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湖心底部,阴阳和融
    黑暗幽寂的湖心深处。

    一男一女相对的盘腿而坐。

    男子俊美绝伦,一身气势无与伦比,女子肌肤胜雪气若幽兰,虽然比不上男子的霸道绝伦,却是胜在气息纯净,且源源不断。

    两者相辅相成。

    即便是在水底深处,也是挡不住两人的龙章凤姿。

    正是宁清秋和七夜。

    在宁清秋凝练金丹之后,紧随其后的便是明远,不过他早有准备,云淡风轻的便是完成了金丹凝练,即便是没有宁清秋这样的胎息般的契机,单靠着自己的力量,也是举重若轻的完成了这一道不知道阻隔了多少修士的天堑。

    像是他们这样轻轻松松便是可以成就金丹,传出去不知道多少修士要嫉妒死,偷偷的暗地里面套他们的麻袋,都不是一件奇怪的事儿。

    宁清秋都还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明远的气势便是浑然一变,顺顺利利的便是进阶金丹。

    某种程度而言,他这样比起宁清秋的进阶还要恐怖,她是靠着突如其来的类似于顿悟般的胎息状态,而明远则是纯粹的靠着自己的累积,厚积薄发来形容都是轻的。

    实在是匪夷所思。

    七夜倒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明远就是那么气势外放一瞬间,而后片刻功夫便是利用极高明的敛息术收敛了气息,外表看去,斯文儒雅君子如玉,压根看不出是一个金丹修士。

    在九州大地,若是修为达到了金丹,基本上都是可以出去游历了,放在哪里,都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高手。

    说来,明远这样,看起来倒不像是突破,反而像是——解封了本来就有的修为一样。

    不过这个念头不过是在宁清秋脑海里面转了一瞬间,便是抛到了九霄云外去。

    反正用不着想那么多,只要是记得一点就行。

    他们,是可以托付后背生死的同伴,那么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细节,便是没有什么要紧了。

    因为七夜的情况刻不容缓,宁清秋都已经看到他的眼睛已经是控制不住的显露重瞳,便是和明远说道:“接下来我就要和七夜闭关,知道他成功出关,其他的一切……拜托你了。”

    千言万语,都是在这一句话里。

    无尽的托付,沉重的压在了明远的身上。

    他也是前所未有的郑重:“放心,除非我死,不然的话,会一直挡在你们身前,不让任何的外来因素打扰你们,安心闭关吧。”

    他也是掏出了一些压箱底的宝贝。

    七夜也是毫不吝啬。

    只是他心中还是有着强绝的自信的,既然宁清秋都是回到了他的身边,那么他有什么理由,被区区一个种魔打败?

    心魔?

    那不过是虚妄的张牙舞爪的玩意儿,外强中干,最喜欢的就是故弄玄虚,欺软怕硬的就是它们。

    道心种魔,他必然是会成功的。

    不是给自己鼓气,而是真正的相信自己。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七夜观览周围一圈:“我之前已经是仔细的查看过了,这阴阳和合宗最具有阴阳气息并且极融洽的地方,只有一处。”

    宁清秋追问:“在哪儿?”

    她开始细细的回忆第一次踏入这个地方的事儿。

    途径了哪些亭台楼阁之类的,好像是一路看过来,并没有看到什么类似于练功房的地方啊?

    是她看漏了?还是说在什么隐秘地方瞒过了她的眼睛——比如说有什么地下密室之类的?

    宁清秋暗自琢磨。

    七夜倒是没有卖关子,眼睛看向了她的身后。

    宁清秋顺着视线一看,便是怔住了。

    然后脸红了。

    就是那一个有着无数的雕塑,不,应该叫做真人凝固出来的不知道到底是雕塑还是什么的东西,个个千姿百态,那纷繁的造型,夸张的肢体语言和表情,几乎是让看到的人,第一时间就是感受到那股靡靡气氛。

    七夜……搞什么啊。

    七夜不知道自己的形象那么一瞬间就是在她的心里崩塌了,他伸出手,轻轻一抹,所有的雕塑瞬间化作粉末,然后便是被风一吹,再无踪影。

    “就是在这个湖底,有着一个天然的阴阳气息极为融洽的地方,大概是因为这里便是阴阳和合宗的那些弟子最喜欢的修炼之地,所以湖心底深处,就天长日久的生成了一个阴阳和融之地,或者说,这里本来就是这么一个风水宝地,却是被阴阳和合宗看中了,便是在此建立宗门,挖掘湖泊。”

    宁清秋面色有些古怪。

    搞了半天,她错怪了他?

    也是七夜自己没有说清楚啊,不怪她误会吧……不过最幸运的就是她没有把刚才心里想的那些话说出来,不然的话,七夜可要是被得罪得死死的。

    七夜看着她表情不对,先是愣了愣,然后后知后觉的想到了什么,便是抬起手按在唇边轻轻的咳了一声,嗓音低沉,极富魅力。

    “……你是嫌弃这湖水不干不净吧?我带你下去,有着一件灵宝,叫做定海避水罩,倒到时候只要用上,便是沾染不到这水和……其他任何的东西。”

    也是,这湖不知道多少年前曾经被阴阳和合宗的那些弟子当做是欢好之地,里面还不知道有什么,想想就是不寒而栗。

    七夜没说之前,宁清秋压根就是没有想过这一茬,但是这么一听,反而是恶心得够呛。

    其实也就是他们的心理因素了,这地方珍贵着呢,看着这么多的男女雕塑,其实都是他们功法失败之后,便是葬身于此,真的要做什么,哪里有那么多的机会,能够到这里?

    再说,千年万年都是过去,哪里还会有什么不可言说的东西啊。

    宁清秋心口颤了颤,到底是舍命陪君子,跟着七夜下了水。

    当然,全程有着灵宝护持,两个人那是如履平地,半点儿水没有沾到。

    也就出现了刚开始的那一幕。

    至于说明远,便是一言不发的守在湖边,而且他们选了这里,更是让人松了一口气,之前为了宁清秋尽快的凝结金丹,便是看重湖边灵气充足,他设置了许多的阵法,这些好了,废物利用,倒是节省了不小的功夫。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