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章 看守者头领之殇
    宁清秋根本不知道远在云州的七夜心里肆虐的是多么暴戾的想法还有透骨的杀意。

    她这个时候只是选择了自己面对一个无法战胜的敌人的最佳手段和方案。

    金缕天纱衣虽然有着世所罕见的强悍的防御效果,但是他们也不能这么一直被动挨打。

    面对元婴修士,宁清秋和明远依靠本身的实力,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取到决胜作用的手段,但是他们不行,不代表没有办法。

    七夜临走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宁清秋的安全,他信奉的是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所以即便有了金缕天纱衣他还是不满足,于是将自己的刀意留了足够保护她的数量才离开。

    这,就是对付眼前这个看守者头领的杀手锏。

    因为森罗刀意会在宁清秋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被动反击,于是她就这么坦然的好不防护,甚至是以撤掉了金缕天纱衣的保护模式,直面看守者头领的杀招。

    对面可不是什么小修士,那可是元婴大能。

    只要是到了这个层次的修士,都是不可以以常理揣度的恐怖修炼者。

    他们的实力非常强悍,几乎是达到了凡人可以想象的极限,没有人可以轻视他们,即便是自视甚高的绝世天骄,也几乎没有那种在金丹期可以越阶挑战元婴的修士。

    除非真正的绝世妖孽,那倒是可以做到,宁清秋到底是底子薄了点,还不到厚积薄发的状态,等到她吸收了通天草还有剑心灵液之后,金丹中期也是触手可及,甚至是运气好还可以试着冲刺一下金丹后期,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面对普通的元婴修士,她也有自信凭借着手中的剑,拼上一拼。

    看守者头领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是察觉到了让自己毛骨悚然的致命危机。

    他几乎是同时身形暴退。

    挡不住,就是挡不住。

    他要是不撤离,下一秒,就是要死了。

    这样大的压力,这样恐怖的危机,几乎是直面死神的感觉。

    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可是已经是来不及了。

    七夜的刀意本就是霸道无比强悍绝伦,在任何时候都是他可以越级杀敌如砍瓜切菜的杀手锏之一,如今他进阶化神,刀意也是出神入化已经是近乎于道了,这样的恐怖刀意,即便是离开了自己的主人,乃是刀意化形的一种类似于符箓的东西,也是分毫不减轻其威力绝伦。

    她的眼中带着淡淡的怜悯。

    倒不是介意杀人,主要是——

    这个元婴修士果断是有点悲催啊,对付两个金丹修士本来是手到擒来稳赚不赔的轻松买卖,但是他就是这么运气不好,遇到了两个不可以以常理解释的奇葩。

    关键是他们竟然还是真的有着可以克敌制胜的法宝,比如说明远强悍的阵法修为,让他的看守者队伍都是大伤元气,更不要说宁清秋这个时候给了他一记狠的。

    ——或者说不但是狠了,这可是要命的。

    化神修士的刀意,还是大成圆满的刀意,对于任何元婴修士,那都是致命的伤害。

    淡淡的一线光,转瞬即逝。

    刀意化形!

    看守者头领的身形骤然凝固在半空,就像是被树脂黏住了的昆虫,一动不能动,只要是一动,便是会陷入更深的绝境。

    他的额头,缓缓出现了一条竖着的血线。

    开始什么都是看不到,后来便是贯穿了他的整个头颅。

    如此威力,即便是宁清秋和身后的明远,都是感觉有些瞠目结舌。

    这——

    太作弊了吧......

    看守者头领可谓是死不瞑目,他怎么都是没有想到,自己阴沟里面翻船,败得这么的没有悬念,关键是还死得毫无价值,要知道,每一个元婴修士都是来之不易,他也是经历了无数的磨难才能有如今的成就,这么轻易的折损在了自己本来是没有放在眼中的金丹小辈的手上——

    简直是难以置信。

    宁清秋愣愣伸手,下意识的摸着脖子上挂着的那一条项链。

    深邃之银做链子,坠子非常的精致,就像是缩小无数倍的森罗刀,带着森寒的弧度和清凉雪寒的光。

    若隐若现的灵气波动,显示着并非是凡品。

    这就是七夜留下来保护她的刀意,刀意到了一定的极致,便是走到了虚实相间的地步,真假转换毫无破绽,明明是精神意志光辉凝练的无形无质的刀意,却是可以真实的化作实物一样的存在,不得不说,修士的手段确实是十分震撼。

    只有走得更高更远,才可以明白修士的恐怖之处。

    宁清秋正在这个过程中,并且已经是逐步培养出来处变不惊的从容态度来。

    她不知道还有要学习的东西太多,所以一步都是不可以停下。

    看守者头领的嘴微微的动了动,但是最后还是一个音节都是没有发出来。

    他茫然的眼神,像是在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样的力量,根本不应该出现在金丹修士的身上。

    可惜,这个答案,他永远都是听不到了。

    看守者头领永远闭上了眼睛,堪称是死得不明不白,就连元婴都是没有顺利的逃出,这个时候要是有修为足够高的修士在现场,便是可以看到,他体内的元婴额头上,同样的位置,也是有着那么一道恐怖的刀痕。

    元婴修士的生命力强大,不单单是在于寿命的增加,他们的实力更高,对于天地法则的领悟更加突出完整,并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他们凝练出了元婴。

    若是元婴修士遭受了致命攻击,只要是不遇上那种实力超过自己太多的修士,都是可以安枕无忧的。

    因为只要是元婴逃掉了,即便是肉身被毁,也是可以很快的东山再起,即便是夺舍重生或者是其他的方式,好歹也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活下去。

    但是看守者头领面对七夜留下的刀意,显然是没有半点儿抵抗之力的。

    就在这个时候,明远飞快上前,带着宁清秋直直的冲向了上空。

    若是没有猜错,作为黑暗核心的所在地,黑暗领域的栖息处,这里多半是白玉柱的内部空间,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一切,所以出路就在上方,没记错的话,在典礼进行的时候,明远注意到了白玉柱是近乎于中空的模式,也就是说,这里若是白玉柱的内部空间,那么看似密闭的环境,不过是障眼法,头顶才是唯一的出路!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