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你要不要回去看看?
    韩越觉着,自己话都是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如果宁清秋还是拎不清的话,那么接下里的合作什么的好像也是没有必要说下去。

    他可不想和一个在济州人人喊打的叛徒站在一条线上的合作对象。

    宁清秋显然没有让他失望。

    她按下不提。

    韩越松了口气,觉着空气都是要清新几分,看来对方只是对于那个边凛是认识的,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换位思考,就是他自己都是觉得这么个有前途的修士,抛弃光明堕落黑暗有点不可理喻——

    但是木已成舟,就连青云宗都是下达了追杀令,能够杀了或者是活捉边凛的修士,不只是可以得到一整条的灵石矿脉,甚至是可以在青云宗的藏宝室进行一览,选择一件宝物。

    这样的奖励,几乎是整个济州修士都是沸腾了。

    说实话,要不是为着他发现的这个遗迹,说不得韩越都是留在济州想要撞撞运气,即便是边凛难对付,但是他也是金丹,倒是不怕什么。

    说天才俊杰,他韩越自认,不差任何人。

    七夜却是突然叩了一下桌子,三人的目光都是被吸引过来,全部都是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他淡淡的垂下眼帘,睫毛长如鸦羽,漆黑如墨,让人看不清眼底神色,却挡不住那绮丽的流光。

    声音清冷,带着不屑和轻蔑。

    “那个青云宗却是做了无用功了,既然那个边凛是个叛逃宗门和外人联合起来坑害自己的师门的卑鄙之徒,那么想必心里只有自己没有他人,礼义廉耻全部不在眼里,所谓的父母亲人……即便是真的死了,也是换不回来他的愧疚,何况救人?这个陷阱,还未开始,便是已经结束了。”

    说白了,就是边凛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叛宗的事儿都是做了,还怕什么?

    他若是对于自己的家人真的是有半分怜惜愧对,即便真的要叛逃之前,也是可以给家里人留下后路的,他们家并不是青云宗附属的家族,距离青云宗也是很远,若是留下后手,也不会打草惊蛇,只能说他太过冷血,大概是从来没有想过事发之后,自己会给家里带来灭顶之灾。

    宁清秋他们心中一冷。

    其实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方面的事儿,只是……有的事,光是想想,便是心寒。

    现在想来,边凛只可能是为了力量堕落了。

    要什么有什么,却是堕落魔道,而且韩越也是说了,他不过筑基修士,却是发现已经是转为魔修之后已然是到了金丹期,宁清秋听到这个速度都是暗自咋舌。

    要知道,她当初入青云宗的时候,才听说边凛试炼之后会闭关突破筑基,然后修为稳固便是会和郑芸成为道侣。

    青云宗虽然是不像是合欢宗那样的极力双修的门派,但是作为济州的六阶宗门,怎么可能没有相关的典籍?

    听说郑芸的父亲就是有着一门叫做**决的双修功法,最是适合筑基期的修士,突破金丹也是手到擒来……只要是双修的双方都是有着合适的修为以及天赋。

    想来当初定下这个婚约的原因,也绝对是有着这门功法的因素在。

    但是也绝对是不可能让边凛在两个月前便是成为了金丹期的修士,他必定是有着魔修给出的莫大的利益,才会动心做出这样的叛逃师门这样的人人得而诛之的丑事。

    修士最重要的宗门和家族,他两个都是背叛了。

    不知道他的祖宗泉下有知,对于有着这样的后辈子孙,会不会气得死人从坟墓里面跳出来?

    七夜这番话,可以算是毫不留情。

    把那些冰冷的自私的东西裸露出来,生生的揭开了那层虚假华丽的遮羞布。

    明远心里却是有些好笑。

    七夜何等矜傲?却是主动地开口说了这么一席话……也不过是想起了曾经听说过的关于宁清秋和那个什么边凛的感情纠葛吧?

    虽然是宁清秋没有承认。

    韩越倒是不知道这些弯弯绕绕,他对于七夜有那么些敬而远之的意味,说实话,要是之前就看到他,说不得他就会掉头就走,另外去找搭档去了。

    即便是七夜全身上下并没有什么恐怖的气息外露,与之相反的是,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普普通通的凡人,而不是有着移山填海,摘星拿月的力量的修士。

    但是正是因为这样,反而是更加的恐怖。

    就像是你知道眼前的找个生物凶悍恐怖到不行,但是他就是看起来像是柔弱无害的小动物似的,不会让你放松警惕,只会让你毛骨悚然。

    七夜就是这样的存在,不声不响,却是没有人敢忽视他小瞧他。

    韩越在他的面前,觉得比起自家的掌门都是要呼吸困难。

    他连连点头,无比赞同:“是啊,那样的人,什么事做不出来?阁下果然是高见,高见啊。我之前想得真的是太简单太愚蠢了,自愧弗如,惭愧啊惭愧啊。”

    宁清秋嘴角抽了抽。

    韩越这人……说一句能屈能伸都是委屈他了,简直是油嘴滑舌,什么都是说得出口,看起来也许是和司空摘星那样的油滑分子一样,舌灿莲花,脸皮也是厚如城墙。

    几人交谈了几句,便是结束了这个话题,宁清秋他们本来就是打算在槟城住两日,这个时候槟城正好是风云汇聚,不知道多少修士都是朝着这里涌来,要是探听消息什么的,这个无疑是天赐良机。

    他们各自回房。

    韩越便是也在他们一层订了一间上房。

    自己的要求自然是不可能这么快便是说出来,别人还以为有着什么坑害人的陷阱啊,这个讲合作,也是要看时机的。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韩越不急,即便是心里急,他行动也不能急,不然的话,也许会吃大亏。

    行走江湖,这么点耐心还是有的。

    明远敲响了宁清秋的房门,看到一边的七夜也是不奇怪,他即便是订了两间房,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非要过来和宁清秋住在一起的。

    他见怪不怪了。

    只是开门见山的问道:“清秋,青云宗的事儿你也知道了,你看,我们要不要临时更改行程?你回去看一看我们也是不会反对的。是吧,七夜?”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