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边凛入魔,叛逃宗门
    最怕空气……忽然变得安静。

    韩越这句话问出来不过就是个客套话,抛砖引玉的那种。

    但是吧——

    这没有人接下茬,全部都是诡异的沉默。

    这让他后面的戏,怎么唱啊?

    要说济州青云宗,那才是真的大名鼎鼎如雷贯耳。

    至少比起他们凌云宗这个新上任的六阶宗门来说,青云宗在这个品级上面已经是扎根了许多年了。

    底蕴、历史、高手……

    不知道有多少。

    是济州无数的修士向往的圣地之一。

    宁清秋对于凌云宗说一声久仰大名可能是吹得,但是如果是换算成了青云宗……这话就假不了了。

    所以问她知不知道济州青云宗,真的只是开个头而已啊。但是宁清秋竟然是不接话?

    不会真的没听说过吧?

    那她就不是济州的修士,或者说——修炼有成以前,一直都是呆在了哪个深山老林里面,等到有了一定的修为出来历练,便是立刻离开了济州。

    才会造成这样的情况。

    宁清秋实在是太过惊讶了,怎么都是没有想到韩越竟然是突然提起了青云宗。

    这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她迟疑了一下,却是缓缓说道:“青云宗啊……我自然是知道的,不过韩越你突然提起青云宗有何深意?莫非和凌云宗有什么关系不成?“

    韩越出了一口气,接话就好,不然的话,那就是太尴尬了。

    他这个人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好美酒美食,外带喜欢谈天说地。

    “青云宗和我们凌云宗虽然是都是有个云字,并且同出济州,但是要说什么关系……那还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只是——宁姑娘已经是离开济州一段时间了吧?“

    宁清秋点点头。

    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韩越叹了口气:“青云宗出了大事儿了。就在前两个月。说来,大概和黄泉魔宗还有点关系。“

    “青云宗有一个极为优秀的弟子,好像是入魔了,竟然是魔修卧底青云宗,在五峰大比的时候,与其他的魔修,里应外合,重创了青云宗,新一辈的青云子弟几乎是损伤殆尽,可谓是元气大伤,甚至是还死了两位元婴修士,重伤了一位,据说重伤那位灵慧上人,正是那个叛逃的弟子的师父……“

    宁清秋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青云宗那是何等地方?怎么可能轮到魔道修士猖獗?

    若不是韩越说得信誓旦旦,她几乎要以为他不过是胡说八道而已。

    韩越接着说道:“这件事确实是大家都是没有想到的,谁知道一个前途无量的真传弟子,竟然是背叛师门遁入魔道?竟然还有着一批魔道高手埋伏青云宗,活生生的在青云宗的五峰大比这样的盛典里面,给出致命一击?“

    “若不是有着叛徒,而且叛徒地位还挺高,那么不论是魔修有着再多的高手,都不可能在青云宗的地盘放肆,这一次青云宗吃了大亏,关键是年青一代除了少数的有任务在外的,或者是闭关修炼的弟子,基本上都是伤亡惨重,可谓是全军覆没,青云宗,未来堪忧啊。而济州唯一的有能力做出这件事的魔道宗门,只有一个,黄泉魔宗。“

    所以,这屎盆子就是这么呼啦一下就是扣在脑袋上了。

    不论是不是黄泉魔宗,这个时候青云宗和其他的济州修士,第一怀疑的必然是这个魔道宗门,即便是它往日里再低调也是不行的。

    要是相信了魔道修士开始茹素守规矩……那就真的是修士都变傻了。

    魔道六脉,那就真的是没有一个善茬儿。

    虽然说不至于像是无生道的那些疯子神经病变态一样做事天怒人怨,但是也不至于像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媳妇,低调?说不定就是为了偷偷摸摸的憋一个大招。

    之前其他的宗门世家只是怀疑,如今青云宗出了这一档子事儿,那么最有可能的对象,就是黄泉魔宗。

    宁清秋这么一提,韩越便是说起了这件事。

    同时也是意在提醒,即便是有仇,姑娘你也要自己掂量一下,青云宗那样的无数高手坐镇,都是差点被年青一代连锅端了,你也要想想自己到底是能不能对付那么凶残的敌人。

    是好意。

    宁清秋心里那叫一个惊涛骇浪。

    青云宗竟然是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她几乎可以想象,在五峰大比这样的时刻,竟然是被一群魔道修士逼近了宗门,杀戮了无数的年轻弟子……对于青云宗来说,元气大伤都是轻的。

    这意味着,青云宗的这一代,基本上是毁了,一个宗门世家最怕的,就是后辈子弟不出息不争气,青黄不接,那就是衰落的开始。

    何况,还陨落了两位元婴大能,甚至是重伤了一个。

    这一次的魔道出击,对于青云宗的声望,是一个莫大的打击。

    可以想象,青云宗是有多么的焦头烂额。

    他们必然是会对黄泉魔宗施压。

    因为找不准那一群魔道修士到底是哪一家出来的,而济州本就是只有黄泉魔宗有这个资本,若是其他的外界的魔修进入,他们也相信,这些外来者必定是先接触本地的魔道修士。

    要说黄泉魔宗没有得到半点儿相关消息,那是骗鬼,所以也不算是冤枉了他们。

    若是真的找不到罪魁祸首,那么必然是要找一个够分量的替罪羊,来杀鸡儆猴,重新恢复宗门威视声望。

    只是……

    宁清秋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朋友。

    宁妍和沈柔,她们如何了?不,想想也不可能所有的年轻弟子都是死绝了,不然的话,青云宗早就疯魔了。

    那就是结了不死不休的死仇——虽然现在也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

    她心里烦躁,却是不好提出这个时候便是返回青云宗的要求。

    说到底,她对于那里,并没有多深的感情。

    不对,等等,她刚才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那个叛逃的魔道卧底原青云弟子叫什么名字?“

    她追问道。

    韩越有些奇怪,回想了一下,皱着眉头,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好像是叫什么凛…..边,对边凛!好像还是那个国家的小侯爷来着,被他拖累,他们一家一百八十三口人,都是被青云宗派人给杀了,就留了他的父母和妹妹想着要他自投罗网来着。“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