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六章 羊入狼窝?
    空旷的中央场地中,已经是差不多挤满了人。

    人声渐渐地变得嘈杂鼎沸起来。

    小镇白日的安静不复存在,夜间降临,反而是热闹非凡,到处都是灯火通明,把一个小镇内外照得明堂如白日。

    路上的行人很多,这个时候才可以看出这个小镇的居民着实不少,最最特别的,这几乎是一个全部都是修士的地方。

    宁清秋一路走来,越发惊叹。

    她本来以为,即便是梅长微所言的今晚是整个小镇的什么庆祝节日,这诡异小镇也必然不可能像是其他地方正常庆祝那么热闹。

    却没想到——

    韩越摇了摇手里的扇子,今日傍晚出来,他特别骚包的打扮了一番,穿着缫金色的双凤朝阳袍,上面点缀着花鸟鱼纹,十分的华贵非凡,仔细看去,在夜间的各处亮光映衬之下,反而是闪耀着华美的光。

    特别的引人注目。

    韩越把身上的斩柳剑已经是收进了储物空间,倒是不知道哪里寻摸出了一把折扇,上面水墨画笔随性意境幽远,乃是上等的好画。

    他这三步一摇,五步一晃,看得旁边的人都是恨不得离他远一点。

    无他,太辣眼睛了。

    特别是宁清秋他们这样已经是差不多看透了韩越什么样的情况下。

    今日他也是被压抑得太狠了,梅长微弄出来个沉棺酿的红颜醉,把宁清秋给一杯灌倒,然后他韩大公子脑子一个短路外加抽风,一世英名便是毁于一旦,还在明远心里留下来一个“不堪重托”的印象......

    可谓是一把辛酸泪。

    于是里子没了面子来衬,于是他好好地把自己拾掇一番,又是个翩翩浊世佳公子......当然,这是他自认为的。

    宁清秋酒醒了之后也是有点心惊,还好那红颜醉虽然说后劲十足,但是延绵的时间到了晚上也是差不多了,她对于之前的记忆当然是记得清楚。

    不过......看来以后还是要对这些酒类敬而远之了。

    虽然不是嗜酒如命之人,但是对着合胃口的酒,她也不介意尝尝鲜,只是......今天算是有个教训,以后要是不分场合发起酒疯或者是有什么人起了坏心思,她岂不是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她当时也是因为探测出梅长微拿出来的是好东西,若不是确定无害,又怎么会入口?

    就连丫丫都是连连鼓吹。

    结果没想到,一下就把自己灌醉了。

    最没想到的是,韩越竟然是犯了那么大的一个蠢,她当时回想起来也是嘴角抽搐不已。

    只是不好继续嘲笑他了,不然她都是怀疑韩越会不会自挂东南枝,怀疑人生去了。

    好歹也是合作伙伴,还是给人家留一两分颜面吧。

    这么想着,嘴角却是忍不住流露一丝笑意,却是无比惊艳,宛若满山花开。

    要说这美人最美丽的时刻,就在于不自知。

    她这么一笑,倒是引来了不少窥视的目光。

    只是这小镇居民皆有些怪异,匆匆一扫,便是忙着自个儿的事去了,管你红颜惊世还是风华绝代,对他们来说,都比不过自由。

    宁清秋看着周围的修士们,基本上都是小镇居民,虽然不是张灯结彩的装扮小镇庆祝典礼,却也是没有了白日那股让人背后发毛的死气沉沉,比起昨夜疾风骤雨灯火如烛飘摇,又要好上许多。

    宁清秋感叹了一句:“若是昨夜我们来的时候小镇是如此光景,想必......”

    又是另一番感受。

    绝不会感觉出这个小镇有多么的奇怪,那么对他们而言,说不定反而是一件坏事。

    要知道,对危险有所察觉总比身处危险不自知好吧?

    明远点头赞同,他穿着月白曲裾,领**叠,额上是白玉玲珑冠,比起孔雀开屏似的韩越,却是更加的夺人眼球。

    风华自在。

    如此时刻,宁清秋突然就想起了七夜。

    也不知道那人现在又是身在何处?可有想她?

    应该会的吧。

    梅长微一直观察他们,见到宁清秋这一瞬间的变化的气息,有些惊讶。

    这个少女美貌惊人,就是梅长微自己都是有些自愧不如,但是很特别的是,她并没有什么嫉妒的心理。

    而且年纪轻轻便是金丹修士,可想而知身份不简单天资更是惊人。

    但是这样的万中无一的姑娘,真正的凤凰,竟然......刚才那个笑容分明就是想起了心上人的笑。

    只有那样发自内心的快乐思念,才是具有打动人心的美丽。

    梅长微分明觉得,周围打量的眼神变得蠢蠢欲动起来,充满着黑暗贪婪与邪恶肮脏,她微微皱眉,挡在了宁清秋的身侧,那些眼光一触即收,像是知道这个女人不好惹。

    梅长微在小镇的也是小有名气。

    毕竟不是人人都是可以在棺材铺出入自如的,不论是沉棺到底是有没有明确表态这个女人是他罩着的,但是很多时候沉默就是代表着很多东西。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去找这个女人的麻烦。

    有人已经是注意到了,梅长微陪着的几个人,都是男俊女美,格外的出众,风姿卓绝,看过去就是鹤立鸡群。

    特别是小镇居民虽然不是什么喜欢与其他的人来往的热情之辈,却也全部都是认识其他的居民。

    他们很是孤僻,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自己的底盘捣腾自己的事情,若不是一年一度的小镇节日特别重要,也不会让所有的人这个时候都是走出家门。

    但是人群里面突然冒出了这么好几个生面孔,又很是出众,自然是个个都是有所注意。

    很明显,这些人应该是外来者,而且还是棺材铺的客人。

    这么一想,有人想起了那个恐怖的老板,便是立即转移视线,惹不起就躲着,明哲保身为上。

    而有的人,却是贪婪之心大盛。

    棺材铺那样宰人的店都是住得起,那么只能是说明这些人个个都是富得流油,但是放眼望去,都不过是金丹期修士,有的人还是有着一博之力的,这要是逮到了一个,那就是磨刀霍霍向着大肥羊啊!

    有的人还在观望。

    主要是这些人并不是单独出来的,梅长微还陪在他们身边,那些人的手腕上甚至是还系着梅长微的红绳缠丝络,这东西可是她的独门绝技之一,重要的不单是威力作用,还在于代表着梅长微的认可。

    差不多就是给人打上一个标签,说是和梅长微有关系,这能够阻拦一部分人,但是也挡不住另一部分的人的窥探之心。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