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二章 陆家父母的妥协
    陆家城。

    陆长生把碧鳞交给了苏红衣。

    这本就是之前说好的事,他自然是不会反悔的。

    毕竟秘境已毁,镇妖楼已经是成为历史,即便是杀了这个妖族也是挽回不了什么。

    既然苏红衣要,就给他。

    这也是之前帮他出手对付修罗之臂的时候,他就答应过的要欠苏红衣一个人情的报酬。

    这笔生意不亏。

    碧鳞的骨头也真的是非常的硬,就连陆长生和苏红衣也是对于此人……不,此妖族有所改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会这么轻拿轻放的放过他。

    后续如何,苏红衣将会怎么处置碧鳞,就不关他陆长生的事儿了。

    他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来关注这么一个妖族。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也是同时感受到了那一股恐怖的气机,调转目光看向了气息传来的方向。

    几乎是异口同声。

    “有人在突破化神期。”

    停顿了半秒钟。

    苏红衣意味深长的接话道:“那个方向,是槟城的方向吧?没想到,他们竟然是去了那边。”

    他们本就是从那边来的,没想到宁清秋他们竟然是打道回府,倒是巧了。

    陆长生面沉如水,气息淡漠冰寒,看不出眼底的神色。

    但是苏红衣就是知道他现在不爽。

    他一样如此。

    同样都是风云榜上的绝代天骄,哪能没有自己的骄傲?若不是心里有着争夺第一走向最高峰的目标,哪个修士又能平平淡淡的走到他们这样的地步?

    本来便是要朝着七夜甘拜下风,但是心里好歹是有着奋起直追的勇气,如今打不过,并不意味着这一生都是输家。

    日子还长着,未来如何,谁都没有办法定论。

    却没想到,只是转眼的功夫,七夜竟然就是已经是突破到化神期了。

    虽然是距离过远,对于那边的气机感应不完全,但是除了七夜,又有谁会这么快的接触到化神这个阶段?

    他们两个都是有着直觉,就是七夜了,舍他其谁?

    即便是陆长生和苏红衣这样的真正的人生赢家,都是有点感叹,既生瑜何生亮啊,和七夜一比,他们就什么优势自豪都是没有。

    苏红衣这个时候还有着点幸灾乐祸的情绪。

    想必陆长生只会比他更不高兴。

    毕竟是情敌嘛。

    受到的打击,必然相当的致命。

    但是苏红衣倒是记着离开收拾碧鳞,便是转身离开了。

    他心里也不好受,看来,只有更努力才行,他苏红衣怎么都是不愿意被人狠狠拉下这么远的距离的。

    陆长生也是拂袖而去。

    他简单的收拾了自己的丹房,对于王管家嘱咐几句,遥遥看着槟城的方向,终于是做了决定。

    如果是真的听从了父母的话,留在陆家城,和朝阳成亲,那么他必然是违背自己的本心,那样的话,陆长生的长生之路便也是断了。

    他永远也走不到最高的山峰。

    陆长生心念通达,去向着父母辞行。

    本来想着一走了之便罢,但是想想,父母恩重,即便是许多的观念他不认同,有些事怎么都是没有办法达成一致,但是陆长生明白,他们终究是爱他的。

    陆父勃然大怒。

    陆母还好,很多时候吧,女人都是心肠更软的,即便是女修士修炼到了高阶的地步,很多时候比起男人都是更要心狠手辣冷血无情,不然的话也是走不到这么远的地步。

    但是同样的,他们终究只是修士,不是视万物众生如蝼蚁的所谓的神仙。

    要宁清秋说,真的是修炼到了断情绝欲的地步,何必成仙做神?那就真的是高处不胜寒的孤家寡人一个。

    陆母终究是心疼儿子,倒是不怎么想要逼迫他,陆长生的性格她还不清楚吗?那就是认定了什么,不撞南墙不回头,见了棺材也是不会掉泪的。

    他有着自己的坚持。

    便是劝了陆父一句:“若是长生真的对于联姻一事如此反感,我看这件事还是暂时的搁置吧,强扭的瓜终究不甜。”

    陆父冷声道:“妇道人家,难成大事!朝阳说的话你都忘了?那是何等的机缘?长生,我实话告诉你,你若是不和她结为道侣,那么日后必然是追悔莫及。”

    他下了最后的通牒。

    陆长生一字一句的说道:“我陆长生,做事从不后悔。父亲,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遵从自己的本心,这一生,绝不会和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不论是对我还是对于朝阳,这都是侮辱。”

    所以,不要枉费心机了。

    我绝不答应。

    陆母便是说道:“陆远平!长生都是这么说了,我看这件事便是从长计议吧。”

    她舍不得逼他。

    这孩子,怀胎十月,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小小的一团长到如今芝兰玉树,人人见到都是恨不得生于自家台阶亭楼,给她带来了无数的骄傲,即便是不成器的孩子,都是父母的掌中宝,更何况像是陆长生这样的优秀绝伦光宗耀祖的天之骄子?

    实在是不愿娶,那就不娶吧。

    再说了,朝阳郡主那相当于背叛天南王府的行为,虽然说可以理解她一片痴情为了自己的儿子,但是这样的疯狂的感情,当母亲的怎么可能不心惊胆战?

    若是陆长生一直不愿接受她,那么朝阳这样的疯女人会不会采取什么极致的偏激手段……这种事光是想想,就是浑身不寒而栗。

    陆父沉着一张脸,只问了陆长生三个字:“不后悔?“

    “不悔。”

    陆父继续问道:“即便是放弃可以让你快速晋升化神期的机缘你也不后悔?”

    陆长生清清淡淡的笑了,声音却是切金断玉的决然。

    “靠我自己,也一样可以,父亲,我意已决。”

    陆父长长的叹了口气,肩膀垮了下来,像是一下子就是没有了那股精气神,摇头道:“你自己做了决定,那我们做父母的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了。你要走要留,随便你。”

    便是转身回了里屋。

    陆长生朝着父母拜别,便是悄然而去,没有惊动朝阳郡主,那个狗皮膏药,谁爱要谁要,反正他是不厌其烦。

    当然,没有忘了拎上童童。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