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新的练剑方式
    有关于七夜离去脱离队伍的事,最不能接受的人,是韩越。

    对他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一样。

    七夜这样的大高手代表什么?这就是定海神针啊。

    即便是在队伍里面,什么也不做,就是眼皮子都不带夹他一下的,韩越心里也是安稳。

    虽然知道即便是自己就要死了七夜也不会救他,最多看在宁清秋的面子上搭把手......

    可是他就是觉着有了七夜,腰不酸腿不疼人生也是有希望了。

    本来蓬莱入口这件事也就是心里想想,还不知道具体怎么操作呢,等看到宁清秋和明远的时候,他就心动了,觉着自己找到了组织。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不是二人组而是三人小队。

    但是韩越心里激动啊,但是现在,武力值最高的人竟然走了?

    生无可恋脸。

    宁清秋被他在路上诡异的气场给惊住了,古怪的看了一眼他,问明远:“这家伙该不会是疯了吧?有没有这么夸张?七夜是走了又不是死了,再说了,好像是和他韩越没什么关系吧?这么一段时间下来,七夜好像和他说过的话都不超过十个字吧?”

    明远呵呵一声,回答十分的精辟:“抽风呗。”

    有的人,就是越虐越是听话。

    七夜对他爱答不理,韩越对于七夜却是万分崇敬。

    其实修士的世界就是这样,食物链的顶端,金字塔那一部分高高在上的强者,他们生杀予夺无所不能,弱者对他们趋之若鹜,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照理来说,是宁清秋和七夜他们的相处模式反而是更加的奇怪。

    只是他们自己身在局中,不清楚罢了。

    韩越自然也不会多嘴。

    不过还好,听到宁清秋和他说了,七夜的离开是暂时的,只是他们就不要空间传送法阵了,诛魔谷那么危险的地方,若是没有七夜在,不要说韩越了,就是宁清秋和明远心里也是悬吊吊的。

    七夜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这个人的存在感却是无比的强烈,而且没有他,光凭三个金丹修士,怎么敢去打诛魔谷的主意?

    所以,他们决定按照原来的既定路线行走,过清沙源,走西川大沙漠,度过黑暗沼泽,穿过幽寂森林,再往前走,便是诛魔谷外的冥河小忘川了。

    那条诡异的河水,一半在幽寂森林尽头,一半延绵到了诛魔谷无尽深处。

    宁清秋当时听到这一个个地名的时候,简直是人都不好了。

    除了清沙源听起来还正常一点,什么沙漠、沼泽、森林之类的,听起来都是无比的诡异,阴气森森的。

    也就只有幽州,有着这么多的奇葩地名和恐怖之地了。

    谁让这里是魔修的大本营呢?

    啧啧,要游历找危险,果然是要来幽州啊。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遇不到的。

    宁清秋觉着自己心里已经是开始蠢蠢欲动了,在幽州杀人放火,那就是替天行道啊。

    魔修.....最好是不要让她遇见,虽然说魔道六脉里面就是无生道的疯子变态神经病杀人魔多一点,但是魔道六脉同气连枝,宁清秋怎么都是不觉得所有的人都是无辜的。

    说不定就是有些魔修暗中浑水摸鱼做进恶事,却是把这些事都是推到了无生道的头上,自己逍遥自在。

    还有的,就是无生道到处都是埋了棋子,在外兴风作浪和他们里应外合提供便利,这些事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宁清秋已经是不像是当初那么人云亦云,别人说什么就会信什么,相信这世间便是非黑即白。

    她有着自己的信念和原则。

    该杀的杀,全凭心,只问剑。

    如此便可。

    这么想着,体内灵气精纯一分,越加内敛。

    韩越在一边本来还在哀叹自己的蓬莱入口又要等上好一段时间才可以看到,心里还在悲伤逆流成河呢,结果就是发现旁边宁清秋竟然是功力又有所精进。

    差点没有一口血吐出来。

    这人与人的差别也太大了吧?这都比得上马里亚纳海沟了......

    韩越差点没哭。

    算了算了,还是继续研究一下行进路线吧。

    哪里知道刚刚好不容易把东海龙庭的那些修士给赶走,就接到了这样的噩耗,搞了半天,他们现在根本就不是急着赶路,这么想想,要是早知道的话,还不如让宁清秋答应下来敖烈的雇佣来着。

    不只是可以收获一笔丰厚的报酬,还可以打发时间,要知道,那些半龙人可是很有钱的,据说万族林立的时代,龙族就是以财富众多收集宝藏出名的,即便只是混了一半的龙族血脉,那也是富n代啊。

    结果拒绝就拒绝了吧,宁清秋竟然还给出了一枚天河星辰丹,这可是千金不换的圣药啊,韩越都是没有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第一次见,竟然还是被敖烈给吞了。

    不过韩越对于队伍的归属感竟然是更加的强烈了,就看宁清秋对待敖烈这样的萍水相逢的修士,都是可以给出这样的一枚丹药救命,那么对于自己人还会不好?

    所以他果然是眼光独到,找到了最好的合作对象。

    韩越一个人在那里喜滋滋的,嘴巴都快笑歪了。

    宁清秋看得是一阵恶寒。

    韩越这人看起来简直是跟精神分裂似的,一会儿哭唧唧,一会儿笑哈哈,整天傻兮兮......凌云宗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么诡异的奇葩弟子也是可以当做是核心培养?

    眼瘸了吧......

    韩越不知道宁清秋正在大力吐槽他,即便是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对于他来说,这么被说几句压根就不算是事儿。

    一路疾行。

    他们骑着角兽,各自研究自己的事儿。

    宁清秋思考她的剑道,时不时伸手在空中比划,这可不是随便闹着玩儿,还是经过了明远的指导,结合了一下关于凭空画符的手段,弄出来的锻炼剑法的新方式。

    并指为剑,肆意挥洒,倒是颇有古剑修之风。

    宁清秋彻底的沉迷进了这样的新的修炼方式,即便是比不上真刀真枪的战斗一场,但是积少成多,赶路的同时兼具修炼,实在是不可多得实用性技能。

    韩越在一边都是看得眼馋。

    但是他们虽然都是剑修,但是宁清秋的悟性和剑道显然是别具一格走出了自己的风格,韩越虽然是心痒痒,宁清秋和明远也没有藏私,但是学了一会儿之后,便是彻底的放弃了。

    不是他学不会坚持,而是——

    压根听不懂,学不会啊。

    于是只好是老老实实的去研究地图,羊皮古卷这样的宝物自然是不能随便拿出来,于是韩越就拓印了好几份复制地图出来,整天都是研究地图的走向,是不是还掏出玉简里面冒险者留下来的笔记进行比对。

    赶路的日子也算是有滋有味。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