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九章 下限一破,节操就是没了
    篝火升腾,火光金红,迷离绚烂。

    在这样的夜间荒野,竟然是升起了火堆,也就只有宁清秋他们干得出来了。

    毕竟这野外是荒兽的领地,而夜间,又是这些顶级掠食者活跃的时刻,危险无比,其他的修士提起十二万分的警惕,倒是没有他们这样貌似来郊游似的悠闲。

    所谓的有恃无恐,大抵如此。

    韩越终究是没有忍住,一边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灵茶,一边在烤架上面翻转着一条已经烤得焦黄色的两指宽的银皮小鱼,那上面已经是冒着阵阵的香气,鱼肉嫩白,哧哧冒着油,那油看着并不过腻,而是泛着透明的金黄琥珀色,像是鎏金一般。

    看起来就是让人食指大动。

    韩越动作熟练,看得出来,他可是没少干这回事儿。

    然后便是一脸狗腿的递给了宁清秋,满脸的邀功:“来,尝尝,这银玉鱼应该是熟了,此鱼虽然是品阶不高,但是肉质鲜嫩,关键是对于灵气的锁留特别的有效果……”

    宁清秋也算是吃货一枚,自然是来者不拒。

    她看着烤好的银玉鱼,确实是看着就是色香味俱全,即便是没有放着任何的调味料便是已经勾出了馋虫。

    这就是灵气滋润的生物的滋味了,便是真正的纯天然的顶级食材,任何的所谓调料,都是会破坏原本的口感和美味,真正的美食,一大半的原因,都是要靠着食材取胜。

    而云荒世界,便是所有的顶级食材生长的巨大的花园。

    要什么有什么,只有你想不到的,抓不到的,没有不好吃的。

    他们选的地方,自然是靠近水源,倒不是没有水资源,而是因为水源附近少有荒兽出没,毕竟水资源对于荒兽来说重要性不言而喻。

    所以即便是荒兽,没有人类的智慧,但是它们依旧是聪明的,自然不会经常在这里搞破坏。

    生态平衡的保护,人人有责……兽兽也有责……

    这银玉鱼,便是这小溪里面捉到的。

    韩越亲自捕捞,亲自生活烧烤,现在又是双手奉上…..宁清秋都是觉着有那么点受之有愧啊。

    她没客气,啃了。

    然后便是眼睛一亮,大大的夸赞了韩越的烧烤技术。

    她没有见过他的剑术,不予评价,但是单论美食烧烤,一个字,服。

    于是宁清秋就是有那么两分和颜悦色,她赶紧的招呼明远和七夜也来尝一尝。

    明远便是很给面子,结果韩越屁颠屁颠的递过来的烤鱼。

    话说,这个男人,还真的是——挺没脸没皮的。

    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是求什么了。

    心思百转,但是明远什么也没说,要比耐心,他可是非常的沉得住气,便是一边吃着烤鱼,一边给了个评价:“不错。”

    七夜自然是高冷的,他对于这东西,不感冒。

    韩越自然是不可能拿着烤鱼去讨好他,只当做没有这么个人,不是无视更不是忽视,单纯的敬而远之。

    韩越递过两杯灵茶,笑眯眯的:“来,宁姑娘尝尝这个七星茶,这可是济州特产,虽然说不是什么非常珍贵的灵茶,但是姑娘离家也有一段时间了吧?尝尝家乡的味道。”

    宁清秋接过来喝了一口,倒是没有跟他说自己的太阴灵犀里面就是栽着七星灵树,这样的茶叶要多少有多少,所谓的财不露白,便是要学会低调。

    她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样:“这吃也吃了,喝也喝了,有什么话,便说吧。”

    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当然也不全然是因为这个,不然的话,光是一条小小的烤鱼和一杯灵茶便是把她收买了,那她宁清秋也未免是太廉价了。

    主要是觉着韩越好歹也是个金丹修士,看样子还是非常的年轻,当然,具体的年龄问题她没有问,但是怎么看都是年轻一辈,这样的天才修士,若不是有求于人…….怎么可能对着他们死缠烂打费力讨好?

    她已经是吊了他胃口不少时间,便是爽快的给他一个机会。

    让他把想说的说了,至于说答不答应参不参与,这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反正宁清秋觉着自己不会亏,只是一直这么差遣韩越,还是有点心虚的,毕竟也算是老乡嘛……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济州,不就是想要打打感情牌?

    不过,这个感情牌效力倒是近乎没有。

    毕竟就算是宁家和青云宗对于宁清秋而言,也不过是近乎概念性的东西,一个是家族,一个是宗门,但是她毕竟不是本土人士,不像是那些修士从小到大,人生的一切都是几乎来自于这两个方面——所以她更不可能因为什么所谓的老乡,就是改变自己的想法。

    总而言之,要是韩越说得有价值,那么不是不可以考虑,相反,若是她没有什么兴趣的话……不好意思,你还是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正好,把韩越打发走,他们这一行人还不差这么个外人,有他在,毕竟不是很好,他们可是要去诛魔谷的,当初就连陆长生她都拒绝了,反而是让韩越一个籍籍无名的金丹修士加入——这样的差别待遇要是哪天被陆长生知道了,她简直是没有颜面见他了,这不是摆明了说鼎鼎大名威震九州的陆长生比不上韩越这么个路人甲龙套吗?

    这玩笑可是开大发了。

    关键是人陆长生还是对着她宁清秋有着救命之恩,韩越还不值得她破例。

    再说了,七夜对于外人的加入一向是很排斥的,特别是陆长生……咳咳,反正韩越跟着他们那危险还是挺大的。

    韩越不知道宁清秋已经是琢磨着怎么赶他走了,只是以为自己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已经是把宁清秋感动了,心里也是大喜,一边也是想着自己也是不容易啊。

    想他韩越虽然是性格算是随和好相处,但是作为凌云宗这样的大宗门培养出来的精英,怎么会没有傲气?为了那件事找到强力的帮手,他也算是豁出去了。

    同样,也是说明了——即便是修士,一旦是下限破了,那么之后掉节操就会非常的欢快,简直是停不下来啊……

    韩越都快被自己感动了,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宁清秋,压低了声音说道:“不知道宁姑娘可否知道蓬莱仙岛?”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