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一朝成名天下知
    韩越脸上的笑容便是越加的真诚了几分。

    他倒是毫不隐瞒。

    “宁姑娘倒是不用称呼我阁下,直接叫我韩越便是,不然就是太生分了,我与姑娘还有两位那可算是一见如故啊。”

    “不过,我并非是槟城人,甚至并不是出身幽州,只是机缘巧合游历至此,遇到几位,真的是幸甚至哉。算是不虚此行了。”

    他说得抑扬顿挫。

    若旁人说来,还觉得格外的肉麻夸张,但是韩越面色郑重,话语真诚,倒是心意十足的模样。

    七夜眉目不动,但是按着茶杯的手指,却是微微的收紧。

    这个小修士胆子倒是挺大的,竟然是当着他的面,对着宁清秋大献殷勤?

    不过七夜什么人?自然是看出了韩越如此谄媚热情,必然是有所求。

    对于宁清秋倒是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不然的话,他早就让他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了,还有机会在这里笑笑笑?

    啧啧。

    明远倒是不动声色的把几个人的神色都是尽收眼底,特别是看到了韩越摸不着头脑的观察四周是不是有危险的样子,差点没有喷笑。

    七夜醋劲儿有点大,但是好歹是自持身份,不跟韩越一般见识。

    若是换了陆长生在这里……那就是一场好戏,至少七夜绝对不会这么不当一回事儿,稳坐钓鱼台了。

    韩越说完,不知道怎么的,觉得身体周围的温度下降了许多,不由自主的一阵打量,却是没有发现客栈或是外面有着什么修炼寒冰或者是阴邪功法的修士,只能是真气体内运转一圈,认为自己错觉了。

    宁清秋暗暗忖度,这个哥们脸皮还真是厚,关键是演技啊,九州大陆,欠缺你一个小金人和影帝啊。

    但是她也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了,也算是在修仙世界摸滚打爬了一段时日,即便是自己亲身上阵的机会少,但是看人家的变脸绝技看多了,也是体会了其中一两分的真意。

    她笑了笑,嗓音清冷,却并不让人觉得敬而远之,反而是有点如沐春风,像是清澈的小溪,流淌进了人的心底,洗去了一些污垢。

    “好吧,韩越。”她倒是并不拘泥于小节,人家都说是一见如故了,你怎么也得配合点吧?

    但是,她倒是不会让他直接称呼名字什么的,毕竟是初识,倒不会这么快便是放下心防。

    人家有人家的态度,她也有自己的规矩。

    “那真的是巧了,我们也不是幽州修士,与你算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了,就是不知道你来自与九州何处?”

    她目光灼灼。

    是敌是友,就要看对方是不是坦诚了。

    说实话,修士的相处虽然是有很多确实是意气相投,但是他们和韩越不过是一面之缘,要说是对方是因为知道七夜的存在找来的,那显然是不可能,那么为的是什么,就是有待商榷了,宁清秋很是感兴趣。

    韩越朝着东南方向作了个揖,笑道:“我来自济州凌云宗,不知各位可是有所耳闻?”

    宁清秋眸光一颤。

    济州?凌云宗?

    这么巧?

    竟然是老乡啊?

    她的神色变化十分的明显,韩越自然是看出了端倪。

    咿,莫非这个姑娘和我凌云宗有旧?

    宁清秋慢慢的说道:“这还真的是巧了,我也来自于济州。”

    韩越高兴抚掌而笑:“这就是上天注定啊,宁姑娘既然是出自于济州?我济州修士果然是人才济济,竟然是出了姑娘这样的绝代天骄。”

    他心里暗自惊讶。

    济州?

    哪家宗门世家,有这样的强悍的后辈子弟?

    他怎么没有听说过?

    韩越倒是没有怀疑宁清秋是在骗他,毕竟这样的出身来历,又不涉及**,不过是说了大州而已,半点儿没有编纂的必要。

    只是……他难不成是真的太过孤陋寡闻了?只是这济州有头有脸出类拔萃的修士,他都是略知一二,却是从来没有哪个女修士可以和眼前的宁清秋重合。

    莫不是——

    哪家暗藏的王牌?那就说得通了。

    这世间,果真是卧虎藏龙,高手如云啊。

    所以,对于那个遗迹探险,他更是志在必得。

    不然的话,若不是拼尽全力的往上爬,那岂不是很快就要被其他的修士拖得更远?莫说还有很多的后来者居上。

    在九州大陆,不进则退。

    半点儿都是懈怠不得。

    宁清秋能说什么?听着韩越那停不下来的夸赞,脸都是红的。

    而且还是在七夜的面前,感觉就是略羞耻啊。

    真的要算是绝代天骄的,还是非他莫属啊。

    不过她倒是不打算和韩越说这些事。

    “韩越,你对于那个化神真君的跟脚怎么看?”

    楼上楼下的议论声半点儿都没有因为他们这边而有什么偏题歪楼。

    三种主流论调还有其他的杂七杂八的冒出来的说法,吵吵嚷嚷,半天整不出个所以然来。

    其实宁清秋觉着这群修士完全是吃饱了没事儿干,就算是猜出了哪位化神修士是哪位,也和他们没有半点儿关系,更是影响不了许多修士的生活。

    毕竟那个层次距离他们太遥远了。

    可是,传说神话就是发生在了身边,这样的事,怎么不让人心神动摇?

    大家有着满腔的激情发泄。

    韩越倒是洒脱,不介意的一笑:“我倒是觉得,应该是风云榜上某一位绝代天骄,不显山不露水,却是成为了第一位脱颖而出的化神修士,倒是把未来剑宗和天刀都给压下去了。”

    “哦?”

    宁清秋心中暗惊,这个家伙的猜测竟然是这么准?

    就连七夜,都是多看了他一眼。

    韩越不知道怎么的,被这么一看,倒是有些飘飘然。

    便是继续说道:“那人不是用剑,但是天刀的刀意走的是孤傲路线,倒是和那位真君劈开雷劫的霸道强悍有本质不同,若是说老一辈的元婴修士……倒是没有哪位有着这样的天下无双的刀法,我看,是一位低调的绝世刀客。”

    “一朝成名天下知,何止是盖压一个时代啊?”

    他长吁短叹,显然是十分的敬服。

    宁清秋暗暗地看了眼七夜,发现他的心情好像是不错。

    暗道,这个韩越,倒是正好拍对了马屁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