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四章 黄泉路,你一个人走便是
    尸鬼很是暴躁。

    本来一切都是计划好的,但是偏偏遇到宁清秋和明远这么两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修士,当然,他们的实力也是不像普通的金丹修士。

    这一点,尸鬼自然是早就看出来。

    不然的话,要是没有高人一等的眼光,他这么多年,不是白混了?

    但是这个时候,他真的是有了自己一辈子都是活到了狗身上去的感觉。

    太荒唐了。

    他修炼了多少年?还把自己弄成如今的模样,才不过是半步元婴,虽然说这个小镇封印压制让他久久不能突破元婴是其中的一个遏制实力增长的因素,可是元婴之难,在修行关卡上也是人人皆知。

    尸鬼并没有把握自己即便是逃出这个小镇便是可以顺利的突破元婴,而且世上修士无数,强人辈出,他要是没有个可以安身立命的底牌,出去了也是不能安稳的活着。

    所以他就打上了黑暗领域的主意。

    要得到那个东西,需要人献祭。

    宁清秋的到来,几乎是让他欣喜若狂。

    虽然她的体质还比不上纯阴之体那样的得天独厚,但是绝对是他这么多年遇到的最好的女修品相,用来解封,也应该是有着极大的把握的。

    他最开始没有注意这个小丫头,后来还是她竟然敢问他货品来源才观察了一下,这一下就收获了一个巨大的惊喜。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才刚开始,就是遇到这么个硬茬。

    他本来打算先把明远解决了,然后把宁清秋扣在手上,那不是任凭他的心意做事吗?

    结果没想到明远的修为不算是高,但是实力却是异常的强悍,几乎比得上那些斗战方面的妖孽了。

    尸鬼嘴里有些发苦,怎么偏偏就是让他遇上了?若是早知道......他即便还是会打宁清秋的主意,也会更加详细的周全计划,不会这么没有丝毫的准备就是对上明远。

    他虽然也有杀招后手,但是一个是碍着后面的如影随形的黑煞气风暴,即便是他的修为,要是卷进去也不敢保证自己可以活着出来,十分的忌惮;另一个就是他虽然是未尽全力,但是明远也不见得就已经是全力以赴了,看人家的样子,倒像是比他还要轻松。

    无数个阴毒念头在尸鬼的心中闪过。

    这个时候见机不对,要不然还是先撤?怎么说他也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就是对着这里比起宁清秋和明远两个外来人熟悉得多。

    他暂且退一步,之后找准机会,把这个男人解决了,宁清秋还不是任他拿捏?当然,要更加的小心以策万全,因为明远的超常战斗力已经是提醒了他,那个小丫头片子说不定也不简单,他绝对不能阴沟里面翻船。

    这么想着,尸鬼就开始想要脱离战场了。

    但是明远显然是不会放过他的。

    尸鬼有离开的意向,他就招招狠辣,专门指着对方的要害打,尸鬼迫不得已,只有回手反击。

    这一来二去,都快疯了。

    尸鬼大声怒吼道:“兀那小子,你是不要命了?你真的要拼命,不怕和我同归于尽?!”

    后面还是有着黑煞气风暴紧追不舍。

    他们一直战斗,灵气波动巨大,黑煞气就像是闻着血腥味儿的苍蝇,跟在后面一直不走。

    一个不小心,两个人都是讨不了好。

    明远冷笑一声,已然是起了杀心:“老鬼,闲话不要多说,。手底下见真章吧。”

    他心情也不好。

    被人在自己擅长的阵道领域阴了一把,还和宁清秋分开,他这个时候也是急着想要把人解决了。

    不然的话,留着尸鬼在暗地里像是个毒蛇一样虎视眈眈,他们后面的路程就是要走得如履薄冰。

    先下手为强。

    “该死的臭小子,真当我怕了你?一个小小的金丹前期,真以为自己可以对付半步元婴的修士?还有,那个小丫头孤身一人,你倒是还有心思和我在这里拼死拼活?不管她了?”

    他倒是看出了明远对于宁清秋的重视,句句都是戳中人的心肺。

    这小子就是个护花使者,他这么一说,总不该扭着他不放了吧?

    尸鬼哪里知道,正是因为顾及宁清秋,所以明远杀他之心才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这片土地的确危险,但是宁清秋有着金缕天纱衣还有刀意护体,暂时明远是不担心她的安危的,只要两个人在一个地方,稍微耽搁一段时间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阴谋害人者,才是第一个要铲除的对象。

    明远也不答话,只是招式更为凶猛。

    尸鬼气得不行,也不顾及了,牙一咬,下了狠心。

    看谁先死吧!

    火力全开。

    但是越打越心惊。

    这个小子,照理来说和他拼斗了这么久,灵气真气都是要枯竭了才是,他们已经是战况激烈得就连开启储物法器吞一枚丹药都是空不出手来,因为一旦分心,对方给你一个狠的,把你往后面的黑煞气风暴的来路送一送,那就几乎是死定了。

    黑煞气风暴的移动速度,绝对堪比元婴修士,虽然隔着他们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渐渐的也是越来越近。

    尸鬼脸上隐约有冷汗。

    但是对面明远还是呼吸绵长,只是脸色微微苍白了些许。

    他血脉不凡,修炼的功法也是一等一的,且极为擅长回复灵气,持久力耐力和爆发力都是不可和普通的金丹修士相提并论,妖孽的金丹修士不可以常理论之,而明远恰好,就在此列。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相持不下之时,面色都是陡然一变,因为身后的黑煞气风暴因为一路走来吸收的阴气死气数量极多,这个时候显然又是上了一个层次,速度再快一分。

    “该死,我们若不罢手,就得一起死在这里!”

    尸鬼已经是语带恐惧了。

    修士确实是心如钢铁意志坚韧,才可以在修道路上走得更远,但是也不是人人都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

    修道路上,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不是人人都是可以视为过眼云烟。

    明远金玉笔发出了万丈光辉,他几乎是鼓足了全身的真气集于一点,要给尸鬼一个迎头痛击:“放心,只要你一个人死就好,黄泉路上,你一个人走便是,我就不陪你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