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为何对我如此特别?
    宁清秋他们这一坐,便是一整天。

    这棺材铺又不像是普通的客栈,还有着专属的房间。

    那样的话,他们好歹是有个打坐修炼的地方。

    但是在这个棺材铺......

    既然已经是出来了,那么自然是不可能回去棺材。

    那样的环境,即便是说不上不舒服,但是对于正常的人类修士来说,没有人愿意长期的待在那里面。

    只是......沉棺这样的特殊的尽力的修士,才会喜欢那样的地方吧?

    开始宁清秋还在想说不定就是因为沉棺是出生、修炼都是在棺材里面,所以他自己已经是把棺材当做了家和床,这一点因为岁月的漫长影响,应该是刻在了他的骨子里,之后就是想要改都是改不了的。

    但是经过了明远昨晚上对于棺材法器的研究,宁清秋又是有了一个新的猜想。

    说不定正是因为九阴玄尸宗的缘故,沉棺得了这一门的秘术,不得不将法器熔炼成棺材的模样,而且这恰好又是符合他的审美观的样式,所以才造成了如今的棺材铺客栈。

    说不得,他们这些客人,也算是计划中的一环。

    当然,不是针对任何人,而是只要是进入小镇客栈的,在这个棺材铺里面给出灵石住宿的修士,无论是谁,都是一样的,都是可以为沉棺这个法器阵法提供某些东西,让他的计划可以更加顺利的施展。

    具体是怎么个操作流程,宁清秋他们不可能知道,但是她相信,梅长微经常往沉棺这里跑,还是小镇的居民,肯定是知道许多的详情,但是她又是最不可能告诉她这些的人。

    别看梅长微现在对着他们笑颜相向,但是一旦是涉及到了沉棺的利益,宁清秋保证,这个女人翻脸绝对是比翻书还要快。

    这么一想,她就联想到了朝阳郡主身上。

    也不知道陆长生那边解决得怎么样了?

    要是当时把他带走就好了,对于这样的诡异小镇,陆长生说不定有着办法。关键是面对着沉棺,他们的底气也不会不足。

    只是就是这么一想,宁清秋又是有些自嘲,怎么一遇到难关就是忍不住想要找人帮忙?即便是现在对于这个小镇雾里看花,不知道暗处有谁在盯着他们,甚至是实力远逊于沉棺,一旦对方动手,他们就是后果十分糟糕......

    这样的困境下,作为剑者,不该畏首畏尾,照样勇往直前。

    前方若有谜障,一剑破之便是。

    实在不行,至少有着七夜给她留下的保命的招式,到时候留得一命完全是没有问题了。

    既然都是有着这样的解除了后顾之忧的优势,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明远倒是在征得了梅长微的同意之后,继续去研究棺材去了,他现在又有了一点新的思路。

    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能不能顺着这条路找到正确答案。

    但是他也不强求。

    明远的性子,有那么些随心而为的洒脱,对这个有兴趣,就研究,研究得出,自然是好,研究不出,那也没什么。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能人异士层出不穷,他从不低估自己妄自菲薄,可是也绝对不会太过高看自己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他不知道的东西,多了去了。

    比他天才的人,到处都有。

    只是梅长微看着他的眼神有点古怪,但是还事叮嘱道:“你要回棺材那自然是可以的,毕竟是已经预定了今晚的住宿,只是你就必须在晚间将所有的灵石一次性付清,若是违约......不只是定金,就连两千极品灵石也必须交付,即便是你没有住在这里。”

    他们也是很理解的。

    就相当于明远这个时候,已经是开始行使他的居住权利了。

    他微微一笑,温文尔雅:“这个我自然明白,没问题。”

    “你......”梅长微叫住了他,眼神带着复杂,有些期待,有些防备,有欣喜也有着忐忑,最后像是想要说什么还是放弃了,“你最好还是选择昨日你选的那个棺材,至于说其他的,最好不要去碰。”

    明远微微沉思,答应了。

    便是一个人摇去了后院。

    对于其他的修士的注视,当做是看不见。

    梅长微像是变魔术一般,掏出了昨日从沉棺那里买的酒。

    “来,我昨日一个人喝了一半,今日特地留着,与你共饮的。”

    她满脸期待和献宝。

    宁清秋定定的看了她半晌,脸色微带着古怪,特别是发现一边韩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一脸没想到宁清秋竟然是这么受女人欢迎的表情。

    看起来特别傻。

    这么夸张的反应,让没有什么感觉的宁清秋都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什么啊!

    她直接问道:“长微你为何对我如此......特别?”

    要不是知道对方喜欢沉棺,她还真要误会自己已经是魅力通杀不分男女了。

    梅长微一愣,然后看着两人的表情,哈哈就是笑了。

    一个娇媚女修,笑起来却是格外的爽朗洒脱,有点儿意气风发。

    她按在桌子上,仰着脸靠得近了些,眼尾带着红:“......当然是因为清秋你讨人喜欢啊。”

    宁清秋知道她没认真,在打趣她,便是抿着唇不说话,只是一双莹润的黑眸宛若澄澈宝石,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这样的眼睛,干净得让人自惭形秽。

    宛若珠玉在侧。

    梅长微收了笑容,轻轻地为她斟了一杯酒。

    酒液宛若流动的血红水晶,在白玉杯中波光粼粼,还有着浅淡的花香果香夹杂的气息,清甜甘露般。

    “大概......是因为你身上的气息非常的干净吧,我觉得和你待在一起,非常的舒服。我想和你做个朋友。”

    宁清秋一顿,突然想起了体内的明净琉璃火,它进入她体内之后,一直是兢兢业业的给她淬炼体质,每天都是潜移默化的改变着她。

    对于宁清秋而言,在后山遇到琉璃火,就是她这一生巨变的开始。

    精彩人生的起点,崭新的篇章,她的身体,如今已经是宛若明净琉璃,倒是和火焰之名想衬,梅长微必定是有些特殊的体质天赋,所以对于她的气息感应起来更加敏感。

    只是梅长微这个做朋友的前提,大概是要首先把沉棺摘出来。

    而只要是不触犯她爱的人的利益,无论是怎么样,她都愿意竭尽全力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给予宁清秋帮助。

    不只是因为那股清新纯澈的气息,还有......看到她,让梅长微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她的妹妹。

    “尝一尝,老板的酿酒技术那可是一绝。”

    韩越这个时候不甘示弱的跳了出来,对着宁清秋挤眉弄眼的,像是在邀功。

    对着梅长微道:“梅姑娘。你这就差别待遇了吧?特意巴巴的给清秋留着酒喝,我就一杯也捞不着?”

    说得满腹怨气一般。

    实际上在她拿出酒壶只给宁清秋和自己满了一杯之后,韩越就是有点坐不住了。

    明远现在不在,研究棺材去了,他这个时候就肩负着保护宁清秋的重任,这个梅长微还不知道是人是鬼是敌是友来着,她带来的酒,怎么敢随随便便入口?

    要是出了问题,明远不把他给拆了?之后要是七夜回来,全天下的追杀他怎么办?

    光是想想那个后果,他都是心惊肉跳。

    所以便是跳出来搅局了。

    就是想要靠着插科打诨,就这么蒙混过关最好。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