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二章 寻根究底,小心为上
    那漆黑的,半挂在顶端晃晃悠悠的牌匾上面,有着三个鎏金大字。

    棺、材、铺。

    宁清秋甚至是下意识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想要揉一揉眼睛,觉着这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还是说梅长微一不小心带错了路?

    这是客栈?

    宝宝不相信......

    甚至是那块牌匾上还有点脱漆。

    看起来确实是年代久远,也很符合这间店的风格。

    但是——

    这能住人?这tmd只能是住死人吧?!

    宁清秋已经是许多年没有爆过粗口了,但是面对着这样的成吨伤害,她还是没有忍住内心***崩腾而过的情绪。

    梅长微已经是踏入了门口,对着里面双手做出喇叭状的呼喊了好几声:“老板?老板!老板你死哪儿去了?快出来接客啊!”

    宁清秋和明远他们都是默了,韩越差点没忍住打了个列跌。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这开的是什么店啊?

    宁清秋莫名觉得羞耻,甚至是很想要捂脸。

    算了,本来还想要问梅长微是不是走错了,现在看人家已经是去热情的呼喊老板就知道确实是没有带他们来错地方。

    只是——

    宁清秋在她的背后深深地看了一眼梅长微,难道书这个女人,压根就不是活人?

    这个小镇,就是个死镇?

    所以说棺材铺就是客栈,因为只会接待死人?

    那么他们这些还活着的旅客怎么办?难不成是要杀了他们?

    这是图穷匕见了?

    宁清秋背上的炼心剑嗡嗡的作响,甚至是弹开了几滴雨水,这是因为她刚才心情震荡之下,灵气防护罩有些偏移,所以才会透入身体。

    但是还没来得及落在她的身上,便是被锋锐十足的炼心剑的剑气弹开,十分的神异。

    堪称是忠心护主了。

    她最近苦练拔剑术,这门功法虽然是在云荒九州烂大街,但是关于它的传说,那可是从来没有停下来过。

    拘束拔剑术练到极致,拔剑瞬间,便是可以推山移海,摘星拿月,毁灭河山,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真的是有着毁天灭地的威力,是剑修最最恐怖的战斗力呈现的方式之一。

    她简直是觉得自己有些难以启齿,好半天才能正常的说话:“那个......梅长微啊,我看要不我们就......”

    换个地方住也行啊。

    这棺材铺还是免了吧。

    那个老板——也不用来接客了,真的。

    梅长微转头一看他们,便是跺了跺脚:“哎呀,你们怎么还站在外面?没看到下雨啊?灵气防护罩虽然是用不着多少灵力,但是也不是这么浪费的,赶快进来。来啊。”

    她还在招手,着急不像是作假。

    至于说小毛驴青青,已然是大摇大摆的自个儿走了。

    梅长微的解释是,这里青青已经是来惯了,这个时候自己绕到了后院的草棚马厩里面去休息去了,那里又可以挡风遮雨,还有软绵绵的草窝住,还有好吃的草和干净的水,青青最是青睐不过。

    十天里面八天不着家,就是有奶就是娘。

    梅长微对此很是怨念。

    宁清秋囧了一下,要是她是青青,也不爱待在连草都没得吃的家里啊。

    他们到底是进了这棺材铺。

    这才发现里面没有想象的那么阴森。

    梅长微招呼他们几个坐下。

    宁清秋环顾四周,墙上有着几盏煤油灯,到底是煤油还是什么油说实话她还真不清楚,但是看它照亮的范围和光亮,和那煤油灯也是差不离了。

    真的是——

    作为修士居住的地方,你即便是不弄多么的豪华,但是也不至于真的是凡人一般的生活吧?你弄个什么灵石灯之类的会死啊?

    好在椅子桌子还是稳稳的,看着也挺干净,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林木,好歹也是没有缺胳膊断腿,坐着稳当就行。

    梅长微自来熟的去断了一壶茶过来,给几个人面前摆满了杯子,倒出了热气腾腾的茶水。

    宁清秋脸色好看一点。

    至少还有着热乎的东西,看来还真的不是什么死人小镇。

    那未免太可怕了。

    “那个,梅姑娘,你的头发......”

    韩越到底是没忍住提醒了一句。

    之前在外面黑漆漆的还好,虽然说修士视力好,也不会紧盯着人家女人看,但是吧,这都是到了屋里,亮亮堂堂的,这衣服被打湿了,看起来简直是无比的贴合身体,曲线毕露。

    而且——

    你能不能把头发给捋顺了?

    “恩?啊!”

    她惊呼一声,在水镜里面看到了自己的模样,这才面红耳赤的蹭蹭的跑到了旁边的小屋里面收拾自己。

    经过提醒,梅长微这才后知后觉的烘干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将头发用一条红色珠链束成的发带,给自己随便扎了扎头发,露出精巧五官,看起来很是漂亮。

    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出来,知道自己算是极为失礼了。

    别的还好,主要是刚才还有两个男人在一边,她竟然就这么疯婆子落汤鸡似的晃了好几圈?这让一直自诩自己是个美人的梅长微怎么忍受得了啊。

    宁清秋无奈扶额。

    这女人,还真的是有些粗神经慢半拍啊。

    也不知道怎么修炼到金丹期的。

    难道说,傻人有傻福?

    或者是——

    宁清秋微微敲击了一下桌面,若有所思,看事情绝对不可以看表面,说不定这个梅长微就是故意的麻痹他们,等到他们掉以轻心,什么也不防备她的时候,便是给出致命一击。

    在云荒世界,修士尔虞我诈中间,这样的事,并不算是少例。

    但是总是有人被迷惑。

    有的人,不到背叛的那一刻,你真的是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演技高超的人。

    他们带着重重面具,甚至是骗过了自己。

    只是目前还不确定,宁清秋不会贸然做出判断。只是端上来的茶水,放在一边,她到底是没喝。

    虽然说有着琉璃火可以万毒不侵,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世界这么大,各种诡异的功法手段千奇百怪,她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不然后悔都是来不及了。

    梅长微没注意,不知道是心大还是有着后招。

    她说道:“我今天带着青青出去采药,没想到竟然是遇到了风雨,所以有些狼狈了......不过遇见了你们,倒也算是幸运的事。”

    宁清秋微微一笑,却有些疑虑问道:“你这话太见外了,说谢谢的应该是我们,若不是你带路,我们也是找不到这个......呃,客栈的。只是——”

    “这家客栈为何要叫做棺材铺呢?”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