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三章 以攻代守,连环杀阵
    不得不说,这是一桩天大的机缘。

    还是源自于自身。

    旁人就是羡慕也是羡慕不来的。

    宁清秋这个时候意识不清,倒是不知道自己占了一个多大的便宜。

    当年正式进入道途之前,便是生死危机触发一丝先天真气,于是练气筑基一路走来,便是无比的顺畅,即便是有着中途的种种奇遇,但是这先天真气本就是站着无与伦比的重要作用。

    想也知道,这么纯净的先天真气,本就该是筑基期一缕缕的炼化出来的,却是被她提前生出,不论中间有着多少的不可复制的巧合,对于她来说,就像是高屋建瓴一般,利用了大学高中的公式,代入初中小学的题目里面去结题。

    由上而下,倒是弥补了她根骨方面的不足。

    而在于悟性这一块,她已经是出类拔萃了。

    这个成语,还是七夜陆长生他们这样的元婴大能,绝世高手给她安上的成语名词。他们本就是眼高于顶之人,给出这样当的评价……可想而知,宁清秋的悟性是多么的妖孽了。

    不过她自己显然是没有意识这一点。

    如今将要凝结金丹,她却又是陷入胎息的状态,又是一桩妙事儿。

    这样凝结出来的金丹,大概是等同于天地生成,不是靠着修士的自我意识催生的,即便是少了几分控制自如,但是这个是可以后天补上的,但是带来的好处却是难以估量。

    天地灵气,不可避免的带着道法自然的痕迹,虽然是一时半会儿看不出什么来,但是绝对是对于她的未来有着巨大的价值。

    这个,七夜和明远也是看过典籍记载,据说是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奇妙之感,他们又是各自有着自己的道途和奇遇,凝结金丹和她的情景却也是不一样,便是没有更多的想法。

    反正是好事一桩,等到她金丹凝结成功了之后,再谈其他。

    明远开始兢兢业业的设置阵法,一层套着一层,一个阵法套着一个阵法。

    堪称是懂行的人看着都是要眼花缭乱,即便是不懂阵法的修士,都可以感觉出这个阵法的杀伐无双威力赫赫的。

    明远看着温和,其实也是强硬派。

    骨子里的霸道执拗和血腥气重得很。

    也就是宁清秋觉着他有书卷气,当然,外表也是很能唬人的。

    但是用七夜的话来说,一看就是个斗战狂魔。

    只是他因为自身血脉的封印的原因,走的是不争的路线。

    但是这并不代表明远就是个温吞的软性子。

    若是这样,即便是有着宁清秋的原因,大概七夜也是不屑于和明远称呼同伴的。

    除了宁清秋这个特例,自然是要有着足够的实力才可以得到七夜的认同。

    即便是现在还不行,但是未来也是必然的可以和他站到同样的或者是不能太低的高峰处。

    这就是七夜的准则。

    这个时候,他倒是不管明远在做什么,只是默默地看着宁清秋,眼中金银二色闪烁,重瞳再无遮掩,第一次全力运转自己日月重瞳的特殊能力。

    这双眼睛,上可及九霄,青云直上,下可入幽冥,倒灌而下。

    乃是无人可挡无物可挡的一双眼睛。

    比起世间任何的功法、法器都要厉害绝伦。

    这个时候却是被他用来仔细的观看宁清秋的丹田中的金丹的凝结形象。

    无数的灵气朝着中间处极致的压缩。

    最里面的地方,已经是灵气化雾,雾气中也凝结出了晶莹的水珠。

    这是灵气压缩快要达到极致的表象。

    七夜目光炯炯,一眨不眨的看着,避免任何可能出现的意外。

    即便是如今看来一切顺利,但是没有完全的成功之前,他大概是要一直提心吊胆。

    即便是当年自己凝结金丹的时候,也是万万没有如今的这份心情,紧张?

    那简直是开玩笑。

    不要说是凝结金丹,就是孕育元婴的时候,他都是心神毫无波动,只是有了一种舍我其谁的近乎于自负的自信,当然,即便是那种时候,他也是平静如水。

    但是看着宁清秋……

    所以,是真的栽了啊。

    明远也不是不担心,但是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是更要全神贯注的布置阵法。

    即便是知道外面的修士对于他们的到来一无所知,但是,面对着阴阳和合宗这样的地方,没有修士会不动心,就算是元婴修士,不继承这里的大道,也是希望得到点宝物法器的,若是有着灵丹仙药,那就更是来者不拒了。

    即便是自己用不着传承功法,但是哪个修士没有个后辈?即便是自己没有,那么认识的人总有人用得到吧?

    即便是真的是个孤家寡人,那也可以拿着这样的东西去和有需要的人交换自己想要的东西。

    反正,除了某一些奇葩,眼高于顶,不然没有人会推拒这样的遗迹以及潜在的隐藏价值。

    明远知道宁清秋的胎息状态凝结金丹,理论上非常的安全。

    即便是有什么意外,七夜守着她,也是万无一失。

    他知道,真正的考验,来自于之后,他自己的突破,以及七夜的闭关。

    重头戏都是在后面的。

    所以,万一弄出来什么大动静,就是这个秘境都是挡不住这股波动风声,或者是外界的修士感觉到了里面的灵气大量的变化,那么就是要迎来一场硬仗了。

    必须要做到有备无患。

    明远的阵法没有一个防御用的,即便是为了阻挡其他的修士,他信奉的准则也是一条——以攻代守。

    这一点,他和七夜倒是不谋而合。

    等到全部布置好了阵法,明远也是累得不行,气喘吁吁,精血都是有点亏空,心神消耗极大,但是他的心情却是非常的好,脸上虽然是苍白,但是因为激动,却也有了一丝血色。

    阵法布置这么多,他的损耗大,收获也是不小,压力就是动力,既然是有了小小的突破,可不要小看这一点突破,他竟然是把刚才的布置的阵法,基本上是三个一轮,全部都连成了连环杀阵。

    这个可就厉害了。

    七夜淡淡的扫了一眼,眼中闪过满意。

    明远的阵法造诣,果然是不凡。

    他眼眸突然一颤,立马看向了宁清秋。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