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 幽幽石板路
    棺材铺依然是十分安静。

    除了这么些默默坐着不说话的客人,基本上店内没有任何的响动。

    要是有人走进来,或许还真的是要感叹一句果然是不愧棺材铺之名,压根就没有多少的活人气息。

    店铺的老板更是不可能出来招待他们,宁清秋甚至是怀疑沉棺这么个一看就是甩手掌柜的冷漠boss,是不是根本就是不在这个店里面。

    这不是不可能的。

    这家棺材铺招待客人,宁清秋可不认为是真的沉棺善心发作,即便是一手交钱一手提供住宿服务,她也不相信这是沉棺的本意。

    这样的大人物,何必开这样的奇怪的客栈?就为了那高昂的住宿费用?

    不可能。

    沉棺这样的大能,若是真的要灵石,自然是走到哪里便是有人双手奉上,或者是自己出去寻矿脉也不是不行,甚至是他这样的实力,化神不出,完全可以横行九州,想要灵石?完全可以去抢。

    所以他这样的提供服务的行为,非常的不对劲。

    要说修士奇葩也多,传说也有着什么元婴大能入世历练,有着超高的修为实力却是不用,非要隐居在什么深山老林啊、在凡人的世界里面去混一混啊之类的,这样的实例很多,数不胜数。

    但是——

    沉棺应该不是那种人。

    即便是单单昨晚的一面之缘,甚至是只看到面具连脸什么样都是不清楚,可是宁清秋觉着,这个人应该是个沉稳淡漠的人,他身上缺乏人的味道。

    不只是因为他的活死人修炼阴阳道的缘故,在于这个人本心中属于人的部分,就不多。

    这样的人开客栈迎来送往?宁清秋觉着这件事猫腻大大的有。

    韩越有点着急了,感觉就是坐立不安。

    “那你们说到底怎么办?可别忘了我们的目的地啊两位,最好还是不要横生枝节吧?若是其他的地方寻宝探秘也就是算了,可是就连沉棺都是在这里进行谋划,昨日的棺材里面的所谓的九阴玄尸宗的绘制符咒这些提示,都是说明这里面的水深着呢,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掺和为妙,两位怎么看?”

    韩越尽量说得委婉一点,但是意思还是很明了了。

    他不赞成留下来。

    要说隐秘宝物,还有什么比得上蓬莱入口?

    虽然说他也不肯定他们可以最后顺利找到,这是个概率事件,没有人可以保证。

    但是也没人可以说他们留在小镇便是可以得到丰厚的回报啊?

    别到时候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反正韩越觉得自己和这个小镇感觉就是八字不合,哪儿哪儿看着都是无比的诡异,就是这些同住在棺材铺的修士,也是神经兮兮看起来就是不对劲,他们这些误入的无辜群众,最好是忘了这里的事,就当是偶然路过的地方,什么也不要管直接走人最好。

    主要是还损失了两千极品灵石啊......

    一想起这个韩越心肝脾肺肾都是一起疼了起来。

    这简直是他这辈子住过的最贵的客栈,没有之一!

    还不如昨晚冒着雨在荒郊野岭住呢,反正又不是凡人,身带灵力的修士在哪儿不是休息?

    宁清秋却也暂时没有给出确定的答复。

    “你想的我们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现在恐怕是想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什么意思?”韩越一惊,“你该不会认为我们会被强制扣留下来吧?”

    价格贵不说,还要扣留客人的话,他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只能怪自己命不好,真的是遇上了黑店。

    而且这家黑店还是沉棺这样的风云榜上的元婴大修士开的,也就是说他们压根就没有挣扎反抗的余地。

    宁清秋差点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韩越他是不是傻?

    “清秋的意思是说这个小镇古怪得很,我们要是贸贸然的说要离开,说不准还会发生什么事,你看这些人,不一定全部都是特意来这个小镇的,说不定里面也有着和我们一样进来了发现不对的人,只是大家现在都是按兵不动,都是等着看别人出头......”

    明远简直是把话揉碎了说清楚给韩越听。

    “再说了,若是沉棺真的开黑店要对我们做些什么,他何必还多此一举收什么住宿费?以他的实力,不用任何的阴谋诡计和谋篇布局便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他要做的事,生杀予夺不过是一念之间,怎么还是拖到现在?”

    宁清秋也是忍不住接了话茬。

    这家伙就是杞人忧天,也是搞错了方向和对象啊。

    韩越恍然大悟,搞了半天,就是他一个人心急火燎的?还是要更加淡定啊。

    只是——

    宁清秋和明远怎么就不怕事情到最后绷不住呢?要知道他们再怎么能都不过是两个金丹修士,即便是有着再高的天分和再强的背景,这个时候若是有沉棺这样的人物要对他们做些什么,那不是完全的没有反手之力吗?

    到了那个时候,人都是死了,说什么都是晚了。

    莫非......这两人还有着后手?就是在沉棺那样的危险面前,都是可以全身而退?

    韩越心念电转。

    明远突然又说道:“你们听听外面,我总觉得,很不对劲。”

    宁清秋凝神一听,也是蹙起了眉。

    韩越面色也古怪了起来,几个人对视一眼,都是明了对方也是发现了。

    这个小镇晚上阴森诡异也就算了,怎么大白天的,也是静幽幽的?

    照理来说,不说人声鼎沸嘈杂万分,至少也该是有点生活气息吧?

    可是这个小镇还是十分的安静,虽然也有一点动静,但是轻微得可以忽略不见。

    就像是人间的幽冥之地一样,特别的让人心里发毛。

    宁清秋沉吟了一下,走到窗边,升起了窗户,抬眼看了看街道。

    也许是这条街道偏僻些许吧,外面的青石板路在阳光下闪烁着清幽幽的光,甚至是有青苔的气味夹着昨晚的风雨气息扑进了她的鼻腔。

    没有一个人在这条路上经过。

    明明是在居住有人群的小镇中的道路,却像是荒山野岭的荒道一样的无人踏足,当然,比起荒草丛生的道路来说,眼前的石板路显然是要干净整洁许多。

    其他的修士也不是傻的,坐了半天,也是感觉出来不对劲。

    就在这个时候,踢踢踏踏的走路的声响传了过来,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是提起了精神。

    很快,来人便是走到了棺材铺前。

    目光一瞬间汇聚聚焦。

    来人推开门,和他们的视线对上。

    美丽的少女背着光,像是要融化在那光辉里面,看到了宁清秋他们的位置,当即便是扯出一个笑容来,绚烂如花开。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