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三章 修仙界百科全书
    七夜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但是这个时候,显然是没有人有空搭理他。

    韩越满脸惊叹,看着明远的眼神都是有些不对头了。

    别看明远说得这么轻描淡写的,但是说出来的这东西可不是什么烂大街的玩意儿。

    听听——

    人一口就是道出了羊皮古卷上的东西的来历,蛮族的精血演化法......不明觉厉啊。

    韩越压根没想到竟然是有了这个意外之喜。

    他确实是还有着不少的和这个羊皮古卷一起得到的东西,最重要的,还是一个玉简,说是玉简,其实就是某些上古修士的留影录或者说笔记。

    那上面详细记载了有关一次不为人知的冒险旅程,他们找到那个地方获得羊皮古卷还有钥匙也实在是机缘巧合。

    只是之后的旅途,却是没有办法开展了。

    当时高手也不少,但是时运不济,遇到了这样的天大机缘,却是没度过风险,最终差不多都死绝了。

    只给后人留下了一些东西,希望后来者可以汲取教训,少走一点弯路。

    修士是一种蛮奇怪的生物,若是活着,那么必然是把好东西藏着掖着,即便是亲朋好友生死之交,有的时候因为某些东西也是立刻翻脸不认人,但是有趣的是,只要是面临绝境或者是即将要坐化的时候,很多的修士就变得像是无私奉献的圣人一般,留下很多的重要的东西。

    不然的话,这么多的遗迹洞府,私人传承又是怎么来的?

    一个是因为修士注重道统,不想自己死了就后继无人,若是有徒弟的还好,没有徒弟的,怎么也要精心谋划一个传承,期望后来者可以发扬光大。

    另一个大概就是心态的变化了,活着的时候,什么都是要往自己怀里搂,即便是自个儿用不上,也是要攥在手心里。但是一旦是要死了,却也符合了那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行为也是大变样,反而是个个仙风道骨,只希望有缘者可以完成自己未尽的事业。

    看似矛盾,其实不然。

    这次冒险,活着的时候,冒险队的修士们一个字也是没有往外吐露,但是那位队长也是一位半步元婴的大高手,在危险之中还是留了一口气。

    说是苟延残喘也是不为过。

    这样的状态,自然是不能再回家族宗门,不然的话,一个高手的陨落,带来的是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很多时候,对于有着高阶修士坐镇的世家宗门来说,定海神针失踪远远比起明确的死亡来得好。

    总有希望,总有威慑力。

    于是那位半步元婴的高手,便是仓促的把所有的有关这次冒险行动的东西留下来埋葬在自己的陨落之地,只期望有一天可以被后来者发现。

    韩越就是那个幸运儿。

    那地方偏僻,又因为某些原因,常人难以跨越,所以东西一直是没有被外人发现,直到机缘巧合落在了他的手上。

    但是因为年代久远,许多的知识都是遗漏了,总而言之,即便是当初的那些冒险修士也不过是看出来了这是一张地图,还没有具体推断出什么地方,便是差不多死翘翘了。

    韩越一综合前辈的看法,自己研究一番,辨认出这应该是来自于传说中的蛮族,倒是不知道这个什么精血演化法.....

    但是顾名思义,便是知道明远并没有乱说。这种独特的技法名称,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他不惊反喜。

    这太好了。

    明远知道的越多,对于他们的合作不是越有利吗?

    看来他韩越果然是没有找错人。

    慧眼识英雄啊。

    韩越在这里自鸣得意,却是没有看到宁清秋也是一头雾水。

    明远见她这样子,便是简练的说了两句有关蛮族还有精血演化法的相关事项,韩越自以为他在给自己科普,半点没有意识到旁边也还有一个一问三不知就是会不懂装懂的学渣。

    宁清秋听着这些闻所未闻之事,目光中全是异彩连连。

    蛮族、体修、肉身永恒......

    看来,每一个曾经纵横云荒的种族,都是不简单啊!

    只是蛮族只注重**,不炼精神,倒是有失偏颇。

    虽然说每一道走到极致的时候,都是吴无与伦比,但是这样的淘汰率也是太高,修士注重的是精气神全面发展,虽然说有所侧重,但是毕竟没有太多的短板,这大概也是人类能够战胜蛮族还有其他的种族至关重要的一点吧。

    宁清秋这个时候想法倒是和七夜不谋而合,要是两个人摊开来说一说,还真的是要引为知己了。

    蛮族炼体,所以他们的精血更是宝贝,拿来演化地图,倒真的是牛刀杀鸡。

    但是若这个地图关系到蓬莱入口,那么说来却也是可以理解了。

    不是因为蛮族精血特性,这羊皮古卷也不会保留得这么完整吧......

    韩越拱手,心服口服:“明远兄果然是大才,竟然是对这些远古秘闻了如指掌,我辈不如也远矣。”

    他目光中又是信服惊叹敬佩,又是欣喜万分,当然不可避免的,带着点黯然落寞。

    正如他所言,相去甚远。

    他本来还以为明远不过尔尔,最多和他不相上下罢了。

    主要是宁清秋是个剑客,锋芒毕露,而七夜不用说,一看就是惹不起的那种,但是明远看起来反而是三个人里面最沉默最无害的那一个。

    温文尔雅,刚刚突破金丹期,虽然已经修为稳固,但是不过是金丹初期,韩越作为金丹高阶的剑修,自然是认为自己并不输他,虽然是年岁大了些许,但是两个人也就是伯仲之中。

    当然,明远现在还是打不赢他的。

    宁清秋倒是让他有点危机感,虽然说修为有差距,但是剑修的战斗力从来是不好估量的,也不好轻易定论。

    这个时候才看出明远只是深藏不露而已。

    明远微微一笑,不卑不亢:“谬赞了。我只是对一些上古典籍传说很感兴趣罢了,当不得什么。”

    宁清秋倒是并不意外,明远在她的心里,那可是修仙界的百科全书,随便说到哪个方面,人家都是可以说出一个一二三四来,堪称是理论派中的战斗机。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