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无缘不必强求,等价交换
    我看怎么样?

    呵呵——

    依我看,就是不怎么样啊!

    宁清秋真的是头都要大了。

    陆长生话都是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确实是想走,但是也就是想要和他们一起。

    宁清秋见着陆长生这么退让,心里也是不好受。

    可是吧……

    想想七夜那活阎王的性子,还有现在他可是功法关键期,这么刺激他的话,指不定下一秒,七夜就是要爆发了。

    所以,宁清秋思来想去,这件事儿还是不能应。

    再说了,别忘了还有着一个朝阳郡主逼婚的事儿在前面。

    要是陆长生真的是跟着他们走了,那么作为一口答应下来的罪魁祸首宁清秋宁姑娘自然是陆家父母的眼中钉肉中刺,朝阳郡主那个疯女人更是要把她给恨死。

    所谓是宁拆一庄庙,不拆一桩婚。

    即便是半强迫的逼婚,她也不能让陆长生和她“私奔”啊。

    即便是到时候还是有着明远和七夜一起,但是在嫉妒的女人眼里,只会看到她带走了陆长生,那还不得满天下追杀她?

    朝阳郡主一个人还不要紧,惹不起躲得起,但是——

    别忘了这个女人敢背叛家族,用整个天南王府的传承之迷来换取陆长生,那么不保证她会用同样的方式,买通所有的觊觎财物机缘的修士追杀她。

    那才叫做是永无宁日。

    宁清秋光是想想就是要打个寒颤。

    还是陆长生自个儿去应付吧。

    至少……朝阳郡主对他一片痴心,即便是陆长生不接受,打了她的左脸,朝阳还会伸出自己的右脸给他打,但是换了别人……

    呵呵哒,连个全尸大概都是留不下来的。

    宁清秋痛定思痛,即便是换来陆长生一时埋怨,也不能够头脑一热答应这个后患无穷的提议。

    “我看陆家现在是百废待兴,你还有许多的事要做吧?你父母那边也不要一直对着干,他们总是希望你好的,所以你看……要不然还是多和他们商量一下?若是你真的不娶朝阳郡主,他们也没有办法真的强迫你发下天道誓言吧?”

    “至于说游历,实在是抱歉,这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做主的事儿,而且,跟着我们也是没有什么乐趣……对了,还有碧鳞,也就是你关起来的那个妖族,你不是还要审问他吗?这要是走了,谁来接手这些事对吧……”

    宁清秋绞尽脑汁的想着各式各样的拒绝理由。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陆长生已经是没有兴趣听下去了。

    这真的是他自取其辱。

    白白提起,让自己被人这么……践踏!

    他拂袖而去。

    “你不用找理由了,不愿就是不愿,我陆长生也不会强求。”

    就当做是一开始,捡到的就是个白眼狼。

    说什么报恩……

    全都是假的。

    即便是陆长生不是什么挟恩图报的人,也是觉着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气愤难平。

    宁清秋怔怔的站在原地,心里突然很难受。

    于是她恹恹的回房。

    拐过假山那里,就是被依在那里的一袭红衣的男人吓了一跳。

    然后才是看清了那张耀耀春华的脸。

    俊逸风***致绝伦。

    带着点讽刺的笑容,即便是刻薄的弧度,也是美丽得让人心颤。

    宁清秋想,难怪苏红衣喜欢杀人,大概是不这么做,镇不住场子吧?

    她漫无边际的想着。

    苏红衣倒是不知道她这些念头,不然的话,指不定会拿出遮天伞一决生死来着。

    说白了,宁清秋即便是有着七夜护着,他也不过是忌惮七夜的刀,却是半点儿没有怕过的。

    终究是还要自身的有实力,才可以和他谈条件。

    苏红衣冷漠的嗤笑一声:“看来陆长生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朝阳郡主拿出来什么样子的筹码来换取他父母的支持吧?你说,他要是知道了,会不会立马答应下来?”

    稳赚不赔的买卖。

    他以为宁清秋会告诉七夜和陆长生关于仙人洞府的事儿。

    但是现在看来……

    她却是一个人都没有告诉。

    这倒是让他有点奇怪。

    “你别胡说。”

    宁清秋很是不悦。

    陆长生的人品风骨,她从不怀疑。

    他的骄傲,定然是不屑于娶一个不爱的女子,就为了那么虚假的领先。

    苏红衣意有所指的说道:“你又不是他,怎么知道他怎么想的?我劝你,还是不要把他想得太完美,只要是修士,能够得到惊天机缘一飞冲天,谁又能抗拒这个诱惑?”

    宁清秋只想到一句话。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没的说了。

    她绕过他,便是打算走了。

    苏红衣却是叫住了她:“我有件事让你做……就当做是对于我按捺住对于仙元液和仙元晶的贪欲的回报。”

    等价交换。

    宁清秋回眸,蹙眉看了他几眼,没有看出什么端倪,便是不动声色的说道:

    “什么事?说来听听。”

    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苏红衣倒是不怎么介意她冷淡的态度,便是说道:“那个叫做碧鳞的妖族,你跟陆长生和七夜谈好,把他交给我。当然,时间不赶,他们要是要问什么就问,只不过是不要把人给我弄死了。对你来说,很简单。”

    宁清秋却是惊讶疑惑交织,千算万算没想到是这么件事儿,不过……

    “你非要碧鳞做什么?”

    苏红衣淡淡的弹了弹指尖,红色纱衣就像是水流,贴服在他的身体上,体现他身体精瘦挺拔的线条。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

    宁清秋蹙了蹙眉,知道苏红衣是个不安分的,不答应他还不知道要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好吧,这件事我会看着和他们说的,但是不保证一定能成。我们这两日便是要离开,不论你之后想要做什么,我希望你答应我的事,还是要说到做到,安分几天,这不难吧?”

    她反将一军。

    苏红衣倒是笑了起来,还真的是半点儿不吃亏啊。

    “那就这样说定,我先走一步。”

    转眼人便是消失不见,神出鬼没的。

    宁清秋叹口气,感觉往日和他一起谈天说地的时光就是这么突然地一去不复返了,还不知到底是为什么,从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突然就是变成了这样。

    算了,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无缘,不必强求。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