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六章 把尸骨打包带走
    缠在明远身上的乃是刚才宁清秋现场准备的捆仙索,本来是用来抓修士的法器,结果这个时候巧妙运用一下,倒是成了救命的东西。

    当然,宁清秋也相信明远有底牌,面对着黑煞气风暴应该也是没有性命之忧,但是能够躲过当然还是不用直面碰撞最好。

    她瞅准了时机,在明远给了尸鬼致命一击的时候,立刻就是扔出了捆仙索,明远也是十分配合,半点儿没有反抗。

    两个人算是极为默契了。

    这也是一路行来,潜移默化的改变。

    那赤金带银的软鞭锁链缠在明远的腰间,看起来倒像是华丽精美的腰带一般,宁清秋微微一笑,扬了扬手,那捆仙索便是自动脱落了。

    “你怎么和尸鬼遇上的?我们分开传送果然是他动的手脚?”

    明远点头,神情微冷:“不错,此人满心阴谋诡计,我认为还是尽早将他解决,我们自行探险为妙,反正都是找到了进来的路,他也没有什么大用了,还要谨防他暗地里玩什么阴招,相比之下,还不如杀了他以绝后患。”

    宁清秋点头,防微杜渐,危险就是要扼杀在摇篮之中,他们之前还是有些大意了,没想到这个尸鬼如此沉不住气,就连黑暗领域和白玉柱的边儿都还没有摸着,就想着对他们下手了。

    “嗯,这黑煞气风暴果然是厉害非凡,要不是有着它这么个天灾,想要除掉尸鬼还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宁清秋想着黑煞气风暴过境的时候那股子威势,还是有点心有余悸。

    “对了,看你刚才和尸鬼拼了个旗鼓相当,看来以后成就元婴,必定是风云榜上的常客啊。”

    她笑眯眯的,话语里面满是赞叹。

    世有天骄,他们能人所不能,即便是修为还是弱小,都可以跨阶斩敌。

    不过低阶的时候,炼体杀练气,练气灭筑基,都是可以理解的,不算是太难得,但是一旦是入了金丹,号称是一颗金丹吞入腹,踏破生死无妄门,那可是截然不同,几乎没有金丹修士会被低阶修士斩杀,更不用说金丹跨阶斩元婴了。

    虽然尸鬼不算是元婴,但是他在金丹期积累太久,法力真气神通都是浑厚不已,已然踏足半步元婴,待时机一到,便是风云化龙,练就元婴,只是却是默默无闻的死在这里了。

    在黑煞气风暴里面,以刚才的状态,必然是灰飞烟灭全尸都是留不下的。

    明远微微一笑,却并不自傲。

    自家知道自家的事。

    “要说绝世天骄,你自己也不差,特别是七夜,谁敢在他面前说一声自己是天才?”

    他前半句还有点打趣,但是后半句带点唏嘘。

    七夜这样的天资实力,在大唐都是无人能出其右,实在是九州之幸。

    当然,若是方向把握不好,说不定也是云荒的灾难。

    但是好在烈马也是有着缰绳束缚着,倒是不用太担心。

    宁清秋微微红了脸,她也不是个那么容易害羞的人,主要是明远有点不按常理出牌,他平时哪里会用七夜和她的关系来打趣?

    她微有些羞赧。

    但是好在还知道如今的情况不适合想这些东西,见着黑煞气风暴已然狂啸离去,便是大大松了口气。

    “好了,我们就不要在这里互相吹捧了,被外人听到还不得笑掉大牙啊,你来给个章程吧,我们接下来往哪里走、怎么办。”

    明远熟知阵法,这些事当然是要靠他拿主意了。

    他沉吟了一下,看了看四周的场景,伸手摸了摸白色尸骨,感应了一下,眉目略带点惊讶。

    “你还真是好运气,这......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饕餮死后遗留下来的尸骨?”

    说是问句,但是明远说得非常的肯定。

    宁清秋点头道:“没错。好眼光。”

    明远笑道:“那我们彼此彼此。”

    心里暗自感叹,我们可不一样啊。她是因为丫丫这个外挂才是知道这里是饕餮遗骸,明远却是凭借自己的眼力一眼认出,当真是不同凡响。

    “这东西有用处?”

    这么大的个头,就算是储物戒指也是放不下的,带着实在是麻烦,不过若是这东西非常有用,那么少不得辛苦一点了。

    宁清秋开始暗自盘算要不然就是丢进太阴灵犀里面?到时候稍微掩饰一下,就说自己的储物法器品阶较高?

    明远眼睛里面都快冒出光来了:“这当然有用,不论做什么,都算是好材料,可遇不可求,当今之世,饕餮遗骸,基本上都是不显世了,有了它的帮助,我们这一次得到黑暗领域全身而退应该是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说动手就动手,两个人很快的就把饕餮尸骨拆成了几大块,按照明远画的轨迹分割,这下要装储物法器就是没有问题了。

    饕餮尸骨虽然坚硬,但是明远拿出了一对匕首,精光雪亮,轻盈极薄,却是锐利至极。

    它没有具体的品阶,而是一种法器之中的异宝,效用非凡,用得好了,当有奇效。

    两个人很快做好了拆迁工作,然后宁清秋交代了一下自己收获的三样宝物,特别是饕餮胃囊,这东西要使用是肯定的,但是要怎么用,宁清秋心里还没有个确切的想法。

    这个时候,明远的意见十分重要。

    她倒是半点儿不担心明远会见财起意杀人夺宝,两个人生死之交至诚相待,这种时候要谈防备,就未免太卑劣。

    明远半点儿不异样。

    没有因为宁清秋得到至宝的羡慕嫉妒恨,也没有对于她就这么坦诚的交代一切的惊讶,对他们来说,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外人难以理解,修士更是无法想象这样的交情到底是如何,毕竟修士界为了财富宝藏父子相残挚友背叛的事简直是数不胜数,都快成常态了,他们这样的,反而更像是异类吧?

    两个人收拾好很快就上路,这次有着明远带路,即便是四周看起来都是一样的毫无路线可言,但是他还是可以准确观察灵气走势和暗沉天空,找出一条路来。

    两个人很快便是走了出去。

    宁清秋暗叹,别看走得轻松,这也是她身边有着明远这么个阵法大家,要是一个人走,不跟无头苍蝇似的?

    所以什么时候,术业有专攻,还是要跟着专业人士这日子才能过得舒坦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