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三章 小女人的心思
    韩越心里哀叹,只可惜啊,美则美矣,他一个都是要不起。

    他看到明远都是带上了那红绳络子,心里已经是有了分寸,明远在他的心里那就是相当于修仙界百科全书,说什么都是知道,在他的心里地位都快赶上天机阁了,堪称是权威人士。

    他都带了,这东西应该是没问题,而且还是好东西。于是韩越逗趣之后便是立刻给自己戴在了手腕上,像是扣上了一根免死金牌,不知道是不是自我错觉,他觉着带上了这玩意儿之后,感觉身体都是舒坦许多。

    这夸张表现惹得宁清秋毫不客气的赠送了一枚白眼,梅长微便是抚唇娇笑,刚才的那点好心喂狗的郁闷不知道丢到了哪个九霄云外去了。

    明远......他选择不发表意见,有的时候,队伍里面多个吉祥物一样的开心果,也是不错的,虽然有时候看起来是有点蠢。

    其他的人也是回过味来,都是跑到了梅长微这里来求红绳络子。

    这个时候,老板不在,他们对这个莫名诡异的小镇又是一问三不知,心里没底就算了,还有点隐约的危险预感,自然是要寻个心安。

    修士可不是没眼色的傻子,虽然不知道宁清秋他们同样是外来人怎么就对这么一个小镇居民另眼相待,但是这是好事,他们也不知道这红绳有什么作用,但是唯一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必然是有用的。

    那么这个时候自然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都是要得上这么一个“护身符”。

    聊胜于无嘛。

    梅长微却也没有坐地起价,她笑道:“既然各位都是棺材铺客栈的客人,那么我梅长微自然也不能厚此薄彼,如果各位今晚都是要留下来参加小镇庆祝节日,那么这缠丝络每人都有,就当做是我给格外住店客人的一些薄礼。”

    众人纷纷点头,心里果然是平衡。

    只是......

    梅长微狡黠一笑:“只是各位既然是今日不走,那么晚间留宿......”

    宁清秋眉角抽了抽,这人还真的是不放弃任何一个给沉棺拉客的机会啊,现在这是要留住回头客?

    只是......宁清秋本就是没有打算换地方,要知道小镇就这么一个客栈,今晚上没有棺材法器挡着,心里还真的是有点发虚,所以还是投桃报李吧......

    只有双赢,才是最好的状态。

    宁清秋不清楚梅长微是个什么样的人,修士表里不一带着面具的多了去了,她也没精力追根究底,她只要是抓住梅长微一个软肋就行了,比什么都有用。

    梅长微喜欢沉棺,这感情非常的深。

    所以......

    她使了一个眼色,明远秒懂,几乎是立刻便说道:“梅姑娘,我们三人再次续订一晚的......棺材,今日观看了小镇的庆祝节日之后,便是要继续住在这家客栈了。”

    梅长微立即就是眉开眼笑,宁清秋他们这行人除了那个叫做韩越的有些傻乎乎的,果然是聪明人。

    而她,最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只是——

    这么聪明,怎么就是不知道急流勇退,早早离开这么个是非之地难道不好?

    可是上门的生意,她也绝不会往外推的。

    “好说好说,棺材铺开门做生意,自然是不会将客人拒之门外的,价格还是和昨日一样,若是之后还有续订,也随时可以说。”

    韩越已经是心灰若死了,整个脑袋都是空茫一片,感觉身体被掏空。

    这么说,他又要大出血?

    话说你们订棺材的时候,可不可以询问一下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

    这么贵的棺材,活着都是要睡不起了,更别说死了,他看自己以后还是选择身化天地的死法好了.......

    咳咳,不要以为这个什么身化天地多么的牛叉,换算成我们的说法,就是变成骨灰与九州大陆融在一起。

    你想想,要是真的是弄个墓把自己给埋了,买不买得起还是另说,说不定以后被后代修士挖坟掘坑,把墓碑给刨了,要挖他的陪葬品......想想就是死不瞑目啊。

    这事儿可不是什么新鲜的事儿,看看那些上古遗迹大能修士,不都是被整个修仙界虎视眈眈的要掘墓吗?

    在后人眼里看来,那就是个香饽饽啊。

    自己挖别人的坟很爽,可以发大财,虽然说是要冒着生命风险的......但是轮到立场到了个个儿,那就悲催了啊。

    韩越已经是开始思考自己要是如此负债累累下去,还有没有可能还得清的一天,所以已经是准备翻脸......不认账了。

    什么底线和准则,该丢的时候就是要丢啊呜呜呜......

    他煞白着一张脸,双眼空茫。

    宁清秋觉得韩越这个人戏份真的挺多的,无时无刻的都是给别人加戏,给自己加戏,还给双方加对手戏。

    他哪里该是学习剑术?这天生的就是学习幻术的料子啊。

    可惜了。

    宁清秋倒是不知道,自己一语成谶,韩越还是走了一条另类的道路,他把幻术和剑术柔和起来,弄出了幻剑道的路子,只是他这个和别人不同,走的是猥琐流。

    就是经常和他比斗的人,大多数时候都是被折腾得够呛输了的,若是单纯的论战斗力,还不好说,所以他之后有了一个猥琐宗师的称号,至于说具体在幻境剑道里面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让无数的高手都是忍不住破口大骂,这就是后话了。

    总而言之,正是因为对于韩越来说,因为幻剑道导致的后续事件,让他的名声达到了烂大街的地步,所以即便是宁清秋认为自己其实是个预言帝,但是他一直是坚持认为她一语成谶,把一件不吉利的“凶”事给预测出来了......

    当然,宁清秋认为这完全是韩越的人品问题,所以对于这个指责,她是拒不承认的,她不过是在恰当的时候给出了一点小小的适合他的建议而已。

    所以,被九州同仁抵制完全是因为韩越自己猥琐......怪我咯?

    回到当下。

    明远一说要订晚上的住宿,梅长微不知道哪里掏出一个黑漆漆的本子,拿着笔就是刷刷刷的做了个登记。

    然后他们还先预付了定金。

    当然,这一次当着其他的修士的面,明远又不是傻的,自然是只给了极品灵石十五颗当做是定金,这个定金相比起整价来说,又是便宜不知道多少。

    所以给的时候,反而是没有多心痛。

    其他的修士看既然是有人带头了,那自然是纷纷响应,虽然没说话,但是掏钱还是非常爽快的。

    这个小镇的古怪,经历了昨晚他们都是清楚的,这个时候自然是不可能在梅长微都是提醒了的情况下还是离开昂贵的棺材铺客栈非要去借住居民住所。

    还是这里安全,贵是贵了点,心安就好。

    宁清秋基本上可以肯定绝对是有猫腻。

    不是人人都是明远这样的豪富。

    一个金丹修士,住得起这样的客栈一晚就已经是要倾家荡产了,详情参照韩越,怎么还能有余力住第二晚?

    这些人,必然是有备而来。

    即便是有他们这样的修士,也绝对是不简单。

    梅长微笑得极为的开怀。

    乐滋滋的。

    她把所有的定金都是自己先收了起来,她暂时不直接放在棺材铺不是因为其他,而是晚上她又有理由可以到这里来一趟,把定金交给沉棺。

    这是小女人的心思。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