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八章 化为己用,大手笔
    宁清秋想得头疼,她也没忍住,点起一个照明术,仔细的看了一下棺材内壁的绘制的图案。

    条线曲折,蜿蜒勾勒,最后形成了一个个诡异独立,却又莫名其妙的像是整体的图案。

    然后——

    叹了口气,她直接问道:“明远,你就直说吧,这玩意儿到底是有什么作用?这个棺材相当于一个防御法器的话,那我们就是被保护的对象了?那么相当于我们是给灵石买棺材保平安......所以这个小镇到底是有什么东西对我们虎视眈眈?”

    要价两千极品灵石的一次性防护罩......这不弄清楚小镇上面到底是有什么,还真的是心理不平衡啊。

    韩越也很肉疼。

    即便是不是他自己掏钱,即便是自己是个抱大腿的,看着大腿给出去的那么多的灵石,他流口水的同时,也像是从自己的身上割了肉啊。

    再说了,其实韩越也不是个真正的喜欢贪便宜的人。

    哪个天才修士没有自己的傲气?

    他还不至于因为两千极品灵石,便是欠着这么大的人情,人情债难还啊。

    要说是全身家当全部都是换成灵石的话,他也不是拿不出来,关键是很多东西都是不能拿来换灵石的啊。

    比如说羊皮古卷,比如说那个珍贵的冒险者留下的笔记玉简,还有着宗门传承的功法,他的防御法器还有手上的折柳剑......咳咳,不要嘲笑他的剑名字太柔婉,剑气折柳,讲究的是缥缈无影,若虚若实,于凌厉中寻求美感和灵动......

    虽让他乃是风水灵根?最是适合这门剑法,宗门长辈都是看着他于这一道上十分有天赋,便是打破了传女不传男的陈旧规则,把他收入这一门成了开天辟地的头一个男弟子。

    谁让这一代入门的年轻弟子,没有任何一个女修灵根与体质适合这门剑法啊。

    好在韩越也是没有辜负厚望,修炼有成,乃是凌云宗赫赫有名的高手。

    那是宗门骄傲。

    总而言之,他身上的流动资金不多,还需要留下很大一部分灵石备用,不然的话,路上的修炼靠什么?一路上需要用灵石的地方太多,他要是一次性给出去,就呵呵哒了。

    如今明远江湖救急,他嘴上虽然不说,想的还是要慢慢还上。

    他虽然嬉皮笑脸,但是还是很多地方坚守自己的原则的。

    也许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点本性真心,宁清秋他们才会同意一起结伴合作。

    不然真的要看不上他,不要说拿出来的是什么所谓蓬莱入口的入口地图了,就是他捧着成仙契机找上门来,也是不屑于与他为伍的。

    明远和宁清秋浑然不知他的这点纠结心思,还在那里讨论有关棺材法器和九阴玄尸宗符咒绘制秘法相关的事。

    明远无奈说道:“这也就是能看出是防御型的法器,但是具体防备的是什么,我哪里能够一眼看出?但是看走的是气息同化法阵这个大类别的流派,那么基本上可以肯定,应该是什么带着负面效果的偏向于灵魂精神攻击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我就不清楚了。”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既然是梅长微再三提醒在晚间子夜之后,绝对不要出棺材,那就说明,那个时候开始便是攻击最大化的开始。

    只要是那个时候不怕死的掀开棺材板,立马就能发现这个棺材防御的是什么玩意儿。

    但是这个办法他压根不会提出来,因为那完全就是作死啊作死。

    从来都是听过富贵险中求,却是没有听说过作死求富贵的。

    明远对这个确实是有点兴趣,但是他们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特别是有着宁清秋在,他即便是知道七夜肯定是留了后手,他自己大不了实在不行暴走开封印便是......但是都不是什么明智的办法。

    再说了,还有个脆皮薄血攻击弱的韩越,能不冒险还是不冒险吧。

    韩越要是知道明远是这么评价他,完全的认为他是个废材的话,定然是会哭晕在厕所。

    好在传音入秘是传递修士默念的想说的话,而不是读心术那么坑爹的秘法。

    不然的话——

    分分钟都是摧毁一个天才修士的信念啊。

    要是梅长微他们知道明远光是看一看棺材上的纹路便是推测出了这么多,必然是会惊为天人。

    这说明了这个男人在理论派上面的知识,多么的高屋建瓴。

    有的事,并不需要样样都是提出者去实践,很多时候,可以做事的人很多,但是有能力提出理论并且给出方向改进的人,太少太少。

    而这个小镇,就是缺那么一个人。

    宁清秋沉吟了一下,总结道:“也就是说,这个小镇一到夜间子时之后,便是会有——恩,类似于灵魂攻击呀之类的东西袭击修士?所以我们需要借助棺材这个法器进行抵御......这么说来,这里的本土居民要不就是有着独特的办法抵御这样的伤害,要不然,就是这样的攻击只是朝着我们这样的外来者,相当于是小镇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

    韩越和明远都是十分赞同她这样的观点。

    因为如果梅长微有办法保护他们,想必也不会强调他们必须要住入这个棺材铺客栈了。

    而她本人既然是并不居住在客栈反而是回到自己的家中,那么无论是那种不知名的攻击会不会攻击本土居民,向来她都是有办法让自己安然无恙。

    宁清秋的推断非常的合理。

    明远接着说道:“恩,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我比较倾向于第一种可能,也就是无差别攻击,不然的话,这个小镇应该是更加的热闹而没有这么诡异安静,可想而知,许多的小镇居民也是默默地等待着夜晚的过去......”

    他这么一说,气氛就是有点恐怖了,宁清秋想了一下黑漆漆安静过头的小镇,明明是有着那么多的活人气息,却是不声不响,这怎么看,都是有点问题啊。

    “而且我发现,这个棺材法器也许不只是保护我们那么简单,我当时进来的时候看了一下棺材摆放的数量和位置......怎么说呢,我觉得,这些法器加起来说不定才是这个保护阵法的原型。”

    “还记得我之前说的气息同化吗?我看沉棺的心很大啊,他不只是要保护客人不受到那种东西的袭击,还要让这些东西或者说负面攻击经过棺材法器的一层层净化,最后填充到中心,变废为宝,化为己用。不论他是将这么庞大的能量收集起来做什么,这都是个大手笔!”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