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 头顶共一轮明月
    宁清秋找到七夜的时候,他正在高高的树冠上面坐着,微微侧着头,像是夜间迷梦中才会出现的人。

    她呼吸微微一顿,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有点别扭。

    七夜感应到了她的到来。

    微微的侧眼,看了她一眼。

    像是眼底有着无尽的流光。

    比起天上的星河,还要更加的绚烂。

    宁清秋挂上了笑容,走了过去。

    轻声问他:“我还说你去哪儿了呢?怎么突然就一个人跑开了?”

    之前七夜一直是在黑暗处看着他们和东海龙庭的那些人交流,但是后来是发现那个敖烈受伤之后,宁清秋便是感应不到他的气息了。

    这点很奇怪。

    七夜无时无刻不是在她的面前刷着存在感。

    虽然说宁清秋有点别扭,但是也是已经习惯了这道永远追寻的眼神。

    突然消失不见......

    她有点心慌意乱。

    然后宁清秋也隐约知道自己这是代表着什么,可是她确确实实还不想考虑这方面。

    压根就不敢深想。

    如今,也只有混一天算一天,糊涂一天是一天。

    顺其自然吧。

    既然是她自己个儿都没有想明白,那么就是更不能指望对七夜做出什么回应了。

    这对两个人来说,都是不公平。

    再说了,其实宁清秋虽然没有怎么表现出来,但是心底深处还是萦绕着一些说不出的自卑。

    七夜他......到底是喜欢她哪里?

    这也许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才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患得患失。

    宁清秋坐到了他的身边。

    两人肩并着肩。

    即便是时不时的轻轻碰触,也是柔软到了心里去。

    更多的,也不做。

    好像就是这样似是而非的接触,已经是圆满完美了。

    她将陆长生给的天河星辰丹给了敖烈。

    小夏他们对着她千恩万谢。

    宁清秋并不觉得自己家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不过是借花献佛了,救人的,是那位大神医才是。

    不过她也是有着功劳的。

    要知道陆长生可是出了名的怪脾气,即便敖烈他们有幸找到他,也不见得人家就会救命,条件规矩提出来,要他们杀人不难,万一杀的对象艰苦,或者是就在队伍里面选一个人出来杀掉......

    这样的规矩,想想就是可怕。

    而且,敖烈他也拖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去找陆长生这么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逍遥客。

    如今,就连宁清秋都是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还在陆家城。

    要知道,陆长生跑路离家的心思已经是很明显了,说不定朝阳还在紧迫逼婚,他已然是愤然出走了。

    其实愤怒还好,说明陆长生到底是对于朝阳感情不同,只是厌恶这样的被逼迫的感觉,还有挽救的余地。

    但是陆长生对于朝阳郡主......宁清秋觉着,用冷漠来形容更好。

    和其他的人,好像是没什么两样。

    最多碍于两家的情分,他不会像是对于敌人那样的下杀手。

    可是以他的桀骜和脾气,被朝阳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是毫不顾忌狠下心来杀人。

    到时候,就是大事一桩。

    陆家城和天南王府这么多年,世世代代累积出来的交情,就是要毁于一旦......

    宁清秋也是为了躲避这样的情况,才会早早溜走。

    有的漩涡,缠绕进去,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粉身碎骨。

    远在千万里之外的一条小道上。

    正好和宁清秋他们是一南一北两个不同的相反方向。

    一身白衣胜雪的青年,微微一顿,就那么一息,间隔很短,重新提起步伐。

    旁边的男人挑了挑眉,深红长袍十分迤逦,却不像是风流妖娆之色,而是带着死亡般的艳丽冰冷。

    他修眉凤目,轮廓精致,微微一笑:“怎么,谁在念叨你?”

    再短的不自在,他都是看得出来。

    正是苏红衣。

    能把一袭红衣穿成如此模样的,也就只有他苏红衣号称是血液染成的长袍了,这样的红,是毫无生机的红色。

    看到的时候,想到的不是鲜花和晚霞,而是血液和毁灭。

    陆长生不慌不忙的走着,每一步都是完全一致的距离,即便是漫不经心,也是风雪满袍袖的优雅风度。

    “并未。”

    苏红衣也不在意他的敷衍态度,只是好奇般的问道:“说真的,你既然是要离开陆家,去哪里不好,为什么非得和我一起去万妖城?”

    “莫不是也要效仿叶凌霄一剑西来,在万妖城几进几出的壮举?”

    说着,苏红衣自己都是笑了。

    他们这些人,个个都是有着自己独有的骄傲。

    没必要非要和某个人在某个方面或者是事件上比个高低。

    为什么非要走人家已经走过的路去证明自己?真正的强者,凑过来都是走自己的路。

    从不模仿,只为超越。

    所以,陆长生去万妖城,应该是有着自己的想法。

    陆长生眉目宛若含着霜雪,这次出行,他连童童都是没有带上。

    雪色衣袖在风中扬起弧度,在夜色月光中清泉流光,他是松间明月长如此,是石上清泉永不歇。

    “我要去万妖城,自然有我自己的道理,并非与你同行。”

    说完,便是走到了前面去。

    苏红衣微微一愣,然后便是哈哈大笑。

    明明是颜若好女,却是笑声清越,在夜空中长长的远远地传出去。

    但是没有任何的荒兽或者是其他的夜间行走的修士,朝着这边走来,而是远远地避开,像是这里有着什么洪荒异种,恐怖之地。

    他抚掌大笑:“说得好,说得好,不是你跟着我,是我跟着你总行了吧?这次万妖城之行,不论你是去做什么,我就跟你一起,做个见证。”

    陆长生没有拒绝。

    他眼眸深深地看了一下头顶的弯月,心里想起了那个远在另一方的少女。

    此时此刻,你在谁的身边,看着怎样的月色?

    放心,你要的东西,我会为你寻来。

    这一次万妖城之行,不容有失。

    拿东西,他志在必得。

    ......

    宁清秋不知道有人念着她,她只是坐在七夜的身边,和他默默地一起看着璀璨星河。

    夜幕低垂,黑若宝石。

    上面点缀无数的华丽星辰。

    银月清辉,繁星点点,这是在她的生活的那个时代,根本就是看不到的景色,美丽得像是童话故事。

    她叹息了一声:“真美。”

    语声轻轻,宛若呢喃。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