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二章 月光之吻
    宁清秋看着夜色明星,七夜目光柔和深邃的看着她。

    有的人,隔得越近,越是不想走开。

    越是接触,越是留恋不舍。

    他心里有那么一声长长的叹息。

    月色下,她的小脸露出一半轮廓,柔美动人,肤色如玉,另一半隐匿在黑暗里,红唇上有着小小的翘起的唇珠,可爱诱人到了极点。

    七夜修的不是无情道,也不追求什么所谓的清心寡欲。

    他只是对于女色,没有感觉而已。

    美则美矣,他见过太多,但是容色当真是无双的......一个也没有,因为还不如照着镜子看自己。

    没有丝毫的女气,却是已然是夺了天地造化。

    宁清秋已经是感觉到了他气息的靠近,只是她以为七夜室友什么话要和她说,便是想要转头,认真的听一听。

    对于七夜,她有着朋友的亲密,也有着对于一个处于暧昧期的男人的进退维谷的失措,还有对于一个强者的崇拜敬畏。

    所以,他的话,她都会尽力听着,认真的思考,绝不敷衍。

    但是一侧头,便是感觉到了一片阴影。

    他们坐在一棵参天大树的树冠上,这树木极为高大,且枝繁叶茂,叶片浓密,冠盖极厚。

    踩在上面的时候,就像是踩在了厚厚的草地上。

    十分的平稳,即便是不用任何的灵气,也是可以轻轻松松的承受两个人的重量。

    下方不远处,就是他们安营扎寨的地方。

    隐约还有着嘈杂的声音。

    即便是有了天河星辰丹,但是敖烈还是要好好地修养打磨丹药,并且最大的限度使用好这枚丹药。

    绝处逢生,那边自然是欢欣鼓舞。

    依稀,还能听到明远和韩越交谈的声音。

    他们在那边研究路线图。

    怎么最快最好的走到诛魔谷,传送点选在哪个位置,这些都是有讲究的。

    可是这些声音在这个时候都是离她远去了。

    宁清秋什么都是听不见,听见了也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脑子里嗡嗡声一片。

    眼前只有那张放大了,俊美绝伦的脸。

    他眉目深邃,每一个弧度,都是天下无双的惊艳。

    真正的男色,原来可以达到这样的地步。

    她几乎停住了呼吸。

    但是这些都是比不得七夜正在做的事给她带来的震惊。

    他薄凉的唇,像是一片惊鸿月光,轻柔的落在了她的唇上。

    一动不动,像是偶然停留的蜻蜓点水。

    微微一触,便是放开了。

    宁清秋却是瞬间心跳如擂鼓,血液都是潺潺小溪变作了汪洋河流,崩腾不休。

    这一刻的感受,大概是无限绵延,直到时光尽头。

    很短的一碰,几乎是一眨眼的时光,却给宁清秋带来了无与伦比的震撼。

    她只能愣愣的看着七夜。

    他微微退开,面上带着一点笑。

    像是冰川大地,引来了第一抹晨曦日光。

    难以形容的美的震撼。

    他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有点缥缈,带着笑意温醇。

    半天,她才拼凑出他的话。

    “......感觉很不赖,我不会道歉的。因为我想这样做,很久了。”

    宁清秋骂他也不是,就这么认了,被他这么不明不白的搞一个突然袭击,好像又是亏了。

    但是要她反驳什么,也说不出口。

    要真的是说点什么,好像又是小题大做了。

    就这么一个轻若羽毛的吻,却是撼动了她的心尖,让人又羞又恼,却也泛滥出一点点的微酸的甜蜜。

    总之,相当的复杂。

    “你你你——”

    然后捂住唇。

    这个场景,做不出来。

    什么也不说,捂着脸泪奔——那样就更搞笑了,光是想一想,就是不寒而栗。

    给他一个巴掌?

    呵呵哒,别开玩笑了,这还指不定到底是谁占了谁的便宜呢......光是那张脸看着,就是已经是值了这个吻的票价了。

    宁清秋一边漫无目的想着,一边还能尽量平静精炼的问了一句:“......发什么疯?”

    到不像是质问,像是嗔怪。

    七夜薄唇一挑,笑得只要是雌性生物都是把持不住的那种。

    “因为我想。”

    直白又霸道。

    宁清秋瞬间觉得自己被套路了。

    妥妥儿的霸道总裁范儿,这是——

    这家伙在撩她?

    宁清秋心情有点复杂,但是......她好像还真的被撩到了。

    主要是那双黑若深渊宛若夜色的眼瞳,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日月双轮在他的眼里起起伏伏,是因为情绪变化所以才会这么显露出来。

    可想而知,七夜也没有自己表现得这么平静和淡定自若。

    这家伙——

    也是会紧张的。

    宁清秋这么一想,心里更是泛起柔软。

    后知后觉的,脸也蹭蹭的染上了红晕,像是天边宛若火烧的红云。

    美不胜收。

    显示出了少女独有的娇俏。

    以前亲亲抱抱,七夜也是做得顺手,但是那个时候宁清秋的自我定位,完全是给失眠儿童的药香抱枕,没有这么多的复杂情绪。

    如今嘛——

    咳咳咳,羞涩也是卷土重来了。

    有的时候,就这么一个轻轻地触碰,就比更深的接触要深刻。

    那一刻,感受到了七夜的珍视。

    让她觉得自己像是无与伦比的价值连城的珍宝。

    或者说——

    无价之宝。

    是被这个男人捧在手上,含在嘴里,看在眼底,放在心里,铭刻在灵魂的爱人。

    宁清秋自己都快被当时脑子里面翻滚的那些词儿给煽情肉麻到了。

    但是心底的喜悦,却是真真实实的。

    她不好意思的微微侧头,轻声咕哝:“你是我的谁啊,还想亲就亲了......”

    说是抱怨,还不如说是撒娇。

    七夜自然不会情商低得这个都是听不出来。

    他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轻轻的吻,冲动做出来的小动作,竟然会收到这样的意外之喜。

    是不是......冥冥之中,她也舍不得他等?

    七夜的面色有些沉黯,掩盖住了他刚才的喜色。

    宁清秋抬眼看他的表情,却是心里微微一沉。

    什么喜悦甜蜜都是暂时的放到了一边,按在了他的手肘上,问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七夜很不对劲。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揽住了她的肩膀,把人抱进了怀里,声音带着怨念,却依然低沉磁性,足以抓住并且诱惑任何人的耳朵。

    “我真不想离开你。”

    宁清秋这次真的心里咯噔一声,沉入谷底。

    “你要走?”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