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远离那个漩涡
    关于陆家的发生的事儿,远在槟城的宁清秋他们自然是不知道的。

    听到明远提出的建议,宁清秋倒是真的愣了愣。

    她还真的没有想过要立马回去青云宗看一看。

    说实话,宁清秋和青云宗真的是没有什么感情,就是出身的宁家,在她的记忆里,都是一个模糊的印象。

    就像是听说别人的故事一样,宁清秋没有办法代入自己,自然是没有云荒修士那种对于家族和宗门的感情。

    这东西,强求不来。

    所以,即便是青云宗遭到了魔道和叛徒的联合袭击,元气大伤,这样的事确实是挺震撼的,但是她的关注点和其他的道听途说的修士,也没有什么两样。

    最让她惊讶的,无疑就是那个青云叛徒竟然是边凛罢了。

    想来想去想不通,她到底是事儿不存心的人,就是把这个疑问压在心底,暂时性的遗忘。

    毕竟是别人的事儿,与己无关。

    想要她同仇敌忾,还真的是做不到。

    没到那个份儿上。

    她唯一担心的,不过就是在青云宗的两个朋友。宁妍和沈柔的安危,才是她唯一挂心的事儿。

    但是想想,真的是要出事,那么即便是她现在赶回去也是为时已晚。

    五峰大比,宁妍和沈柔这样的刚刚入门的外门小弟子,应该是没有资格参加上台的吧?

    想一想,若是她是魔修,那么自然是会把目标放在出众的年青一代身上,那么像是外门弟子这样的一抓一大把的,他们大概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包括人力去对付吧?

    这么想着倒是有点自我安慰的意思,但是宁清秋便是暂时只能这么想。

    她沉吟了一下,却是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是问明远:“对了,你有没有办法联系到林惊风和花英?他们也是青云弟子,算算时间,他们应该是避过了这一次的事件,你问问他们具体的情况,倒是比起我们光是从那个韩越那里听来的只言片语要更加的具体。”

    明远眼眸一亮。

    确实,都快忘了,他们倒是和两个青云弟子认识来着。

    只是……宁清秋的这个态度,明远和七夜都是人精中的人精,一眼看透,她并不是很想要这个时候返回青云宗。

    宁清秋也是有着自己的考虑的,济州这个时候显然是多事之秋,青云宗更是焦点中的焦点,她虽然已经到了金丹期,但是这个时候回去,不知道要遭受多少的质疑。

    想一想,一个入门都没有接受过宗门的传承的外门弟子,便是于后山禁地失踪,这么一年不到的时间回去,竟然发现已经是突破到了金丹期……说出来可不是倒抽一口冷气那么简单,不知道多少人要疑心她。

    这个时候,可正是发生了边凛叛宗的大事,枪打出头鸟,她要是这个时候回去,那就是迎接狂风暴雨和无数的质疑。

    最最关键的是,宁清秋心虚啊。

    她的明净琉璃火,可是来自于青云后山的禁地,谁知道就这么回去,会不会被青云宗的高层给解剖了?

    这样的至宝,宁清秋相信青云宗不会一个人都是不知道,光是看看那个被封印的石台就知道,必定是有高人出手将琉璃火的火种封印在那个地方。

    她并不能全然的保证,没有任何人知道青云宗拥有琉璃火的消息,若是有人知道,她回去,必然是惹来无数的觊觎敌对的视线,对她来说,形势定然是不美妙的。

    宁清秋暂时不想让自己落入那样的进退两难的地步。

    先问问林惊风和花英,看看青云宗如今的境况,要是方便,让他们帮忙打探一下宁妍和沈柔的情况,无疑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明远心念急转,虽然并不明白宁清秋为什么对于自己的宗门有些抵触的模样,但是他立马就是想到了她之前提到过的被那个边凛的未婚妻陷害的事儿,而且据说那个女人还有着一个位高权重的长老父亲,他便是以为自己猜到了真相。

    虽然对于宁清秋的小心谨慎不以为意,但是明远作为知心小伙伴,自然是指哪儿打哪儿,一切都是顺着宁清秋来。

    也许是因为出了大唐之后,第一个谈得来的朋友并且坦诚相告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恩,虽然这个身份也是打了折扣避重就轻,但是他到底是没有骗过她,只是语焉不详而已……

    ——所以对于宁清秋,明远是十分尽心尽力的,真的是把她当成了至交。

    他点点头:“我之前倒是给他们留过传音符,但是都是已经出了济州到了幽州,这么远的距离,多半是联系不上,不过待会儿我回去试一试,用精血重新祭炼一下传音符箓,争取和那边联系上。”

    宁清秋眉头一蹙,有些担心:“不要紧吗?若是对于身体有什么损害,那便算了。”

    明远微微一笑:“说是精血,不过最多几滴罢了,吃点灵药便是补回来,耽误不了什么,你不用太过忧心。只是到底是联系得上与否,还是要看天意。”

    七夜突然出声:“实在不行,你想要回去,我们便是陪你一道,你也不用担心什么危险,若是有人敢对你出手,我就教教他们怎么做人。”

    平淡中透露极致的杀气。

    宁清秋摇头叹息:“我只是有点担心我的两个朋友,不过……远水救不了近火,事情都是发生了这么久,我们还是远在幽州,即便是这个时候回去也是晚了,不如先试着联系一番,若是她们没事,我就没有必要跑这么一趟,我这时候回去,说不得还会给她们带来麻烦。”

    她不只是担心郑芸和郑长老,说实话,郑家既然是选择了和边凛联姻有着婚约关系,无论是边凛到底是和郑芸举行典礼没有,这样的关系已然是人尽皆知。

    那么,边凛事发之后,郑芸和郑家必然是要受牵连的。这个时候,他们说不定已经是自身难保。

    所以宁清秋并不是担心郑家还有着那么多的闲心给她使绊子。

    就是担心一些未知的敌人,特别是那些想要杀她的魔修。

    济州危机四伏,她要是一不小心陷进去,就不好脱离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