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修士界惹不得的人
    被称作小夏的漂亮少年......不,应该说小姑娘撑不住了。

    面对心上人受伤,哪里还舍得怄气,赶紧的扑过去,要哭不哭。

    但是又不敢伸手触碰,不知道他到底是伤得多重,心里有委屈又难受。

    还责怪自己怎么就是这么粗心大意,竟然不知道师兄竟然是在之前和那个黑衣人交手的时刻受了重伤。

    小姑娘心里全部都是对于大师兄的信任和崇拜,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短短的交手过程里面就是受了重伤。

    还一直是强撑着瞒着他们。

    她也难受自己不知道情况,就因为师兄竟然是还要雇佣陌生的修士照应他们发脾气......她以为他伤得不重,只是......只是看上了那个漂亮的女修士,才会要求一起同行的。

    小夏咬着唇,都快把唇给咬破了。

    敖烈微微一笑,嗓音温和,像是对着自己的妹妹一样的。

    “我没事。”

    东海龙庭的几个修士,都是把他当做是主心骨,敖烈自然是要强撑着给他们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请求宁清秋他们接受雇佣,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

    因为他之前也不知道那个人制造的伤口竟然还附着这么恐怖的灵气腐蚀伤害效果,用尽了所有的办法,都是驱逐不了,还让那诡异的气息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血液都是被污染了。

    别人不知道,他自己看得清清楚楚,他这次很大可能不好了。

    即便是不死,战斗力也要大打折扣,怎么保护他的师弟师妹?

    对于小夏的身份他不做介绍,宁清秋看出来了也自然是不会拆穿。

    何必呢?

    其实要说为何女扮男装也是很好理解。

    不只是为了方便行走游历,女修士并不弱,在大陆行走的时候,男人也不敢轻易的看轻她们。

    要知道,在九州大陆据说有几种人惹不得。

    女人、老人、小孩、还有就是和尚,只要是敢单独出行的,这几种人里面就没有弱者,个个都是身怀绝技。

    当然,最可怕的还是那种声名在外的恐怖修士,比如说风云榜上的大能。

    当然,这个可是不常见。

    基本上是遇不到的,想要死在人的手里也要看看人家到底是会不会出手杀你。

    真要是遇到了这样的大能修士,还是苏红衣这样的有着杀人无算称号名头的修士......那就是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也没有反抗的必要了。

    所以要是为了掩藏自己的女子身份,作为男装扮相,反而不是什么盛行的事儿。

    照常理来说,修为天资背景不错的女修,只要是有那么一两分姿色的,都是光明正大的女装出现,这样的话,说不定在九州行走更加的便利。

    美女都是有着特权的——即便是在残酷的修仙世界。

    这可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啊真理。

    所以,这个小夏扮男装出行,必然是因为不得已的原因。

    结合他们来自于东海龙庭的身份,一切就是非常的明了了。

    东海龙庭收徒不拘男女之别,有教无类,但是出门在外,却是少有龙庭的女修。

    因为有着半龙血脉的女修士,在外界那可是香饽饽。

    天生的绝品炉鼎,男修要是对这样的龙脉女修士采补,必然是事半功倍,还有一定的几率,抽取出女体中的龙血血脉,给自己进行淬体。

    这样的话,**强悍将会全面提升等级,包括力量、防御还有活力等方方面面。

    说白了,就是唐僧肉。

    龙庭的男修情况要稍微好一点,因为龙血属阳性,除了少数的特殊真龙血脉,基本上都是极为贴合男性躯体的。

    他们的血脉不会被抽取出来,也不可能因为双修让血脉被女子夺取......女修要是真的这么做了,说不定还会被旺盛的龙血灌冲倒逆,最后好的就是变成个白痴,坏一点就是直接爆体而亡。

    那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所以说,在这一方面,传承了龙族血脉的混血人族,男人比起女人好太多了。

    至少不会面临贞操危机......

    当然,龙人的阳气也是很足的,还很纯粹,所以在人族的底盘上,有一部分女修还是对他们虎视眈眈的。

    至少双修起来事半功倍......只要不抱有太贪心的**。

    反正龙庭男修可以光明正大的行走,女修最好还是做个掩护,不然的话,不知道会惹来多少的不择手段的修士。

    小夏想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做掩护。

    宁清秋同为女子,自然是不会拆穿这件事。

    小夏虽然有些刁蛮任性,但是宁清秋看出来了,这个小姑娘就是有点冲动,色厉内荏那种,比起朝阳郡主那样真正的恐怖女修,还是差远了。

    要说她讨厌的女人,朝阳郡主都是算不上,那就是个为爱痴狂的女人罢了,即便是听过她的一些驱赶对陆长生心有爱慕的女子的手段,也不过是过耳就忘。

    因为宁清秋也没办法做什么......即便是不赞同要看不惯她的某些行为。

    人家一个元婴大能,天赋出众,姿容惊艳,还有着天南王府这么一个靠山,谁能把她怎么样?

    即便是能管,而且管得了朝阳的,也就只有陆长生了。

    但是他们走之前,可是见过陆长生对于联姻这件事拒不合作的样子,也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

    说来说去,朝阳郡主无论做什么,都不过是个认识的外人罢了,宁清秋管不了那么多。

    她最最讨厌的,就是宁心莲那种,盯上她了就像是疯狗一样的紧追不放的仇人,还有就是无生岚那种罪恶滔天滥杀无辜让世间血流成河的魔女。

    朝阳郡主让人厌烦,但是倒不至于记恨。

    宁清秋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看你们还是赶快的给他疗伤吧,这......拖不了多久了。”

    刚才还看敖烈风度翩翩,进退有度,还感慨了一下修仙界缺什么也是不会缺少俊男美女的。

    即便是闻到了血腥味知道他受伤,也没有想过这么严重。

    敖烈的腰腹间的紫衣,已然是染成了深黑。

    血腥味逐渐浓重。

    看得出来,血液扩散面积变大,只能说明那个伤口太大并且极深。

    宁清秋暗暗佩服,这人还真的是忍得。

    小夏泪珠一直在眼睛里打转,急得不行:“大师兄,你快让我看看伤口......还有,赶紧的把丹药都拿出来,给大师兄服用。”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