗忖。

    怎么表现比较自然而又可以取信于人呢?

    她冥思苦想,眉尖都是不由自主的蹙成了一团。

    陆长生的心渐渐地冷了下来,好像是刚才的那点冲动的热气便是遇到了霜寒,嗤嗤的冒着冷气,就像是要化作水蒸气化作冰晶。

    他沉声道:“清秋?”

    宁清秋啊了一声,哭着脸,有点打马虎眼的说:“陆神医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吧?父母在不远游啊……”

    她不自觉的拽了一句古文。

    主要是不知道怎么劝他。

    陆长生整张脸都是沉了下来,这话虽然听起来奇怪没有听别的人说过,但是意思就是很清楚了,可是——

    “你即便是要拒绝我也要找个好点的理由出来的吧?”陆长生眉目冷凝,带着愠怒,“修士外出游历,走遍九州,历练己身,和父母有何关系?”

    他直接理解成了宁清秋的拒绝。

    就是这个理由说出来实在是贻笑大方,让人只能给出两个字:荒唐!

    宁清秋也是苦着脸。

    她完全是没话说口误了啊,但是陆长生其实还真的是没有理解错,她就是想要随便的搬扯出一个理由,绝了陆长生的念头。

    “让我与你们一起同行,你就这么反感?”

    陆长生从来都是被人应承,从来都是没有过这样的小心翼翼的询问,却第一次就是出师不利,遇到了宁清秋这么个完全不给面子的人。

    看她的脸,都是皱成了一团。

    那个不乐意简直是昭然若揭,摆明了的。

    他背负在身后的双手已经是死死交握。

    说出来的话也不免愠怒中喊着自己也没有察觉的黯然神伤。

    他这个时候倒是第一次有了点对于朝阳郡主的理解,他虽然是对于宁清秋没有朝阳郡主那种不依不饶的不折手段的痴缠,但是到底都是被拒绝的一方,果然是心里难受极了。

    但是想是这么想,陆长生没有半点儿对着朝阳郡主心软了的意思。

    他这个人向来是情感分明,或者说,冷心冷情,若是真的这么容易被打动,那就不是那个脾气古怪,性格清冷,守规矩不守人命的杀人名医了。

    宁清秋赶紧的摇了摇头,陆长生怎么能有这样的误解呢?

    若是普通的道友结伴而行,她又不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但是有着七夜在,这件事就是万万不可啊。

    七夜什么样的性格,她还不知道?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

    喜好厌憎都是一目了然的分明。

    他本来就是极为厌恶针对陆长生,若是她这里答应下来,要陆长生和他们一路同行,恐怕七夜立马就会拔刀相向。

    到时候,场面就是难以收拾的。

    七夜对她的好,她都是知道,而陆长生,三番两次的救过她,赠她丹药,为她疗伤,宁清秋也是真心的把他当朋友的……

    若是闹起来,要怎么办?

    到时候还不是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所以,源头从一开始就是要被掐灭。

    这件事多半是没可能的,所以还不如她直接点把他给拒绝了。

    呸呸呸,说什么拒绝,陆长生这表达能力真的是有点问题啊。

    摆着这样的表情说什么拒绝不拒绝,生怕别人不误会吗?

    她心里砰砰直跳。

    吓的。

    就怕七夜速度太快,这会儿已经是采了流云果回来了。

    她余光瞟了瞟四周,心里那叫一个七上八下,心如擂鼓啊。

    “这倒不是反感,有你这样的大高手和神医加盟,谁不是感恩戴德?但是吧……我觉着你还着不适合跟着我们一起出游,七夜的性子你也知道,不太好相处,这一次我们是有目的地的,之前我给忘了,但是现在想起来了,就是要完成那些没有完成的事儿可是吧,这件事我之前都是和明远还有七夜商量好了的,不太适合加一个人进来。”

    “你若是想要出行,以你的实力,天下之大,都是可以去得,何必和我们结伴?若是想要和人组队,这天下的修士想必是趋之若鹜,所以……”

    陆长生淡淡的看了她半晌,自嘲般说道:“说来说去,不过就是认为我是个外人罢了。我若说和你们一道,但是中途遇见的机缘宝物包括你们要去的目的地里面的东西,我都分文不取,你看怎么样?”

    他知道宁清秋是搪塞她,这几个人,都是没有谁把宝物法器机缘看在眼里的。

    陆长生作为大神医,更是什么都不缺。

    要什么,都是有人双手奉上。

    或者是他自己去取。

    这话,说得是有底气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