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各有各的路要走
    大清早起来,就是收到这么一个好消息,宁清秋那叫一个红光满面。

    看起来简直是花骨朵吸收了充足的水分还有阳光,显得格外的饱满鲜艳。

    都快是盛放的状态了。

    所以,他们一行三人组的好气色,更是显得东面过来的陆长生和苏红衣脸色不虞。

    当然,可能是宁清秋的心理作用。

    总之,事情就是这么巧,两方人马就是这么撞上了。

    不过……

    苏红衣怎么是和陆长生一起来的?

    别看,这一红一白,都是罕见的美男子,看起来还是挺般配的啊。

    这么诡异的念头,就是在她的脑海里面转了一圈,立马就被她自己给pass掉了。

    这想法要是被对面的两个人知道了——无论是哪一个,她都是死定了。

    所以……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难怪那些佛修总是要念着这两句,有事儿没事儿都是要念的,走路要念,打架也要念,原来还真的是有那么点镇定剂的效果啊。

    她表情有点微微扭曲,诡异微妙。

    陆长生和苏红衣几乎是同时眉头一蹙。

    心里不知怎么的升起了淡淡的寒意。

    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两个人都是当世的大高手大修士,哪里有人可以这么明目张胆的藏匿于此并且对着他们怀抱恶意?

    虽然是想起来不可能,但是刚刚那一瞬间的遍体生寒,也只能是归类为错觉了。

    正所谓,排除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即使是再不可能,那也是唯一的真相。

    宁清秋有些尴尬,但是她向来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

    “呵呵,两位早啊。”

    苏红衣就是这么冷冷淡淡的嗤笑一声。

    意味不明。

    七夜和明远脸色都不是很好,但是想着马上就是要走人,照着宁清秋的意思,还是不要横生枝节。

    于是也是对于苏红衣毫不搭理。

    至于说七夜和陆长生,颇有些王不见王的架势。

    两个人说是想看两厌,那都是轻的。

    看都不想看见对方啊——

    宁清秋也不在乎苏红衣到底是对她态度如何。

    主要是陆长生……

    昨天是真的把人惹毛了,她对着他的时候,到底是心虚啊。

    看人家那一张冰山脸,也就是刚才遇见的时候打照面看了她一眼,旋即像是看见了什么不想看见的东西一样立马就是转开了目光,宁清秋不否认自己有那么一丢丢的委屈。

    她眼巴巴的朝着陆长生那边看过去,乌溜溜的眼睛有点水润,看起来和小奶狗似的。

    只是……陆长生显然是要把自己的高冷人设进行到底,像是那天晚上月下饮酒的那个人、曾经对着她指导剑法丹药术的那个人、昨日轻声询问是不是可以和他们结伴同行的那个人……都只不过是她想象中的一个幻影罢了。

    他连眼角的余光都是没有给她。

    冷淡的擦肩而过。

    只有白色的衣袍,还有绣着精致暗纹的靴面在她的眼底映过。

    宁清秋心里一沉。

    看来,这次陆长生是真的,对她心灰意冷啊。

    想想也是,不过是结伴同行,还是她的救命恩人,且都已经是把话说到了那个份儿上……还是被她那么敷衍的拒绝,定然是心里难受至极。

    她不是都猜到了?

    现在还这么惊讶做什么?

    但是预想和现实真的是两回事儿,想过和陆长生再遇的场景,却是没有想到,这么让人难过。

    宁清秋垂着头,有点懊恼。

    乌黑的发丝落下,看不清她的脸上的表情,只有一点莹白的下颌和挺翘的鼻尖露了出来,可怜可爱。

    七夜盯着陆长生的后背,眼中冷光四射。

    但是到底是他期望的场景,所以他就忍了。

    他冷冷看着那抹白色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转头看向了苏红衣。

    声音冷淡,带着距离感的疏远。

    “清秋已经是和我说了关于那个妖族的事儿,你想要的话,就给你。只有一点,在她的面前,把你的那眼高于顶的样子收一收,不过也没关系,只怕没有相见的时候了。”

    一句话,便是划拉下了楚河汉界。

    清晰分明的界限。

    苏红衣倒是不以为杵。

    他的目的达到了就行。

    他今日出来,也不是偶遇陆长生,他是专门的等在他的必经之路,把人截下来的。

    也是把自己想要那个妖族的事儿说了。

    陆长生没有提出什么要求,他还欠着苏红一个人情来着,自然是答应下来,不过要等几天,让他把该问的东西都问了,自然是会把碧鳞毫发无损的交给他。

    苏红衣自然是没有不同意的。

    这么两三天,他自然是等得下来的。

    他们苏氏一族的仇,已经是等了千百年,自然是不愁这么几天的时光。

    苏红衣自认还算是个有耐性的人,主要是最近诸事不顺,所以看见仇人或者说仇人的后代就在眼前,心里难免焦躁了些许。

    于是他点头,转身便是走了。

    没有说谢,毕竟是他和宁清秋的等价交换。

    既然七夜和陆长生都是同意了,那么碧鳞就是他苏红衣的阶下囚了。

    至于说他们要离开,关他什么事儿?

    七夜还有宁清秋他们到了前厅,便是辞行,陆长生沉默不语,丝毫不作挽留。

    苏红衣无所谓的点点头,就是等着陆长生把这里的事情料理完了,带着他去地牢。

    至于说司空摘星,他本就是个无拘无束的人,竟然是昨天半夜便是走了。

    七夜和明远都是没有强留他。

    七夜没兴趣,明远那是想留都是留不住的。

    明远的想法很简单,队伍里面多一个元婴修士自然是好事儿。

    特别是司空摘星……这位可是偷王之王,于这一道上大概是无人能出其右。

    他们要去诛魔谷,甚至是路途中遇到的各式各样的遗迹或者是秘境,或者是哪家的藏宝库房之类的,要是有了司空摘星,那必然是事半功倍。

    但是七夜显然是没有兴趣让队伍里面多出一个雄心生物的。

    于是明远也就没有提议。

    司空摘星见着七夜已经是对他不管了,他来的时候本就是被七夜抓着来的,自然是屁股一拍,见着没有好处了,溜溜的就是走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